«第二樂章»

渡口公康: 南風のマーチ
G. Holst: Second Suite for Military Band, Op. 28 No. 2
J. Hosay: And the Multitude with One Voice Spoke
J. Hellmesberger: Danse diabolique
A. Reed: Praise Jerusalem
和泉宏隆: 宝島
J. Sousa: The Stars and Stripes Forever

新竹高中校友管樂團連續第二年舉辦演出,這次躬逢其盛,加入了校友管的陣容,和眾多同好們一起完成了這一份豐富的演出曲目。

加入練習過程之後,感到頗為意外的是人員的組成,而這組成又可分為兩方面來說。第一,綜觀團員所決選出的曲單,特別是 Hosay/Reed 兩首大曲,擊樂動輒就要求七人陣容,但包括我在內,僅僅只有校友四人來參與這次演出,第五位還是商請而來的協演;再看管樂方面,人數就更動輒得咎了,這使得原本被預期多元的演出未行先衰,是可惜了。第二,校友間不同世代的比例分布,特別是長輩占少,現役大學生為多的狀況,雖不能說是意外,毋寧說是個令人傷感的事實:在百業凋敝的現實之下,還能夠保持對音樂的熱情,這是多麼難得的事情,一望即知。

承上,畢竟還是有一群人願意來此共襄盛舉,要如何在演出品質的提升與身心愉悅之間取得平衡,想來是籌辦的幹部最大的課題了。回顧這次從彩排到演出的過程,校友團幹部在這方面著墨不多,主要還是讓回鍋的眾人輕鬆進行,但對我而言,難免就犧牲了音樂的精緻度。

誠然每個人對這樣一次活動都是來此各取所需,真要討論起來,或許大家都有不一樣的看法。對我個人而言,如果說比起十年前的高中時代有什麼進展,大概就是能夠更坦然地接受這當中必然的差異罷。

從現場錄影回顧起來,對我理想中的音樂或許更能夠聚焦。第一個顯著的問題,當屬通俗曲目和其他曲目之間的完成度差異。雖然例行彩排時間的分配上早已針對這點做了修正,亦即兩位指揮也的確將彩排時間多數分配在吃重的曲目上,實際演出起來還是有顯然的落差。以臨時成行的樂團來說,如果未來不想要流於通俗曲目的集成,或是僅只演出拿手的曲目,而是要保有一定程度的挑戰的話,或許要更詳盡地考慮選曲與完成程度的關聯性,進而找到更好的練習計畫。

另一個問題,在於音樂的深入程度,特別是只得其形、不得其意的淺碟式樂句。不論是強烈的樂句或節奏應該具備的個性,抒情的樂句句尾應該如何輕輕落下,但時而保有欲斷還連的韻味...沒有這一些討論的話,所進行的都還是吹奏,而不會是演奏。說起來,這樣的彩排過程很難讓人享受,多數時間都是單調地在計算小節數,而非跟隨音樂的流動,這多少是讓人感覺被消耗的。和音樂技術上的深淺無關,這更多應該是音樂素養的問題。理論上,既然曲單開出來就能預期到曲目之間有著強烈的風格差異,在相對更為熟悉的曲目上 (e.g. Holst),理應能夠更自在地表達音樂的內涵,但這次的演出似乎沒有能做到這點。對於那些破碎一地的樂句碎片,我由衷地感到難過...

說到我自己這次的演奏,其實好幾年沒有打了。當年就是以節奏感和樂感占優,沒有培養出多少精緻的技術;幾年時間過去,現在打起來當然就更吃力了。這也的確反映在我的表現上,雖說不是節奏上的問題,和樂團合起來總有若干脫節處,不能夠完全做到聲部所必須具備的推進感。這是台上所感受不到的,但一聽錄影就完全明白了。

雖然在音樂上少有滿足,但其他的一切都是令人愉悅的。即使操作著很多十餘年沒更新的樂器,鼓棒和琴棒甚至湊不出兩副,但能夠重新在管樂閣合奏,能夠重新在沈老師指揮下演奏,這一切都令我感到放鬆,這就是老巢的魔力吧。只不過隨著見識和所學的進境,要能再重溫小時候在這個樂團所得到的感動,不知道又是什麼時候了。

至於這一次演出最大的收穫,非 Praise Jerusalem 這首曲子莫屬。一翻節目單,相較於這首作品本身的豐富面貌和音色內容,曲目解說的文字實在繳得太過隨便了...但可以合到這首曲子,又能負責一個重大的聲部,這是這一次回來參加校友團最享受的一個環節了。萬一還有下一次參加的機會,希望能多遇到這樣類型的曲子,也就是一些織體豐富、抽象的發展更多,更富雕琢的作品。

最後,為什麼英文縮寫要是囉嗦的 HCHSAB 呢?人家南一中就是簡單的 TNAB 啊,實在可以 HCAB 就解決了。

Dated on 30 Aug 2016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