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的那些九月大崩壞

source: David Schoenfield from ESPN.go
(皇后區球迷閱讀此文前請三思, 若仍堅持要繼續閱讀, 請先斟酌自己的身心狀況。)


在完成了對華盛頓國民的戲劇性的、比扯鈴還扯的橫掃之後,紐約大都會在國東的領先已經來到七場,而球季只剩下廿二場比賽了。大都會的球迷可能依稀記得七這個數字,八年前的九月,他們同樣擁有七場領先,那年剩下的比賽甚至比今年還要少(按:十七場),然後,他們搞砸了。這裡,我還會提到幾個同為外卡年代的最棒的同病相憐的球季末走山現象。

2012年,德州

遊騎兵領先運動家隊五場,而剩餘的比賽只有九場了。這當中,包括球季最後一個系列在內,他們將再對戰奧克蘭六次。事實上,他們從本季第四場比賽開始就一直領先分區,直到今天。只要再拿下一場勝利,美西冠軍是手到擒來。

遊騎兵最後九場的成績是二勝七敗,其中五敗都來自運動家。遊騎兵以在最後一個系列被運動家橫掃的方式,結束了球季。在最後九場比賽裡,投手部門的自責分率超過六,而Josh Hamilton只繳出了0.256 AVG/17 SO/0 BB的成績。

事實上 — 多麼讓人心碎啊 — 遊騎兵的分區領先是在第162場被翻盤的,雖然三局打完他們還以5–1領先,但運動家在第四局從Ryan Dempster和Derek Holland手上打下六分,包括了Hamilton在兩出局時的失誤,最終他們以5–12落敗。遊騎兵至此銳氣盡失,雖然參加了史上首次的外卡殊死戰,但毫無懸念地被巴爾的摩金鶯淘汰,結束了球季。

2011年,波士頓

帶著一場半的領先進入九月,紅襪的戰績不但超越了寇讎洋基,領先分區第三(兼美聯外卡)的坦帕灣光芒更足足有九場。九月六日的比賽,他們以14–0屠殺了藍鳥之後,和光芒之間的場次差仍保有八場之多,兩隊同樣都剩下廿一場賽事要完成。但,就在這廿一場當中,紅襪是慘澹的五勝、十六敗,光芒則是天壤之別的十四勝、七敗。

論及這種成績的濫觴,在於投手部門。這期間他們共讓對手攻下139分,平均下來,每場是6.6分之多。戰犯是誰?也許是Jon Lester,在他末四場先發裡面,他的成績是0W-3L/8.24 ERA;Josh Beckett不惶多讓,末兩場先發他共丟了十二分,當然也輸掉了這兩場比賽;Daniel Bard另外也承擔了四場敗戰。

同樣發生在第162場,早就交出分區領先的紅襪要想晉級,和光芒打平的他們不但必須自己獲勝,還必須寄望於光芒敗於紐約客。本場作客的紅襪在九上結束時,以3–2領先金鶯,想當然耳地推出了自己的終結者Papelbon。面對極可能是個人最後一次著紅襪制服的比賽,Papelbon被Robert Andino打出了兩出局後的安打,搞砸了救援。同時間,光芒則是克服了原先0–7的落後,逆轉以8–7打敗紐約洋基。至此,紅襪的噩夢終於告一段落。

(按:光芒逆轉的比賽實在太令人印象深刻了,特別找來影片。且這場比賽的先發是這兩年火熱的Betances,是他第二場大聯盟比賽。)

2011年,亞特蘭大

雖說趕不上龍頭的費城人,80勝的勇士隊還以八場半的差距牢牢掌握著外卡。九月才過了兩天,場次差更擴大成了九場半。看似能夠順利晉級了,勇士繳出了和紅襪差不多的戰績:八勝十七敗。這個月國家聯盟沒有其他任何球隊能比他們還要爛了。而競逐外卡席位的聖路易紅雀的九月戰績呢?你不該意外,是和光芒相仿的十七勝七敗,是同期間國聯的最佳成績。

九月九日,勇士作客聖路易時,他們在外卡的領先場次差是七場半,但也就在那天,原本應該無懈可擊的Craig Kimbrel被Albert Pujols打出了追平安打,勇士輸了那天的比賽,接著更被紅雀三場橫掃。

球季的最後一天,勇士還在四連敗的狀態中,在戰績打平、且稍早Chris Carpenter完封勝的狀況下,他們必須打下自己的勝利,才能盼來第163場。雖然是主場作戰,Kimbrel再次無法救援成功,費城人在延長十三局超前了比分,埋葬了勇士的十月希望。綜合兩聯盟的經驗,或許這天(Sept. 28)是史上最刺激的一天 — 波士頓和亞特蘭大的球迷絕不作如是想的吧。

2009年,底特律

九月七日,老虎們迎來了球季的巔峰:分區領先七場!

但你必須明白,這篇文章從一開始就註定不會有什麼完美大結局。接下來的十二場比賽,他們輸了其中的九場,包含一波五連敗。

十月三日星期六,早晨六點,Miguel Cabrera的太太通知警察來將他帶走。雖然前一晚球隊被Jake Peavy完封,但Miggy和白襪球員在旅館玩了通宵,返回家中時根本還大醉未醒,總經理Dombrowski不得不再到警局去保他出來。那天晚上的比賽,他甚至沒有把球打出內野過。老虎不但以1–5連續第二晚輸給白襪,更糟的是,他們的戰績終究被雙城趕平了。雖然總算贏下了隔天的第162場,由於雙城也贏球的關係,他們還必須靠第163場來決定分區龍頭誰屬 — 外卡早已被東區的紅襪掌握,無法取得中區冠軍,也就意味著打包放假了。

隔晚的加賽,主場的雙城雖然靠著Orlando Cabrera在七局的兩分砲取得一分的領先,Magglio Ordóñez在八上的陽春砲打平了比數,而Joe Nathan最終撐過了九下無人出局、一三壘有人的局面,比賽延長。

延長第十局,雙方各自多得了一分 — 事實上雙城本來可能就在這局獲勝的,Ryan Raburn在一開始的判斷失誤,讓Michael Cuddyer的飛球出局變成一支三壘安打,最後他也回本壘得到了雙城追平的第五分。而也幸好Raburn 戴罪立功,第三個出局數正是他的本壘長傳阻殺了Alexi Casilla,比賽得以繼續。

延長第十二局,這時老虎攻佔滿壘,Brandon Inge疑似遭球吻,但裁判並不接受老虎方面的抗議,最終他們也沒有攻下分數。(2009年可還沒有挑戰規則啊!)十二下,雙城從Fernando Rodney手上打下第六分,並晉級季後賽。這可說是美國聯盟中區的經典一戰了,兩隊的球迷必定印象深刻。

2007年,紐約

是的,就是今年下半季一飛衝天的那個大都會隊。但先讓我們看看當年:

球季還有十七場比賽要打,大都會原先還領先費城人七場,但[按照2011年的邏輯,你可以想見]他們卻以五勝十二敗的成績結束球季。同時間,費城人則取得了誇張的十三勝四敗。其間的關鍵之一,是9/14~16的這個系列,費城人橫掃了大都會。雖說Pedro Martínez恰好在九月傷癒復出 — 他在五場先發內繳出了3W-1L/2.57 ERA的成績 — 但他獨木難支,其他的投手並不在他們的狀態上。這可包括了同樣是大投手、同樣在生涯暮年的Tom Glavine。Glavine的球季最後三場先發只投了10 1/3局,對手廿五支安打,從他手上攻下十七分。

皇后區的球迷們肯定不會忘記那年的最後幾天,先是九月廿九日,這是一場輸不得的比賽,而他們以13–0血洗佛羅里達馬林魚,勉又逼平了費城人的戰績。在外卡落在國西的前提下,隔晚的第162場就會決定國東由誰晉級。但前面已經提到過Glavine的慘劇 — 是的,當中的大部分都集中在這一場 — 擔任主場先發的他僅只拿下了 一個 出局數,丟了七分退場。隨著費城人在主場獲勝,也結束了大都會的球季。

令人難堪哪。 - Billy Wagner

順帶一提,2008年球季似乎還沒有走出陰影的大都會隊,雖然在九月初還有三場半的領先,但他們仍然沒能進入十月熱戰。直到今年,經過生聚教訓之後,他們終於重返季後賽的行列。

2004年,奧克蘭

已經熟悉這類故事的模式了嗎?運動家在九月初最多曾領先四場的場次差,經歷一番拉鋸,到了九月廿四日,賽後他們還領先天使三場。剩餘的九場比賽當中,還有五場是兩方近身搏鬥的局面,一年的戰果就在此刻即將收成。結果,奧克蘭的戰績是三勝六敗,九場共被對手打下46分之多。

當然啦,按照劇本,天使的戰績是沙漏顛倒著放的七勝二敗。

在十月一號早上,兩隊的戰績是相同的,由於東風正盛的緣故(當年的美東火藥庫…),想晉級的前提,就是必須在最後這三場比賽贏下其中的兩場。天使靠著Bartolo Colon七局無失分的表現,贏了第一場,而第二場對奧克蘭來說就成了危崖邊緣的最後一步,一場輸不得的比賽。結果呢?Barry Zito投滿七局,用了114球之後油枯燈熄,牛棚守不住原本的兩分領先,運動家輸了這第二場,而第三場比賽也就無關緊要了。

1995年,加州

把時間拉回上個世紀,當時還稱為加州天使的這個隊伍,也曾是這個劇本的主角。八月二十日,天使領先遊騎兵的場次差是九場半,領先水手更是多達十二場半。到了八月最後一天,遊騎兵和水手的戰績打平之後,天使和他們之間的差距一度還是令人安心的七場半。

接著下來才是慘劇的開端。

天使在八月底、九月初遭逢了一波九連敗之後,在九月中又是一次,同樣是九場連敗。那年九月的天使先發是四人輪值Chuck Finley/Mark Langston/Jim Abbott/Shawn Boskie,他們的成績是7W-14L/5.74 ERA。天使勉勉強強贏了球季最後五場比賽,逼平了水手的戰績,得以到西雅圖進行一場加賽。

這場殊死戰的先發投手是Mark Langston和“Big Unit” Randy Johnson — 兩人還曾經互為球隊的交易籌碼。Langston要在國王巨蛋的五萬兩千名球迷面前,粉碎西雅圖史上第一次的季後賽機會,比賽也維持著精采的拉鋸狀態,七上結束時,水手僅以1–0領先。誰想得到下個半局豬羊變色,Luis Sojo在滿壘時打斷球棒的安打,不但清空了壘包,且由於斷棒影響了防守,Sojo也回來得到水手的第五分。

Big Unit自此再無後患,他接管了比賽,水手最終9–1獲勝。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pinstripe42.tumblr.com, 11 Sept 201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