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的喜與悲--《瑪莉皇后的禮服》

來源:兩廳院介紹頁

這是一齣溫柔的作品,刻劃了大時代底下慰安婦的人生悲劇,在現代與過去之間交錯,由三個人分飾小瑪莉、年輕瑪莉、老瑪莉,不會有時代轉變時看不懂的情形,整體來說劇情很流暢,節目冊有提供歌詞非常貼心。

但有個很根本性的問題來自於,這本來是主打「橫濱瑪莉」的故事,這也是吸引我買票入場的主因。

可是,在看到闖進小瑪莉家的軍人穿著日本兵的制服時,我徹底的矇了,這不是發生在日本的故事嗎?且瑪莉當初是看到廣告才被騙進慰安所,服務對像是美國大兵,當時年紀也超過20了,顯然跟劇中的設定不一樣。
雖然滿腹疑惑,但也在故事中(和中場時看節目冊)才理解,這說得不是橫濱瑪莉、不是西岡雪子的故事,而是慰安婦。(雖然放了兩段瑪莉年老的人生經歷)
但劇中安排瑪莉重回家鄉,阿姨卻是叫她ゆきこ。

我都開始有國籍認同問題了

看完後反覆思量,還是覺得不解,雖然都是受到時代和性迫害的女子,但橫濱瑪莉在背景上就與慰安婦不同,從橫濱瑪莉的故事中取材帶到慰安婦實在是件很怪的事。
如果要以慰安婦為主題,台灣便有足夠的案例可發展,用橫濱瑪莉這樣已帶有傳奇色彩的人來發想,多少有譁眾取寵之感。

再來是劇中安排李香蘭和孟小冬的段落,跟慰安婦也無關,這兩段便顯得無比突兀,不知道除了年代之外有何可類比之處。
孟小冬是當時著名的老生演員,有冬皇之稱,雖與梅蘭芳的戀情以悲劇收場,但她走的豪邁、勇敢;李香蘭雖受國籍情結所苦,卻也是30到40年代的巨星。兩位女性有她們受時代影響的喜悲,但跟慰安婦真的無關,若說要以她們來表達對大時代的控訴,又讓人覺得野心太大,會模糊戲劇焦點。

正太的劇情也是可惜的地方,生母妓女的身分可以加強他對瑪莉之間的情感交流,但他對母親的糾結只用一首歌就結束了,這個釋懷的速度有點、有點快捏。

作為音樂劇的核心之一,也就是歌曲,我覺得都滿好聽的,特別喜歡孟小冬跟瑪莉穿超華麗特效禮服的那首,出原聲帶我會想買(大心)

演員裡我特別喜歡李曼飾演的年輕瑪莉,她堅毅又勇敢,而李曼本身有一種很古典的韻味,五官非常適合演民初的女子,讓我一秒被掰彎、直接路人轉粉。在王子欲搭船離開,瑪莉把船票給好朋友的那幕,真的讓我揪心到不行,妳說妳給好朋友的不是婚姻而是自由,那妳就不需要自由嗎?妳真的不需要一個人讀自承受這些啊!(哭暈在座位上)
老瑪莉則是導演梁允睿,雖然是男的,但我覺得演起老瑪莉來並不突兀,雖有聲音過低的批評,基於真的有聽過超低音老太太,不影響我的觀戲體驗。
小安飾演的正太可以表現的還很多,可惜劇本不夠,不然好想多看正太和老瑪莉的交流跟故事。

若想更了解台灣慰安婦歷史和阿嬤們奮鬥與療癒之路,請看以下連結:
蘆葦之歌慰安婦阿嬤光影紀實 粉絲專頁
阿嬤家 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粉絲專頁官方網站

希望仇恨與迫害,永不再發生。

《瑪莉皇后的禮服》 兩廳院介紹風傳媒報導
紅潮劇集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