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戰鬥營

高齡化社會一登場,每個人都要面對長輩的病痛,負起照顧的責任。父母要是病患,輕者要留意用藥,重者則要送進長照中心或請看護。但有些長者不習慣家中出現外人,晚輩便要擔當重任。台灣藏書家洪老師跟妹妹哥哥,日日輪流照顧失智的母親,孝心感人,但勞心勞力則是有苦難言!

我會學習中醫和吐納導引,目的就是要照顧老媽,但也學會養生。期間一度在社區大學開設「養生課程」,算是神奇的體驗。要是沒有這些體驗,病痛襲來,便要進出醫院。多年來,罹患感冒,可以自行服藥;有時無法解決,還可以請教中醫好友;有時身體不舒服,每每可以經由按摩,達到緩解的效用。

上個月,我老媽去廟寺拜拜,吃了過期饅頭,病毒襲來,罹患重度腹瀉,加上服用高劑量的胃腸藥,以致心跳高達一百多,只好掛急診,一夜之間,不但打點滴,更要輸了兩袋血。幸好隔日心跳恢復正常。得知消息,便火速搭高鐵回老家,畢竟她還未脫離險境。

出院有好處,一來院內病毒繁多,容易感染;二來照心電圖輸血容易出問題;三則院內食品欠缺營養。前一陣子,大陸中醫提到,古代有位中醫很厲害,他給有些病人開藥;給有些病人調飲食。於是我按照這原則為老媽治病,三個禮拜之後,她身體終於恢復正常,身體還是有點虛弱,但心臟跳動正常,不至於苦痛。

剛剛回家第一天,她頭部砰砰跳,顯示身體上火,於是給她吃「愛玉」降火,效果很好。但腹瀉說明,脾臟十分虛弱,必須服用「藿香正氣散」,脾胃一正常,慢慢可以利用三餐補充營養。所謂「後天之本」,就是依賴三餐,吃了東西下去,胃腸消化之後,必須靠脾臟來運化養分到體內各部門,脾臟虛弱,如同一部老爺車,運送貨品顛來顛去,功能不足。

但「虛不受補」,少量多餐,是正道。例如高麗人參是不適合的,這一來,改以溫和的西洋人參來補氣,但洋參效果無法立馬顯現。幸好運氣不錯,在南部很難買到鰻魚,於是號稱「小鰻魚」的泥鰍派上用場,可以發揮「氣血雙補」!每隔幾天就買了一斤的泥鰍,放入水桶,每天時時刻刻在跳舞,證明活力十足。

如何將活活跳跳的泥鰍注入病患體內,我想到燉中藥,一開始以米酒灌醉泥鰍,再加入黃芪、黑棗、紅棗、枸杞。泥鰍補氣血,即使夏日炎炎也不會有副作用,而黃芪也補氣,而紅棗顧胃腸,有助於中焦運轉,而黑棗枸杞補腎。這道料理藥療,而是食療。沒有像西藥,會衍生副作用,適合罹患腸胃型感冒的病號。

中醫養生,強調人體一旦氣血宣暢,身體就健康。果然兩個禮拜之後,慢慢轉好。其實,這道料理,無非是扶正體內的氣場,尤其胃腸脾臟肝,加上補肺氣補腎氣。

不過,中途還是會心悸,當時沒有測量血糖,但心中納悶,於是按壓降血糖的陰陵泉穴、陽池穴、太溪穴,竟然不再心悸,日後除了輔以穴道按摩,還要她服用「六味地黃丸」,降血糖。

不過,還是要按一按其他穴道,以扶正體內正氣,如合谷穴、內關穴、三陰交、照海穴、湧泉穴。病患長期久居家中,無法外出難免苦悶,於是按壓太衝穴、足臨泣穴,以紓解肝氣。一旦肝氣紓解,則心中神清氣爽,對於心臟也有助益。

人一罹患重病,如同五臟六腑躲了好幾個兇手,醫生如同偵探,治好病患,彷彿破案!

然而,三個禮拜下來,我好像化身特種部隊,深入敵營,時時刻刻都不能鬆懈,分分秒秒要注意埋伏、飛刀、暗槍、陷阱,期間更要依賴網路書籍蒐集情報,而我的武器是科學中藥,如「藿香正氣散」、「葛根黃芩黃連湯」(治療水瀉)、「六味地黃丸」、穴道按摩、泥鰍、西洋參。顯然,這是一場高難度的「醫療戰鬥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