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象與包羅、時尚、水晶宮、沃德箱、砷綠色、口紅效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十八世紀義大利浪漫主義的代表之一,既是哲學家、語言學家及詩人身份的 Giacomo Leopardi ,他在〈時尚與死亡之間的對話 〉(Dialogue Between Fashion and Death)一文當中,將「時尚」和「死亡」擬人化,並任其自在對話 — — 時尚,一直以來都成功地扮演著使人致命的角色,在她優雅卻又不失態度的說服影響下,任何崇尚且熱愛「時尚」之人,都可能因為:過緊而不好走的美麗鞋款而跛行;或是穿上緊身馬甲做出的誘人曲線,以至於無法正常呼吸,最終交由「死亡」擁入黑暗。

「時尚」成功地讓享受階級意識、財富優渥的上流社會之人,為了追逐她的身影,甚至為此還想一親芳澤的人們,寧可每日忍受各種折磨,搭配承受痛苦才能換來的代價,以換得內在的滿足及外表上的驕傲與自信;無論是男士或女士們,能依自己的喜好來做選擇及搭配,亦是一種自由的表現。而這種被潮流所主導的「自由」意識,或許現在看來更像是領了一張刮刮樂的抽獎票卷,你永遠不會知道,當你刮開之後,等待你的是獎勵還是報應。

穿上日常或者流行的衣裝以前,我們對待身體的動作,從彩妝品的塗抹、描繪,配戴首飾配件,包含手錶、項鍊和耳環,抑或是運用到剪刀、剃刀,釘環等工具,來對身上的不同部位進行「加工」,藉由這些刺穿、縫紉或是切割等的動作,來改變人與生俱來就獨有的外在表徵,究竟追求的是一種時尚的崇拜奉行,還是享受瀕臨死亡的快感?畢竟,你無法確切知道,得到了「美」,實際上你還能活多久。各種人工的美容方法持續在進化,危險性也隨之提高,術後的副作用更是無法完全掌握。但「時尚」所帶來的美,那種愉悅與滿足,的確是會上癮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經濟發展的趨勢指標,與娛樂產業的影響投射

在整體經濟呈現出低迷、不景氣之時,因為可支出的財富緊縮,人們捨棄對奢侈品的消費行為,轉為購入單價較低,又能具備妝點效果的「口紅」,替代那些當下無法滿足的內在慾望。而在 1930 年代經濟大蕭條時,口紅 — — 的銷售呈現出十分異樣的亮眼佳績,但從未有確切的數字及研究結果為此「口紅效應」背書,在歷史上每當人類社會遇到經濟衰退期時,保證都會有同樣的表現。放棄高單價的產品,轉而改買較為便宜,還能達到某種程度上妝點效果的產品。然而,事實上在經濟穩定、繁榮的時候,有些地區或品牌的口紅的銷售仍維持得不錯,兩者之間並不存在絕對的相關聯性。

除了一般報刊雜誌的平面廣告,以及廣播或電視廣告,具備參考指標意義的電影、電視劇集,同樣也影響到人們對時尚的理解與認知,從成人《慾望城市》、《慾望師奶》,到青春時期的《花邊教主》與《美少女的謊言》,甚至是近期引爆話題的《艾蜜莉在巴黎》,以及電影《穿著 Prada 的惡魔》等片,這些不光是給予視覺上的刺激,對於追求時尚的內在心理,也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而有關男性的時尚的穿搭,不得不提到的有:《金裝律師》、《超自然檔案》或《廣告狂人》,或是來點沈默之中帶點驚悚,美味血腥卻又不失美感的《雙面人魔:漢尼拔》,優雅的穿搭讓男男女女都為之醉心。

能成為消費指標的,不光是只有「口紅」,日本資生堂的首席髮妝造型師:鈴木節子,她在 1993 年入社,將她多年在紐約、巴黎、日本等地所累積觀察到的,妝髮時尚的變遷與流行趨勢,整理編寫,陸續發表了:〈日本女性美妝的百年變遷〉( 2014 )、〈美容保養的流行變遷造就多彩的平成時代〉(2018 )等分析報導。在這些內容當中,就提到眉型的畫法、妝容的用色,以及髮型的長短,與經濟狀況的變動曲線有著明顯的關聯,而這些「指標」並不侷限在女性。

關於男性,也有「男性內褲銷量反應經濟情勢」的論述,甚至近期因 BBC 英國犯罪影集《浴血黑幫》在英國理髮產業掀起的新革命,截至 2019 年為止,英國新開設的男性理髮店就高達六百多間,且多半是由擅長以剃刀、火燒,來處理身體毛髮的土耳其人所經營,平價又專業與服務多元,加上受到影集中剃刀黨的「Peaky Blinders 髮型」的推波助瀾之下,男士理髮店快速地成長,並被稱作「男性版的『口紅效應』」。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維多利亞時期對蕨類的狂熱,寫下時尚工業奪命史的序章

「時尚就像一間活著的博物館,儲存累積一些標示,把它們從文化潮流與變遷中擷取出來。」 — — 在時尚流行的循環中,融合新的創意點子,同時又召喚復古的潮流,當被複製並應用到不同的衣料媒材上時,又能定義跟標註出各地的文化差異與特色;服裝,跟時尚的連結也許並非是高相關,但因為不同場合(習俗),生活習慣,體制下,人們對於特定的衣物貼上標籤,甚至是以顏色來區分性別,這種過於武斷的分類與結構,導入大量的生產系統與時尚生態之中,又又變成一個更複雜、多樣的符碼載體。

品牌透過百貨的「櫥窗」設計來闡述當季的故事,可以是抽象、超現實的,亦能是古典而又唯美的視覺組合,而「櫥窗」的呈現與概念,其發展的由來可能更為多重,巴洛克與洛可可的裝飾美學、透明玻璃的製造工法,小至維多利亞時期,喜愛園藝的的中產階級女性所崇尚的「植物珠寶」,特別是對蕨類產生狂熱的喜好,原先這股熱潮檢限於較為富有的園藝愛好者與植物學家,從鐘型的玻璃罩,一直到「沃德箱」的出現,加上十九世紀時廢除了極為不合理的玻璃稅,降低購買玻璃容器與玻璃窗的費用,這種移動式的小型溫室進入到一般家庭之中。

因此,結合透明玻璃與鋼鐵骨架所打造,在 1951 年的倫敦萬國博覽會時,矗立於眾人面前的精工建築「水晶宮」,既是結合展示目的的櫥窗,又或者說是從工業革命後,另一兼具潮流指標的大型溫室。當人們不再只對沃德箱內的植物生態感到滿足,而嘗試將蕨類等植物的圖案應用在室內裝潢的壁紙、服飾上的刺繡,以及仿植物果實的頭飾花圈時,由於過程中大量使用顏色鮮豔的「砷綠色」來製作迷人的人造花圈,因此接觸到毒物而死於非命的女工們,以及那些身穿「致命」的翠綠色衣裝的女性們,「死亡」在此時已悄悄與她的「時尚」姐妹聯手,寫下這篇時尚工業奪命史的序章 — — 時尚,不僅帶來流行,而且還會導致你喪命。

參考書目

  1. 《關於穿衣服這件事的哲學辯證》,鷲田清一,字畝文化
  2. 《植物的心機:刺激想像與形塑文明的植物史觀》,理查梅比,木馬文化
  3. 《時尚受害者:時裝工業奪命圖鑑史》,艾利森.馬修.戴維,大寫出版
  4. 《時尚與死亡的對話:義大利傳奇思想家里歐帕迪的厭世奇想對話集》,賈柯莫・里歐帕迪,八旗文化

參考資料


大和文化圖鑑、資生堂、摩登

日本從明治維新起,再到大正時期,「時尚」的概念隨著 — — 穿衣的人,從歐洲巴黎飄洋過海,遠渡至東洋,不僅僅是與日本傳統的服飾有了摩擦,更與日人原有的美學思想與感受方式,在許多層面上都產生不少的衝撞。大正時期流行的的「時尚」,除了融合繪畫、音樂、甚至還有文學,它們相互之間的重疊與影響,為時下帶來十分新穎的設計概念,並表現在商品的包裝、產品攝影、以及在當時就已相當完整的企業識別等,知名的日系品牌「資生堂」,從戰前以來致力於「品牌化」,更把所有象徵歐洲潮流的流行元素,藉由不同的產品或媒介,像是雜誌、廣告,來傳達給消費者。

1920 年左右,在那個「性別平等」的觀念尚未普及之時,美容諮詢、化妝保養等觀念或習慣,看似還未真正與一般男士的生活搭上關係,但即使是日本的男性也曾因為流行的風氣與氛圍,不免在內心有過許多的掙扎,當然也有不在乎外人眼光,不把塗抹保養品的行動視為是「化妝」的一種 — — 「擦上美白的雙養乳液,在頭髮抹上弗洛琳」 — — 週末休閒度假時,簡單的旅行組內,已經可以預見未來品味的一種養成。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遮耳捲髮」作為時代尖端的表現記號

自古以來,日本女性在服裝、妝容的打扮上就歷經過多次的進化,從《源氏物語》中披著烏黑長髮、擁有雪白細嫩肌膚的貴族女子,再到江戶時期,女性髮型的發展更盛,成為象徵階級身份的一種符號,就連「結髮師」此種特殊的職業也隨之而生。在短髮的概念被普偏理解以前,非大城市的市鎮中,甚至有人是一年才洗一次頭髮,還得時常抹上大量的髮油,因為她們深信,「洗髮」會使頭髮受到損傷。這與會上高級沙龍,針對頭皮進行檢測,加上適度的深度清潔,並搭配護髮按摩的現代女性完全不同。

從 1920 年代開始,歐洲流行的「遮耳捲髮」風潮也逐漸席捲日本,年輕的女性之間,開始以「遮耳捲髮」的髮型來打破陳舊的習慣。也有更前衛的作法,運用「空氣毛氈」的造型,乍看之下是偽裝成的短髮造型,實際上卻是維持原來的長度;過去,她們的髮型必須搭配和服梳成固定的樣式,但同一時間,歐美的女性在日常就早已習慣短髮的裝扮:因為短髮與日式的和服並不搭,以至於無法流行起來。大和女子接受來自西方外在的流行資訊,以及對身體內在意識的新觀念,並逐步表現到服裝的選擇,以及搭配的髮式和妝容的變化。這些看來像是覺醒的過程,每個行為都象徵著她們的決心和勇氣。

「……….髮型也成為檢測對方是否為近代思想理解者的石蕊試紙,備受矚目。…….」(註)小時候,母親每逢出席重要的場合或喜宴時,總會在當天下午先到附近熟識的美容院去「做頭髮」,過程中不做多餘的修剪,而是會在清洗、吹乾頭髮之後,塗抹上一些髮品並吹整造型,免不了的就是最後的定型噴霧,已經燙過稍微有捲度的髮絲,就會從扁塌如深黑色的海草,慢慢變成蓬鬆彎曲的時髦模樣。即使是現在,我們還能在台北捷運上,偶遇那些模仿韓國女性,在瀏海上著捲子出門的女學生們——流行就像生物一樣,不會一成不變的靜止停滯。(註)

從服裝配件到步伐,帶有摩登的聲響和近代的節奏

1920 年代,歐美時下的流行固然在日本掀起炫風,作為引入潮流的時尚品牌「資生堂」,經歷關東大地震後,品牌的靈魂:設計部的人事也起了不同的變化。福原信三社長延攬畫家高木長葉擔任設計部部長,然而要把所有「外來的」元素全部放到日本人的身上,其實是不太合宜的。大和女子論身形、身高和五官輪廓等條件,其實與外國一般的女性或模特兒是截然不同的,這些差異不僅顯露在衣著、髮型的長度上,甚至是衣服的色系、花樣等,都必須對應到不同人種膚色、髮色等差異性去調整。

當高木初期上任時,在《資生堂月報》中陸續發表過數篇談論女性應該如何去「認知」及「理解」自身生理條件的優點,並從而找到屬於自己的摩登美感。他在〈手套〉提到,「手套,作為女性的服飾之一,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註),手套的長短得以不讓手臂過於顯露,與服裝相互搭配,手套的樣式、質感,甚至是戴上手套的動作,都可以視為是一種美的表現,更與十根手指演繹出近似一種「近代感觸的音律」,美感的體現並不僅止於視覺。

此外,身處女性文化與美的意識有著巨大改變的當下,從傳統美術轉向廣告美術的高木長葉,在他擔任資生堂設計部長的期間,來回東京與大阪之間,中途也多次到歐洲考察取經,他所觀察跟見證到的,不光是外貿或服裝上的「變動」,漫步在不同的城市街頭時,內在所受到的衝擊與感受,讓他更關注到女性足下的「節奏」。他在〈足之美〉中表示,無論是身穿和服,搭配著鮮豔大花圖樣的和服下擺,或是一身西洋服裝,短裙時穿著絲襪的大和女子,在她們雙腳邁出的「步伐」之間,他看見「近代女性的特質」。

小至皮膚大至全身的保養觀念,抑或是上妝得選色與配件的搭配,大和女子一邊順從海外的流行作為穿搭的範本,另一方面又必須在西洋與東方之間找到平衡。無論選擇西洋或是日式,找到屬於自己、適合自己的裝扮,才是——新時代中摩登時尚的女性才擁有的力量。

註:和田博文。(2017年)《資生堂的文化裝置:引發時尚革命的美學教主》,臺北市:蔚藍文化出版社。

參考資料


日語萬華鏡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去年初才殺青,一部由台灣導演郭珍弟、日籍製片片原朋子,結合台、日兩國的演員劇組、跨國合制拍攝的電影《越年》,是改編自岡本加乃子的同名小說,以三篇浪漫魔幻的愛情故事組成。電影原著小說的作者,她生於大正、活躍於昭和年代,她的丈夫是當時著名的漫畫家岡本一平,而兩人的兒子,長大後成為眾人所熟識,創作大阪萬國博覽會「太陽之塔」的當代藝術家 — — 岡本太郎。一家三口各自在文學、漫畫、藝術等領域有著不同凡響的成就,其家人間特殊的相處模式與情感羈絆,更成為後來當談論起岡本一家時,最常被拿來討論的另一面。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從文藝少女走向婚姻,她是妻子、母親、歌人和小說家

她在寫作初期所使用的筆名是大貫可能子,後來改為岡本加乃子(婚前舊姓氏是大貫,本名加乃 ),從少女時期開始提筆創作,投稿至當時報紙雜誌《女子文壇》和《讀賣新聞》的文藝專欄上,後來以女詩人與謝野晶子為師,加入「新詩社」後便開始發表新體詩、和歌,並與小說家谷崎潤一郎、川端康成、芥川龍之介結識,但這些都還只是初期,積累的人生際遇不僅開啟她不同的視野,也讓她寫作的路線慢慢走向散文與小說,開啟另一片文藝的景緻。

而她的個性天生就與常人不同,生性害羞內向,小時還有個綽號叫做「青蛙」,但逐漸成長後的她絲毫不受性別,抑或是老舊保守觀念的束縛,丈夫岡本一平就被如此的她所深深吸引,甚至把她當作如「觀世音菩薩」(日文中的『觀音』發音接近『加乃』的)般的神聖存在,進而尊重和敬愛。兩人的婚姻起起伏伏,靠著加乃子自己一人要獨自維持家計,負擔本就不小,除了平時的家務,照顧小孩,若還要從剩餘的閒暇中抽出時間來寫作,在她身處的年代頗為難得。

短歌、散文讀來頗有輕盈的流動感,小說中的敘述視角也相當有趣,彷彿都能找到遊走在不同身份現實中的她,借以回憶書寫與紀錄,那些年她與丈夫一平、兒子太郎一起遊歷歐洲時的所見所聞,面對不同文化的衝擊。返回日本之後,街道上的景緻或是抬頭望見的天空,對她來說早已不同,甚至在作品當中描述「想要以手感受天空的質地」。這座城市自她離開之後已有了變化,她的心境或是與丈夫之間的相處,也都產生差異。後來的書寫,似乎更將她內在的渴望與聲音說得更清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愛有多種層次和意涵,她擁有女人的四種原型

曾在一本翻譯小說上讀到,關於「追求自己人生的意義,與通往知識的道路」時,女人會從四種古典原型之中擇一並認同:處女(非生理上的)、殉道者、聖女、女巫,這四種原型正是女性內心一直在追求的體現與實踐。被稱為前衛女性主義作家的岡本加乃子,若仔細回顧她的一生,其實不難發現,她分別在不同的人生階段,經歷過這四種原型的選擇,即使她在最後僅認同其中一種。

在四種原型之中,「處女」所指的是:尋求完全自我的獨立,學習單獨面對挑戰,進而得到收穫的果實。加乃子曾在婚前與丈夫一平表示過「自己只想彈琴過日子,兩人之間維持柏拉圖式的朋友關係就好」,她在〈愛家促進法 — — 非典型〉中寫道,「我從不認為我們是夫妻關係。我覺得我們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相親相愛又相憐的兩個人。」她的文字之中透露著許多的體悟,一種超脫單純男女、夫妻關係的思維和轉念。在加乃子接觸宗教後,曾有過要與丈夫斷絕此生夫妻關係的時期。

至於「殉道者」的原型,大約是她自從婚後,身邊的至親和新生的骨肉接連離世,家道中落終至破產,加上有個性格放蕩不羈、毫無金錢觀念的丈夫,四處揮霍還處處留情,種種打擊使她精神耗弱、甚至曾經試圖自殺,身心經歷過苦痛與折磨,她的意志在死亡的跟前屈服,直到後來必須住院求助於精神科,這些可被視為是一種殉道的表現,藉此她才終於重新找到通往自我暸解的方向。

1917年,她與丈夫一平尋求慰藉而接觸宗教,並一起前去拜訪當時的神學家植村正久,更因為親鸞的〈歎異抄〉而開始鑽研佛法,她將心靈寄託在宗教,之後因其與宗教相關的歌集著作出版,加乃子便以宗教思想家、歌人的身份,活躍在佛教、文藝圈之中。這也就是所謂「聖女」的原型 — — 「無條件的愛及不求回報的給予,藉此找到屬於自己人生與生存的真正意義。但同時,丈夫邀請愛上加乃子的大學生堀切茂雄搬進家中「共同生活」,一邊努力將她推向小說家之路,

她不受約束,在丈夫的支持下得到情愛中的自由。縱使旁人無法理解這樣「奇妙的夫妻生活」,那些曾「共同」陪伴在加乃子身邊的醫生、歷史學家,也都成為孕育她在文壇開花結果必要的土壤和養分。晚年,她與年輕情人在油壺約會之時,因為突然腦溢血不治而死,彷彿像是花朵在凋零前展現出的消逝之美,從發表以芥川龍之介為靈感的處女作作品〈病鶴〉起,再到後來的〈母子敘情〉、〈老妓抄〉、〈家靈〉,以及最後的幾篇〈生生流轉〉、〈女體開顯〉等。她所遺留下的創作,則成為她的多重分身、讓她的意志繼續在扉頁篇章之間流轉不息。一個前衛、站在時代前端的新女性,一朵開在新舊時代之間的野薔薇,其實未曾凋零,而且從未離開 — — 因為「女巫」,終究是一種尋求完全而不受限的歡愉,肯定自己的存在,而她的靈魂是從未受過舊習束縛的自由意識。

About

林廷璋 Ryan Lin

私設圖書館「櫞椛文庫」館長|文藝月刊《圈外》總編|Podcaster「R 星球頻道」| 熱愛各種形式的閱讀,偶爾寫詩,偶爾寫文。相信文字的力量,同時也懷疑所有的真理與真實。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