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藝春秋社長:「不要到圖書館借文庫本」

《文藝春秋》松井清人社長

10/13於東京涉谷區所召開的「全國圖書館大會東京大會」,文藝春秋出版社的社長 — 松井清人在會場上的發言和主張,隨即引起許多出版與圖書館等相關業界,以及一般讀者的極大反彈與不滿。

此次大會聚集了來自全國公立圖書館與出版社的代表,而在松井社長的演說中提到:自三年前起,文庫本的銷售金額,每年以3%的速度持續往下掉;對出版社公司來說,文庫本的收益占了出版社整體書籍銷售的30%,它不光是維持公司營運的重要支柱,說是對寫出好作品的作家們的一個保障也不為過,若可能的話,請不要再到圖書館借文庫本書籍。

但在那之後,慶應大學文學系的根本教授表示,因為在圖書館借書,而導致書本賣不出去的說法是沒有任何數據根據的;根本教授更進一步地在演說中表示,面對整體環境的改變,和所遭遇到的嚴峻困難,針對書本出版到銷售,需要提出新對策和辦法的同時,必須要集合出版社、圖書館跟作家等,在擔負著文化傳承的前提下,有共識地一起進行的。

而前年的大會上,新潮社的社長也曾提出「人氣的新書出版後一年內,不得在圖書館借閱」的主張。

筆者認為,這樣的發言不但是對新世代的閱讀行為不夠理解,更是顯現出老派經營者面對市場萎縮的消極態度,這是完全忽視市場需求的作法,面對資訊洪流與數位化的衝擊,再加上少子化與高齡化的社會結構,不管是公立圖書館或是私人圖書館,也因此更加被凸顯其未來的重要性與影響力。通路的銷售方式(包含產品本身),與門市店舖的呈現,在未來五年內一定會有另一波的轉變潮,從商品的陳列方式,種類到數量必定會大幅減少,而購買的過程到配送,也會跟著簡化,並往"物以稀為貴"的極致方向走去。

「紙」會變得更加稀有、昂貴,而裝禎設計與技術的成本也會加倍,對於新世代的人而言,「閱讀」,會是一種更近似接收資訊的功能,而非我們現在這樣類型的感受性閱讀。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