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社史的聖地 "科學與產業情報圖書館 — 「神奈川縣立川崎圖書館」

神奈川縣立川崎圖書館(目前閉館遷址中)

「社史」的書寫出版

若把書店或是類型圖書館當作一家企業公司來看,然後編撰一本這家公司的「社史」,裏頭的文字跟敘述會是一些甚麼樣的想像?縱然有幾位文字工作者曾寫過關於書店的紀實文字,多是從非經營者角度的視角口吻,文字的內容也多為側記與訪談。

「社史」 — 對於一般人來說是非常陌生的字眼,就連在台灣稍微有一點年代歷史的傳產企業,都不見得擁有一部屬於自己的「社史」、「周年史」;台灣少部分出版過一些企業或創業者,甚至是產業資深的經理人的傳記或半自傳式的奮鬥史(?),例如去年出版的《黑松百年之道:堅持夢想的腳步》和《誠義:侯貞雄與台灣鋼鐵產業七十年》(皆為"天下文化"出版),帶著我們走入了許多老字號品牌的那扇大門之後,甚至是一般人平常沒有機會接觸到的產業,以及關於他們背後付出多少心血的故事。

「社史」的研究

要完成一間公司的「社史」,或企業傳記的書寫與編輯其實並不輕鬆,參考日本社史研究家村橋勝子的《社史の研究》(ダイヤモンド社、2002 年)中〈第1章 何謂社史〉就對「社史」的內容有明確的定義; 〈第2章 社史的種類〉從目前社史的呈現方式,例如視覺的、影像式的、數位形式的再做區分跟介紹。

在日本,有一座圖書館被譽為"社史的聖地",幾乎只要是從事社史編撰的人都不能不知道,一生必定要造訪一次,也是日本堪稱第一的:「神奈川縣立川崎圖書館」。自1958年開館以來,館內收藏超過一萬八千冊,依照業種來做分類陳列的社史。(川崎圖書館自去年十二月起開始進行遷館,預計今年五月重新開館使用。)

誰來負責撰寫「社史」?

而隨著網路的發達和社會變遷,讓編撰社史開始加入有一些不同的視角和觀點。在過去,目的僅是為了紀錄公司發展歷史的「社史」,如今在社史的內容不單單是只提到創業者或經營者,而是也增添進了一些社員的身影。

負責擔任編寫「社史」的人,也有幾種不同的方法,除了一些大企業內有特別設置「社史編篡室」的部門以外,也有委託外部的單位來協助的例子,但比較常見的,還是從社內直接挑選人員,在日常業務之餘兼做社史的編撰。過去,公司內若提到對「社史」的印象,大部分社員們應該都會覺得太過無聊,但也有些公司特別找來得獎的作家們來撰寫,例如酒商Suntory,找來得過芥川賞的開高健與得過直木賞的山口瞳,分別編寫上、下冊。

2015 年為日本綜合廣告代理商博報堂的創社120周年,該年度所出版的《博報堂120年史》,也找來曾是社員,後來獲得直木賞的作家逢坂剛,以及讓「負け犬」(敗犬)這名詞流行起來的酒井順子,以及他們的前輩等人來負責撰寫。有趣的是,社史的書寫開頭不同以往的嚴肅,而是以執筆者自身的回憶或體悟,或特有的觀點開始談起,這多少都跟他們過去都曾任職於該公司有很大的關係。(若對社史有興趣,可在出版文化社的社史編撰室找到更多相關資訊)

去年上映的,由岡田准一主演的電影「名叫海賊的男人」則是改編百田尚樹的同名小說:《名叫海賊的男人》,小說的參考與主角的設定,則是以出光興業的創業者出光佐三為原型,而出光興業在2012年出版《出光100年史》,更是以不輸小說的序作為開頭。

在社史附錄中收錄了三張DVD,其中一張影像收錄描述出光佐三的生平長達三個多小時,片名叫《日本人》的電影,裏頭的演員,也有常演出黑澤明導演作品的演員木村功和松原智恵子等,據川崎圖書館員的說法,這應該是在日本第一本附有影像的社史。

「社史」的黑暗篇

公司企業的經營並非永遠都一帆風順,這在一些改編成電影、電視劇的企業發展史或創業家傳記中,都能夠發現這個共通的特徵;而如何從過去的事件或錯誤決定中擷取教訓,重新站起來的案例也不少,但面對這樣的「黑暗面」,公司高層多少都會在文字上要求盡量能夠輕描淡寫、避重就輕地去談及。

在面對這類的公關危機及重大錯誤後,能有勇氣將所有的歷程記錄在「社史」當中的企業並不常見,像是雪印乳業在經歷2000年的「雪印乳業集體中毒事件」之後,子公司雪印食品發生了2002年「雪印食品偽造牛肉產地證明事件」,公司被迫借助其他公司的力量將公司事業解體重組,直到2011年,才由雪印惠乳將過去分開的事業體重新吸收合併。

2016年以"雪印乳業"為名最後出版的〈雪印乳業史 第七巻〉中,則是以110頁的篇幅紀載闡述這兩個事件的始末,在事件發生地當時,2000年7月4日的記者會上,社長不當的發言與曖昧不清的說明,後續社內對於事件的處理與內部聯絡的錯誤,讓這起二次大戰以來日本最大的集體食物中毒事件,造成社會的不安,在媒體的報導下讓雪印乳業不再受到大眾的信任,而導致該公司事業體徹底瓦解。

同業「社史」的比較

在日本航空業中,彼此互為競爭對手的JAL以及ANA,則是在社史中看見彼此在航空史上不同的價值與定位,同時也為整個航空史,提供完全不同的真實面相;而彼此在企業營運方針上的挑戰,以及創業以來的展望與回顧中,彷彿都能夠被看作是一對航空業兄弟的故事,認真的老大JAL和調皮的老二ANA,這些鮮明的性格也充分地在各自的社史當中可以看見。

「社史」代表的意義:創業者與企業精神的傳承

待過日商體系的人應該都有相同的體驗,入社的時候都必須要背誦公司的準則、我們的使命或服務的精神等,媒體產業較著名的有日本電通集團的《電通鬼十則》,但這幾年因為陸續被爆出社員過勞死的不幸消息之後,電通集團也對這十則進行調整,希望未來不要再有相同的遺憾發生。

就筆者過去曾任職於日商產業的經驗,那些看似理所當然的句子,其實在每次的挫折或挑戰中不斷地被驗證,更加證明這些創業者當初創業時的初衷與堅毅,背後是有多少的失敗與經驗的累積才有今天的樣貌,光是守則中的任何一句,就包含了多少歲月和光陰的經歷。

任何規模類型的企業和公司,相信都能夠編撰一部屬於自己的「社史」,編撰「社史」的過程,同時也是不斷地在檢視與反省,我們在經營的過程中,是否有偏離了當初創立的目標和初衷,也是從過去的例子中,再去學習與研究,而有了現在的判斷基礎,進而能夠朝著我們計畫的未來前進。

「社史」,可是一家公司企業的簡史,也能是一部值得再三品讀的小說,藉著這些閱讀,從中獲得啟發,甚至是傳承了那些創業開拓者的精神與理想,我們本就應該秉持著這些精神和理想,接續著往下往前不是嗎?


參考資料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林廷璋 Ryan Li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