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包乳香拿鐵

這是一包沖泡式的乳香拿鐵,代表著關心與打氣。

文郁是我的民訴老師,在已經上老師的課快一年的這段時間,老師總是用著有些扁平的聲音,平淡的表示:

「父母付錢給你們上學,你們總要考個成果給他們看吧。畢業後自信從哪裡來?有考上甚麼你就會有自信,就不會一直被左鄰右舍騷擾,法律說大家都有人性尊嚴,是真的嗎?當然不是阿,你的薪水拿多少就代表你有多少人性尊嚴阿,你只拿22K,那你人格發展只能受限在22K裡阿,哪有甚麼尊嚴。」

「應屆考上就已經很厲害了,沒想到還有一個三年級就考上的,一問之下才知道,還有學士後念兩年就考上的,你們也要加油,要是應屆考上來找我,我送妳們兩包日月潭紅茶茶包/請你們吃兩支輔大霜淇淋/請你們吃樓下那個義式冰淇淋一球」

對老師而言,法律系的教育目標就是讓大家找到工作,而工作的穩定、薪水的多寡深深影響著我們心靈的安定程度。
而老師對於給獎勵,他的最大獎就是他隨身的那些茶包,或是學校那一支25元的霜淇淋。

而既不是應屆也沒有考上甚麼法官律師的我,卻在上個禮拜從老師手上得到了這一包乳香拿鐵。

======================

從上上禮拜開始,我便身體不適。
雖然準時去上了民訴,但是文郁一進門看到我就說我臉色很差問我要不要回家休息,我搖頭表示不願意,因為民訴真的很重要,而且一次沒上課就會少聽到很多我自己無法補齊的內容。

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們家收到了民事執行處強制執行扣薪水三分之一的通知單。
雖說去年就已經收到了支付命令,後續的程序怎麼跑,會發生甚麼事情大概都有個底了,但是收到的當下依舊內心一震,想著要問問老師還有沒有甚麼我不知道的處理方式。

下課沒有多說家裡的情況,只問了老師支付命令查封的範圍,參酌了強執法52、53條,了解了範圍之後,老師問了一下「是…有遇到嗎?」戴著口罩的我苦笑了一下,簡短的敘述了一下家裡的狀況。
比我矮小的老師點點頭,跟我說了我已經知道的處理方式後,拿著六法雙手做出打氣的姿勢跟我說「加油加油」頓時覺得老師很可愛哈哈哈哈哈。

下個禮拜上課我依舊帶著口罩,第一節課下課老師就用眼神要我過去,接著在包包裡摸索著拿出一包乳香拿鐵,放到我手上說「喝了就會馬上好哈哈哈,阿沒有啦~那你那個有去提出異議嗎?」邊說邊往門口走,關上門,靠在走廊邊跟我說「我回去想了一下,你現在有在打工嗎?有債務嗎?那你們家的房子應該…」
老師主動的提供我方向、詢問我家狀況希望可以讓我們家在這次的風波中安穩度過,只可惜我上次只是簡單敘述,老師一提出這些方法,我便把家裡的狀況全盤托出,表明我也有想過這些方式但行不通,最後老師聽完也只能無奈嘆氣「那…那就也沒有甚麼辦法了,看起來這樣也只是拖延時間而已。」
老師無奈我也無奈,接著我提出了一些真正債務人可以做的事情,老師也同意我說的,表示現在可能只有這個方法可以止血了。

最後老師跟我說「我覺得你應該可以撐過去啦,因為你的個性,比較堅毅一點。」

=====================

有時候覺得大家好像會以為學了法律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其實學了法律只是知道怎麼去避開問題而已。
法律是保護懂法律的人,這點是真的。
就像我前幾天跟曾傳聊天時說
「我是去學法律,不是去當立法委員!法律又不是我訂的,為甚麼一直覺得我可以解決你們的問題!說無法解決只能兩手一攤又不信!」

就連有實務經驗在法院工作過的老師,也只能嘆氣期望我堅毅的個性能幫我度過這次的風波,我也知道能做得真的好少。
因此對老師這一包乳香拿鐵更是充滿感激。
主動的關心、傾聽家裡的狀況、幫忙設想提出辦法、給予加油打氣。
這些我完全沒有想過。
當下好想哭,可是哭了時間就花在處理情緒而非事情上,所以我忍著,忍著回家整理這些字句,然後邊打邊哭。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