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羅國輝神父

1. 神領聖體自古已有;是在沒法實領聖體聖事時,退而求其次,在心神上盡抒渴望領受聖事與主結合之情,化之為心靈上渴慕耶穌,迎接他來到自己心中,與之契合。這可見於著名的18世紀聖亞豐索「神領聖體經」:

我的耶穌,我真心相信你在聖體聖事內,
我愛你在萬有之上,
我渴望領受你到我心中。
既然我現在不能實領聖事,
但請你賜我至少神領你到我心中。
我擁抱你,
完全與你結合,
像你實在親臨一樣。
別讓我再與你分離!
亞孟。

2. 不能領受聖體的原因,可能是因教難、坐牢、生病、流徙、疫症流行、未能告解,甚至因為沒有司鐸,或距離本堂太遠(如在山區,或是在深山隱院,例:埃及的聖瑪麗)。

中世紀,信友甚少實領聖體,甚至每年只辦告解,實領聖體一次;於是,神領聖體就變得更重要;直到1910年,教宗聖比約五世提倡勤領聖體,神領聖體亦作為實領聖體前的準備。梵二後,實領聖體已是每次參與彌撒的慣常做法,故「神領聖體」的說法,遂鮮有提及。

歷史上,許多聖人縱然實領了聖體,仍常常神領聖體,作為靈修操練,猶如時時舉心向上。如聖方濟、聖多瑪斯、聖維雅納、聖亞豐索、聖女小德蘭、聖施禮華等。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在《感恩祭的教會》中也鼓勵信友常常神領聖體。

3. 實領聖體聖事與神領聖體,彼此相關,尤其實領聖體也必須有與主相結合的渴望和心意;而這份渴望也在實領聖體時達成了。故此,神領聖體必然指向實領聖體,而不會、也不可取代實領聖體,反之,卻是更幫助信友有意識地全心和實惠地實領聖體;否則本末倒置。

4. 但,注意神領聖體始終仍與實領聖體不是同等的,或一樣的。教會為協助信友實領聖體,固然有一些靈修規定,例如,一般實領聖體者必定是與天主教會共融的信友,靈魂上沒有大罪(有的話,必須辦妥當告解);守聖體齋;在參與彌撒(或在聖周五禮儀)中領受(除非臥病等);固然一切都要在悔改、祈禱和心神渴望之中。但以上的準備,並沒有規定用於神領聖體;尤其「神領聖體」可以說是一種民間熱心善功,隨時隨地可以舉心向上的神操;如有信友路過聖堂也可發心「神領聖體」。不過,神領聖體的發心,事實上也會引導人時時處處保持虔誠,躲避犯罪,以愛德生活。

甚至慕道者、外教人、罪人,雖然未受洗,未慕道,或犯了罪,但如果他們已有信賴天主和皈依的心,渴望與天主結合,又有誰可以阻止他們發心神領聖體呢?我們只能為他們祈禱,盼望他們的發心,會幫助他們走向成熟的信友生活。

5. 此時此刻,疫症橫行,聖堂沒有公開彌撒,「神領聖體」更應推廣,以保持與上主與教會的共融結合,尤其在觀看直播時,更是可取,因為可以與團體同步祈禱。不過,觀看錄影,雖然不是同步,但跨越時空(天主是沒有時空的限制),神領聖體未嘗不可;本來神領聖體就是可以隨時隨地的熱心祈禱。

其實,觀看網上彌撒,跟著經文默想,全心祈禱,加上神領聖體,的確可以補充一點未能實際參加彌撒、實領聖體的欠缺。

不過,如果沒有觀看任何網上彌撒(古代根本沒有互聯網),但已在默想基督的救贖奧蹟,包括讀經,再發心神領聖體,也是可能的,且是原初的情況。

6. 事實上,現在人心惶惶,無論健康、家庭生活、家計和經濟、社會民生都受到打擊,基督徒要發揮信、望、愛三德,以信德生活作見證,在愛德中守望相助,與巿民及世人同甘共苦,盼望著苦盡甘來;這份逾越精神,若非來自與主同行和契合的靈修力量,是不可能的。故此,默想彌撒經文、聖經、玫瑰經、守齋克己……聯同「神領聖體」的善情和祈禱,必大有裨益。

盼望大家,在此時此刻,把家庭變成聖堂,在家中與家人一起祈禱;把生活變成彌撒;把一切變成祭獻。不要再作法利塞人式的辯論。

・作者羅國輝神父為禮儀學者,現任香港教區禮儀委員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