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白 | 交點創人物的心得

2016.8.21
20歲這年,對世界萬物有全新的見解。一是因為我走了條非典型的路,二是我開始關注不同領域不同觀點的想法。

包容

不是鼓勵放棄標籤或追求,而是要學會找出標籤背後的脈絡。

前一陣子和我的朋友有了些衝突,我認為他應該多考慮些選擇再下決定,但我的用詞和態度有些過頭(感覺是想說服對方),讓對方產生排斥感。也是因為我沒有先溝通理解他的選擇後,只顧著講出自己想說的話。

我自認為有能力接受不同人的不同選擇,但我並沒有興趣了解他們的思考脈絡。身邊不乏對成功定義全然不同的人,而我總是疲於說出自己的想法。在面對這種窘境,我始終抱持著「唯有對方想聽,我的話才有意義。」的態度。

是枝裕和:「我並沒有成為自己想做的大人,因此無法客觀地斷言,但我能追求的是讓自己越來越成熟。成熟的定義,我覺得關鍵在於包容力,能接受那些與自身價值觀不同的人,單位則從個人、社群擴及到國家社會。如今日本主流言論掛帥,少數聲音是被嚴重擠壓的,這是全然遠離成熟的情況。容納異己並不容易,但這是想邁向成熟大人的重要關鍵。」

美學培養

陳慕天:「今天你一天背一萬個英文單字,明天就只會剩零,但如果你今天在一個英文的環境裡慢慢學慢慢感受,你的英文程度就會漸漸有成效,我們希望美學對孩子也是,把美學做成一種潛移默化。

其實,美感培養和我們最親近的「家」非常密切。我欣賞東京人的小宅哲學,因為空間有限,他們重視整潔和收納。這讓我想起一個認識的朋友,她正在推動家用雜物的斷捨離。在她和我說他們團隊正在推行的業務後,我好奇地反問了她:「在台灣,家務整潔師這樣的需求大嗎?」目前正在推行家清理服務的只有一家公司,而他們的預約顧客已經排到半年之後了。很高興有人開始重視家居美感、有意識的購物,美感可以無所不在,至小從身旁環境即可以做起,我們是否有意識到呢?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