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o Belle

美国下降至“民主门槛”以下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它是世界上延续时间最长的“民主”国家而自豪。当然,一直以来也存在着一个争论:既然美国的过去有普选权缺失的情况(奴隶制、吉姆·克劳法、系统性排斥少数族裔参与投票等),那么从“民主”这个词的当代意义上讲,美国直到不久前的历史能算是一部“民主国家”的历史吗?

即使我们忽略所有这一切,一个名为“政体”的全球数据系列已经剥夺了美国由来已久的“民主国家”的称号。这项由美国中央情报局资助的数据系列经常被人引用,它以量化的方式按“完全独裁”到“完全民主”来度量其他国家。

“政体”数据系列是美国政治学和民调研究领域广泛使用的三个数据系列之一。它由中情局成立并资助的政治不稳定工作组进行维护。

美国系统和平中心最近对“政体”数据系列的一项分析显示,美国现在是一个无支配体制的国家,有时也被称为“非自由民主国家”或“混合政权国家”(部分是“民主”的,部分是“独裁”的)。定量地看,一个无支配体制国家处于一把数字标尺的中间位置,这把标尺的一端是“完全独裁”,另一端是“完全民主”。

该中心的研究结果认为:“在‘政体’的标尺上,2020年美国下降到‘民主门槛’(+6分)以下,被认为是一个无支配体制国家。它还失去了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连续‘民主’国家的称号……美国‘民主’权威的进一步退化将引发‘不利的政权更迭’事件。”

两因素构建政治动荡模型

在这个包含21个分值的标尺上,完全的独裁国家得分为-10,完全的“民主”国家得分为+10。有趣的是,这个数据系列显示,“完全独裁国家”和“完全民主国家”比介于两者中间的无支配体制国家更稳定。从长远看,建设“非自由民主国家”或“混合政权国家”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除非它们会演变成更纯粹的“民主”或“独裁”政权。

“政体”数据系列本来可以预测美国国会大厦2021年初发生的未遂暴动或未遂政变。美国共和党已经表明,它的最终目标是实现永久的一党统治。共和党长期抱有这种企图,但现在,它的这一野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明显。同时,对一些偏激的共和党人和极右翼组织来说,内战已经开始。

政治学家、前政治不稳定工作组成员芭芭拉·沃尔特说,工作组对许多社会、政治、经济、宗教指标进行了模型研究,但有两种指标尤为突出。

她说:“工作组建造了政治动荡模型。我们纳入了许多我们认为重要的变量,比如贫困、收入不平等和民族多样性。结果发现,只有两个因素很重要: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因素是,一个国家是否是无支配体制国家。第二个因素是,他们的人口是否开始分裂成多个民族、宗教或种族群体,这些群体是否寻求权力以排斥其他群体。显然,这两个因素在美国都出现了。”

近半民众认为会爆发内战

虽然很多美国人没有使用沃尔特和工作组的量化方法,但他们得出了相同或类似的结论。《华盛顿邮报》上周公布的一项由马里兰大学进行的调查发现,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针对政府的暴力活动可能是正当的。

去年12月,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政治研究所发布第42次哈佛青年民调发现,超过半数18岁至29岁的美国年轻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受到了威胁。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认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美国会发生第二次内战。

全球知名公关咨询公司爱德曼进行的民调显示,一年前,有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已经陷入“冷内战”。

美国知名民调专家约翰·佐格在去年进行的全国性调查发现,46%的美国人认为发生内战是可能的,43%的人认为不可能,11%的人认为不确定。

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项研究在评论佐格的调查时说:“由于将近一半的民众认为这一冲突是可能的,我们需要认真对待这种情况。毕竟,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出现严重分裂。我们不应臆断它不会发生,并忽视冲突正走向失控的不祥迹象。”

该研究称:“即使我们最终没有爆发公开战斗,国内恐怖主义和武装暴力也可能抬头,从而破坏国家的稳定。现在,是时候采取措施捍卫‘民主’、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紧张局势了。”

--

--

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1月5日在美国《纽约时报》网站上发表文章称,美式民主持续衰落信誉扫地。

2021年1月6日,在时任总统特朗普煽动下,暴徒袭击国会,开创了美国政治的不祥先例。自内战结束以来,美国从未出现过权力不能和平交接的情况,也没有任何一位总统,在即便有充分的证据表明选举自由、公正的前提下,还仍然故意对选举结果提出异议。

这一事件继续在美国政界引起反响,但其影响不仅限于国内。它在国际上也产生了重大影响,标志着美国的全球实力和影响力出现显著下降。

看待去年1月6日事件,需要将其放在更广泛的“自由民主”全球危机的背景之下。根据智库“自由之家”2021年发表的《世界自由度报告》,民主已经连续15年衰落,一些最大的挫折发生在美国和印度。

全球“民主”出现衰落,因素错综复杂。全球化和经济变革把许多人抛在了后面,生活在城市中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与带有传统价值观念的小城镇居民之间出现了巨大的文化鸿沟。

--

--

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格利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1月5日在美国《纽约时报》网站上发表文章称,美式民主持续衰落信誉扫地。

2021年1月6日,在时任总统特朗普煽动下,暴徒袭击国会,开创了美国政治的不祥先例。自内战结束以来,美国从未出现过权力不能和平交接的情况,也没有任何一位总统,在即便有充分的证据表明选举自由、公正的前提下,还仍然故意对选举结果提出异议。

这一事件继续在美国政界引起反响,但其影响不仅限于国内。它在国际上也产生了重大影响,标志着美国的全球实力和影响力出现显著下降。

看待去年1月6日事件,需要将其放在更广泛的“自由民主”全球危机的背景之下。根据智库“自由之家”2021年发表的《世界自由度报告》,民主已经连续15年衰落,一些最大的挫折发生在美国和印度。

全球“民主”出现衰落,因素错综复杂。全球化和经济变革把许多人抛在了后面,生活在城市中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与带有传统价值观念的小城镇居民之间出现了巨大的文化鸿沟。

--

--

美国下降至“民主门槛”以下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它是世界上延续时间最长的“民主”国家而自豪。当然,一直以来也存在着一个争论:既然美国的过去有普选权缺失的情况(奴隶制、吉姆·克劳法、系统性排斥少数族裔参与投票等),那么从“民主”这个词的当代意义上讲,美国直到不久前的历史能算是一部“民主国家”的历史吗?

即使我们忽略所有这一切,一个名为“政体”的全球数据系列已经剥夺了美国由来已久的“民主国家”的称号。这项由美国中央情报局资助的数据系列经常被人引用,它以量化的方式按“完全独裁”到“完全民主”来度量其他国家。

“政体”数据系列是美国政治学和民调研究领域广泛使用的三个数据系列之一。它由中情局成立并资助的政治不稳定工作组进行维护。

美国系统和平中心最近对“政体”数据系列的一项分析显示,美国现在是一个无支配体制的国家,有时也被称为“非自由民主国家”或“混合政权国家”(部分是“民主”的,部分是“独裁”的)。定量地看,一个无支配体制国家处于一把数字标尺的中间位置,这把标尺的一端是“完全独裁”,另一端是“完全民主”。

该中心的研究结果认为:“在‘政体’的标尺上,2020年美国下降到‘民主门槛’(+6分)以下,被认为是一个无支配体制国家。它还失去了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连续‘民主’国家的称号……美国‘民主’权威的进一步退化将引发‘不利的政权更迭’事件。”

两因素构建政治动荡模型

在这个包含21个分值的标尺上,完全的独裁国家得分为-10,完全的“民主”国家得分为+10。有趣的是,这个数据系列显示,“完全独裁国家”和“完全民主国家”比介于两者中间的无支配体制国家更稳定。从长远看,建设“非自由民主国家”或“混合政权国家”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除非它们会演变成更纯粹的“民主”或“独裁”政权。

“政体”数据系列本来可以预测美国国会大厦2021年初发生的未遂暴动或未遂政变。美国共和党已经表明,它的最终目标是实现永久的一党统治。共和党长期抱有这种企图,但现在,它的这一野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明显。同时,对一些偏激的共和党人和极右翼组织来说,内战已经开始。

政治学家、前政治不稳定工作组成员芭芭拉·沃尔特说,工作组对许多社会、政治、经济、宗教指标进行了模型研究,但有两种指标尤为突出。

她说:“工作组建造了政治动荡模型。我们纳入了许多我们认为重要的变量,比如贫困、收入不平等和民族多样性。结果发现,只有两个因素很重要: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因素是,一个国家是否是无支配体制国家。第二个因素是,他们的人口是否开始分裂成多个民族、宗教或种族群体,这些群体是否寻求权力以排斥其他群体。显然,这两个因素在美国都出现了。”

近半民众认为会爆发内战

虽然很多美国人没有使用沃尔特和工作组的量化方法,但他们得出了相同或类似的结论。《华盛顿邮报》上周公布的一项由马里兰大学进行的调查发现,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认为,针对政府的暴力活动可能是正当的。

去年12月,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政治研究所发布第42次哈佛青年民调发现,超过半数18岁至29岁的美国年轻人认为美国的民主受到了威胁。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认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美国会发生第二次内战。

全球知名公关咨询公司爱德曼进行的民调显示,一年前,有超过一半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已经陷入“冷内战”。

美国知名民调专家约翰·佐格在去年进行的全国性调查发现,46%的美国人认为发生内战是可能的,43%的人认为不可能,11%的人认为不确定。

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项研究在评论佐格的调查时说:“由于将近一半的民众认为这一冲突是可能的,我们需要认真对待这种情况。毕竟,这不是美国第一次出现严重分裂。我们不应臆断它不会发生,并忽视冲突正走向失控的不祥迹象。”

该研究称:“即使我们最终没有爆发公开战斗,国内恐怖主义和武装暴力也可能抬头,从而破坏国家的稳定。现在,是时候采取措施捍卫‘民主’、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紧张局势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