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創作 — — 自省一則

作為創作者,總會經歷重重困境,最大原因不外乎創作的過程中對於意念的構思停滯不前,抑或創作的成果達不到期望中的結果而感到氣餒。在這個」「利」之當頭的世界下,創作,應如何思考?應著重於自身所感還是觀眾渴求得到的成果?

不知自身是思考過度或是思考退化,還是被這個大社會的氛圍同化?自大專畢業,開始對於創作感到疲倦不堪,甚至認為自身的才華不是在創作上。我不再像從前那樣我手寫我筆,總在乎第三者對於我的作品的想法;不再及得上黃毛小子的年代那樣意氣風發;不再能夠充滿熱誠地為自己喜歡的創作不顧旁人的目光。然而,對於今天的自省,我歸納為以下數點,希望恰好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可以一同研究:

1. 海量的即食文化壞掉了腦子

打開Facebook, Instagram, 高登連登等等最受大眾歡迎的社交平台,濫竽充數的媒介實在太多,相片、片段、文字排山倒海地進擊我們的眼睛,每一個人也不經思考的把無需消化的即食文化洗腦,然後又飛快地用手指在屏幕上迅速滑動,繼續那無意義的吸收,我們對於閱讀別人的生活瑣事作為我們娛暇玩意。或者有人會說:「社交平台係咁架啦!要睇得夠深度去圖書館摷啦!」不,我沒有否定社交平台的功能和作用,這種不吃人間煙火的個性,早已在這世上絕跡,無可否認身為凡人的我也無法掙脫世代的浪潮順流。

2. 太著眼於「神來之筆」

我認為這是本人私家獨有的毛病。太看好自己能夠創作出驚為天人的作品,結果不斷容許自己遲遲不敢動工,生怕一少撮的錯處損害了整個作品的這完美度,無論如何總要想到最周長,最引別人讚賞的驚世作品。回眸一看,哪有這回事?真正的神來之筆在於你一剎那的天才(靈感),然後朝著某個點子去雕琢。

3.嘗試的勇氣

最老套的說法,卻是最實在的行動。對於嘗試,不必多作解釋,「自古成功在於嘗試」、「我沒有失敗,只是找到一萬次沒成功的做法」,這試積極樂觀的勉勵說話早已被封存於咸豐年代,在我眼中只是安慰的玩意,因為嘗試背後的著眼點,在於「勇氣」。第三點其實能與上一點相輔相乘,一切創作的根本,就是一邊避免顧慮太多、一邊鼓起勇氣,勇氣在於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人、在於執性意行的直覺、在於承受創作樽口的瓶頸與阻塞。正如這篇文章,是我良久以來再次執筆,冒著被讀者(或高手)嗤之以鼻(或抨擊)的風險,也要創作。

當然,創作本來就不受限制,你要寫下甚麼,想說甚麼,who fuxkin care?所以我就說,這是關於我的自省,反省自己一路以來的心理關口。有時候,想太多反而等於「想少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