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如何被發明出來的

按例,請先看下面這則報導

我們知道某國有著幾億多愁善感的網民,不管是酒店網站把台灣列為國家,還是美國即將通過《台灣旅行法》,都可以讓他們玻璃心碎滿地,其實某國人之所以看起來很玻璃心,那是因為他們的內心世界太複雜,以致於正常國家的人士很難懂,而解讀玻璃心正是本人的專長之一。

我先來解釋下一個很多人好奇的問題,就是為何某國人那麼痛恨日本(或其他會漢字的地區)稱呼他們「支那」,而非要人家稱呼自己「中國」?

在給出這個答案以前,需要先澄清一個概念,就是到底「支那」跟「中國」這兩個詞在古文獻中,哪一個比較帶有貶意性呢?

其實答案是:中國

你不要震驚,因為古代東亞窪地這些皇帝天子們,絕對沒有一個會認為自己的國家叫做「中國」,因為東亞這個窪地太大太深,所以這些個皇帝天子其實認為自己統治的是「天下」,這就是我們常聽到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這些個認為太陽底下都是他家領土的天子,「中國」只是他統治的其中一個部分,也就是說,在漢文的古籍中提到的「中國」一詞,是一個地名概念,不是國名,只是這個地區比較靠近當時的文化經濟中心。

當然,其他那些東南西北的蠻夷之邦,也是歸天子統治的(自認為),只是統治方式跟接近於奴隸的漢人不同而已。

這些個降虜漢人(PRCer)按時交稅納糧是他們買命錢,這是讓他們腦袋留在脖子上的前提條件,至於其他歸我統治(自認為)但比較野蠻不聽話的地方(Taiwan),可以用懷柔一點的方式,讓他們時不時來納個貢就好。

這聽起來是不是很像今天北京對台灣的那套統戰思維,這就是一國兩制跟台胞證這種東東的始祖,反映了東亞大陸統治者自古以來的中二病。

舉幾個例子,《戰國策》裡就說:

今韓、魏,中國之處,而天下之樞也。王若欲霸,必親中國而以為天下樞,以威楚、趙。

《春秋公羊傳》也說:

楚有王者則後服。無王者則先叛。夷狄也,而亟病中國(注:侵略中國之意)。

所以說,如果你穿越回去某朝代,稱呼皇帝老子為「中國皇帝陛下」,那你很可能會掉腦袋。因為在古代東亞窪地的天下體系裡,皇帝統治的疆界名義上是無邊無際的,他不能承認有跟他平起平坐的「他國皇帝」,如果你稱呼他「中國皇帝」,等於是默認還有其他「東西南北國皇帝」,屬於大逆不道。

所謂「中國皇帝」這一詞,如果對應今天的某國,你就等於稱習某人是「中國北京主席」或者是「中共北京總書記」,對應今天的台灣,等於稱呼小英是「中華台北總統」,或者是「台灣天龍國總統」。

除了馬娘娘應該沒什麼人喜歡這種稱號XD!

一直到什麼時候這種很中二的「天下體系」被徹底打碎呢?是在第二次英法聯軍攻陷北京,咸豐皇帝落跑去熱河以後,終於承認了西方國家跟大清是國與國的關係,成立臨時的外交機構,叫做「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以前這些外國的事本來歸「理藩院」管的,注意喔!他們是「藩」不是「國」,「藩」跟「省」只是一種管理方式的不同,類似今天PRC所謂的「特區」跟「自治區」。

把明明實際上是外交部的部門叫做「衙門」的意思,還是在貶低這些西方列強,暗示他們只跟地方行政部門平級,類似於今天的PRC有國台辦,ROC有陸委會。

那「支那」這個詞是從哪來的?其實是從古印度的大乘佛經譯文傳到唐朝跟日本的,在古印度文化中,「支那」帶有較多的褒義,這個詞本身在印度是「智慧」的意思,是一種尊稱。

《大唐西域記》中記載玄奘與戒日王的對話就有一段:

王曰:大唐國在何方,經途所亘,去斯遠近。』對曰:『當在東北數萬餘里,印度所謂摩訶至那是也。」「摩訶」的意思是「大」,「摩訶至那」就是「大至那」。

唐玄宗的詩《題梵書》如下:

「鶴立蛇形勢未休,五天文字鬼神愁。支那弟子無言語,穿耳胡僧笑點頭。」

《華嚴經音義》裡也說:

震旦國,或曰支那,亦曰真丹,此翻為思維。以其國人多所思慮,多所計作。故以為名,即今此漢國是也。」

《宋史.天竺國列傳》則有這麼一段:

太平興國七年,益州僧光遠至自天竺,以其王沒徙曩表來上。上令天竺僧施護譯雲:「近聞支那國內有大明王,至聖至明,威力自在。每慚薄幸,朝謁無由,遙望支那起居聖躬萬福。光遠來,蒙賜金剛吉祥無畏坐釋迦聖像袈裟一事,已披掛供養。伏願支那皇帝福慧圓滿,壽命延長,常為引導一切有情生死海中,渡諸沉溺。今以釋迦舍利附光遠上進。」

梁啟超的《戌戍政變記》裡面,也有這樣一段話:

我支那四千余年之大夢之喚醒,實自甲午戰敗,割台灣償二百兆以后始也。」

馮自由《革命逸史》有一段記述,講到一群革命黨人如何以「支那」一詞跟「大清」做切割,1902 年時,章太炎與馮自由等人在東京發起「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年紀念會」,這是清國留日學生運動中重要的歷史事件,當時日本一名警長問各人籍貫為清國何省人。章太炎回答:「余等皆支那人,非清國人。」警長大驚,問屬何階級:「士族乎?抑平民乎?」章太炎答曰:「遺民。」

由此可見章太炎等革命黨人不承認自己是大清的子民,而是以大明遺民自居,自稱自己為「支那人」,順帶一提,此人就是8792跟皇漢的祖師爺,以他漢學大師的身份,當然知道「支那」一詞的來歷出處,不可能以貶意詞自稱。

就連8792們的黨國父孫大砲,也寫過「支那保全分割合論」 以及他的《致日本首相大隈重信勸助中國革命函》,都多次用到支那一詞,請看下圖

不到幾年之後,辛亥革命爆發,這些個支那少年(梁啟超自號)發現他們本來想切割的對象大清國倒了,現在有了新名號叫做ROC,於是就開始罵日本人稱呼他們支那人是污辱,到1930年,國民政府明令拒絕接受使用支那來稱呼中國的日本公文書。

很多對漢文古籍理解不清的中國人,非要硬坳古籍裡的「中國」就是他們自古以來的國名,實際上東亞大陸這塊地方,自古以來就沒有國家,只有王朝,唐宋元明清那些個朝代,不是英格蘭與法蘭西這種「國家名稱」,而是都鐸、波旁、哈布斯堡、羅曼諾夫這種王朝名稱。

簡單地解釋下,國家名稱不會隨著統治者的變更而改變,而王朝才會,故而東亞大陸自古以來是有王朝而無國家,直到梁啟超他老人家發明了「中國」這個概念,然後東亞大陸這些個奴才,就開始天天自古以來了。

這裡引用下梁啟超《中國史序論》的一段,大家就明白他老人家是如何用心良苦地發明了 「中國」

第三節 中國史之命名

吾人所最慚愧者,莫如我國無國名之一事。尋常通稱,或曰諸夏,或曰漢人,或曰唐人,皆朝名也。外人所稱,或曰震旦,或曰支那,皆非我所自命之名也。以夏漢唐等名吾史,則戾尊重國民之宗旨,以震旦支那等名吾史,則失名從主人之公理。曰中國,曰中華,又未免自尊自大,貽譏旁觀。

雖然,以一姓之朝代而汙我國民,不可也。以外人之假定而誣我國民,猶之不可也。於三者俱失之中,萬無得已,仍用吾人口頭所習慣者,稱之曰中國史,雖稍驕泰,然民族之各自尊其國,今世界之通義耳,我同胞苟深察名實,亦未始非喚起精神之一法門也。

在此順便提一下,日本人一開始不喜歡叫ROC為「中國」,因為日本人也是漢字文化圈的,知道ROC用這個國號,本身就有占周邊國家口頭便宜的意味,也就是隱含著「內中華而外夷狄」的含意,而且日本本州島西南部也有一個「中國地區」(鳥取、島根、岡山、廣島、山口等5縣),容易與ROC這個國號混淆。

那最後就要來說說結論,為何從二十世紀以後,某國人就開始跟「支那」這個詞結仇,一聽日本人台灣人香港人用起這個詞,就好像自己祖墳被挖一樣玻璃心崩潰,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他們還在用「天下體系」自己騙自己。

其實不管是日本人稱呼他們「支那人」,還是台灣人叫他們「大陸人」,甚至香港人叫他們「內地人」或「強國人」,他們最後一定都會覺得有輕蔑意味,因為真正造成別人鄙視他們的原因,從來不是他們的稱呼,而是他們在國外的行為舉止,請看下圖。

各位讀者可以稍微想想,不管你叫他們「清國人」、「支那人」、「中國人」、「大陸人」、「內地人」、「強國人」,或者什麼都好,最後跟這些稱呼聯想到一起的集體行為,大多數不會給你留下什麼好印象。

也就是說,不管你怎麼稱呼,由於他們自己的不文明行為造成了別人的不良評價,即使人家用的只是中性稱呼,就像日本人一開始用的「支那」,最後他們聽到自己耳朵裡,也覺得是帶貶意的稱呼了。

當然某國死要人家叫他們「中國」的另一層原因就是,如果漢字文化圈裡有「中國」以外的稱呼,不就揭破了那些個中國自古以來如何如何的一堆鬼話嗎?

然而按照當下的趨勢,某國人今天覺得中性的「中國人」一詞,遲早也會變成貶意詞,就如同我們今天講的「8792」一樣,我現在就切身體會這種感覺,每次到了都是「華人」的場合裡,我最討厭聽到的罵人話就是:我們大家都是中國人

你才中國人,你全家都中國人!

你才中國人,你全家都中國人!

你才中國人,你全家都中國人!

所以台灣人應該怎麼稱呼某國呢?我覺得還是叫「中國」就好,只要某國人的行為不變(也不太可能變),不管怎麼稱呼某國,最後都會變成貶意詞,為了避免更多的名詞淪陷,我能想到最惡毒的話就是:

希望你們子子孫孫都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