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kantay Trek to Machu Picchu, Peru — 秘魯Salkantay五天四夜健行活動(1)

當我們決定去秘魯去馬丘比丘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報名通常需要六個月前預定的四天三夜印加古道健行。但又不想只是搭觀光火車到熱水鎮,隔天搭巴士直接進入馬丘比丘的兩天一夜行程,覺得花了那麼長時間的飛行,只是兩天一夜的去踩點打卡很沒意思,於是在網路上搜尋其他健行路線,出發前各自在忙碌生活中收到line的訊息,沒有太多考慮和選擇的情況下,發了OK的訊息給對方,就這樣報名了Salkantay五天四夜健行活動(Salkantay Trek to Machu Picchu)。

老實說,一直到出發前我都還只記得這是一個被標註是Difficult的路線,雖然有點猶豫不確定自己的體力、各項身體狀況是否能安全走完全程,原本想報名的同樣是Salkantay,但是四天三夜而且被標註是Moderate的行程。旅行社的人收到報名訊息後回了一句簡短的話:兩路線差異只在第三天晚上是直接搭巴士到熱水鎮還是再多走一個營地,那個營地非常漂亮,沒去很可惜。

因為這句話,兩個人就被沖昏頭,決定改參加五天四夜的困難路線。

Salkantay Trek to Machu Picchu 地圖,圖片來自Alpaca Expeditions網站

出發前一晚參加行前會之後回到Hostel,一夜難眠,因為隔天要早起,也因為去旅行社參加的行前會,完全把我拉回大學時代的登山社回憶裡。我們參加的是Alpaca Expeditions的行程,旅行社辦公室位在舊城區的一棟有天井的建築物二樓。我們坐在戶外天井的地方圍著小桌泡著coca tea聽領隊講解行程。天有涼意,大家穿的不是保暖層就是GORE-TEX。三間連排的小房間就是他們的辦公室,每間進出的人都充滿山的味道,帶著靦腆笑容,忙進忙出。門口上方都有一盞不那麼明亮卻也夠照明的燈,人臉沒有看的太清晰,大概還是抓的到那感覺。

我想起久遠以前的山社,進進出出的人大概也是那樣,黝黑的膚色、俐落的身手、穿著排汗衣、風衣、登山鞋⋯,山屋外ㄧ盞不太明亮的燈,夜晚怎樣都喜歡坐在山社外的大桌前或學校小圍牆上講話談事情、整理裝備⋯,覺得風涼涼的比較有山上的感覺吧!

隔天早上四點多,旅行社的人來hostel敲門,因為中巴進不來巷子,於是先接其他人之後再來接我們。一上車,大家已經坐定位,巴士最前面放著一堆行李和背包,我和蘇菲就坐在行李後的第一個座位,其他人早就找好位子安穩地補眠。

天未亮,我們就從庫斯科的舊城區出發,車子往城廓蜿蜒而上,越往高處道路越顛頗,街道狹窄,房子矮小甚至傾頹。原來離開庫斯科市中心越遠,才是真實的秘魯人民生活場景,原來我看見的庫斯科,是被裝飾完好的樣子,提供觀光客符合印象中的印加形象。

車子行經社區巷道,攤家的棚子卡到車頂,店老闆和行經的路人紛紛幫忙用竿子撐起棚子讓車子可以順利通行。

越往山裡走,曙光越出現,四周也看得越來越清楚。經過秘魯人的社區,經過較平緩的平原,平原上種著玉米等作物,蜿蜒再蜿蜒,一個轉彎,突然車前方看得見遠處的高山,山頂積雪的大山,直愣愣地矗立在路的前方,非常雄偉。突然的出現,讓我驚了一下,雖然只是大口吸氣,不小心驚動鄰座正在睡覺的蘇菲,他睜開眼看一下,然後問:你都沒睡嗎?

是的,從上車開始,雖然疲倦,雖然車上呼聲四起,但我一直醒著,看著天色從黑夜到黎明,從漂亮的庫斯科市區,經過住宅區、原野,來到看得見雪山的山路上,夜色已全部退去,清晨的光線更讓我捨不得闔眼,就這樣一個人醒著看這一路的景色變換。

車子一路沒停,清晨抵達檢查哨才讓大家下車短暫休息,之後又繼續往山裡開,過了檢查哨之後山路明顯變得較窄,沿途偶爾看見野牛在原野上,路上也有成群被人們趕上山的騾子隊伍,山路上的騾子隊伍,這畫面比前幾天剛抵達庫斯科、利馬,所見到的街道、城市更有衝擊,很直接的傳遞一個訊息-我正在南美的山裡!這是人生至今從未肉眼見過的新體驗,同車夥伴也覺得新奇和興奮,紛紛拿出手機狂拍。

登山口在Soraypampa,一個視野遼闊平坦的原野。領隊和隨行的porters幫大家下背包,夥伴各自做著伸展,此時工作人員以俐落的身手擺好桌椅、鋪上桌布,桌上擺著麵包、果醬、奶粉、巧克力、熱水、水果等食物,儼然就是高級的露營活動,有舒服的桌椅讓大家坐在大山之間吃早餐,然而,這只是接下來幾天奢侈的山中飲食的一小部分而已。

這團有兩個法國人、四個加拿大人、一個美國人、兩個澳洲人、兩個台灣人。如預期的,這幾位長手長腳的白人,腳程相當好,一開始走就往前衝。第一天,我們路程有15公里,雖然長度不是最遠,但是一直陡上,高度從3900公尺一路上到4600多公尺之後再下到3800公尺的Wayracmachay營地紮營。因為高度很高,走起來不是挺順的,走走停停,偶爾隊員或領隊會走在旁邊互相打氣,互相留意狀況,隨團也有協助搬運用品的騾子和馬一起上山,如果有人體力不支,還可以自費騎馬上山。雖然很喘,還不至於要騎馬,只是步履無法快起來。雖然高度很高,還好事前有準備丹木斯,不至於發生高山症的症狀。

一路上看著遠方的雪山行走,高度5–6000公尺以上的大山們環繞在四周,雄偉、壯闊,一路相陪。山路上沒有樹林,只有岩塊、短草和一叢叢的矮灌木。越往高處走,霧氣越重,氣溫越低。中午時分,我們走到一處營地,搭有幾頂帳篷,也遇到其他隊的人和騾子隊伍…,出發時原本走在後頭的工作人員,不知道何時悄悄超越我們,提前抵達營地,在帳篷內外穿梭,正在準備我們的午餐。又是一瞬間,被招呼進了其中一頂帳篷,蓬內已擺好一桌好菜,此時帳篷外飄著雨,雖然氣溫低,但見這一桌菜,都感到不可思議。大家齊聚在一起,蘇菲拿起相機要大家一起合照,稍微開啟了話題,暖意流動,趕走一身寒意,也趕走陰天裡對陌生山地產生的不安感。

補充午餐,也補充熱水,覺得又有體力和耐力,一行人繼續往更高處走。

一路上的山徑佈滿大小不一的岩塊,要踏穩步伐,也要看清楚每一步腳下的岩塊分佈,偶爾遇到騾子隊伍,前頭的人會向後頭的人喊:小心騾子!

挺著背包,暫停步伐,站在路邊,讓騾子隊伍先行而去。

終於抵達這段行程最高處Salkantay Pass,高度4630公尺,這輩子第一次來到超過4000公尺的高度,更不可思議的是所站之處面對的是Salkantay大山,高6215公尺。這不是喜馬拉雅等級了嗎?我無意追求高度,卻不經意地走了這一趟。Salkantay和它相鄰的群山頂被大霧籠罩,有一瞬間雲開霧散,看見山頂,大夥興奮的把握短暫的好天光紛紛跟大山合照。我們清楚看見山頂積著厚厚的白雪,那是冰河,此時山壁上出現一團白煙,是雪崩,冰河在我們面前崩落,雖然隔著河谷,轟隆聲響,依然驚人。

雪崩,隔著溪谷,仍可聽見轟隆巨響

我們在Salkantay Pass前合影,領隊帶領大家一起做簡單的祈福,讓大家各領一枚古柯糖,各檢一顆小石子,簡短祈禱儀式,讓小石子壓著古柯糖,像是給大山的獻禮,大家把手上的小石子們擺成愛心圖樣,然後手牽手一起祈禱,祈禱山神保佑山林,祈禱山神保佑大家,保佑大家最珍視的家人和朋友。

稍作停留之後,又繼續趕路,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下坡,山上的地貌從只有岩塊又回到逐漸出現短草、小灌木叢,一路上天氣都不好,霧氣重,陰天,但還好沒有下雪或下雨,只是一路下坡,走的很累。歇息次數變多,腳程差距越來越大,我們後面只剩兩三隻小貓跟領隊一前一後走著,最前面的其他人,早已看不見。

當我們踏在較平緩的原野上時,覺得這一片平坦苔原在天光好的時候應該很美,對面應該就是大雪山,可惜當我們抵達這片苔原的時候已經進入夜色,我們不得不從背包裡掏出頭燈,靠著些微燈光,晃著晃著的終於走到營地。營地入口是個小矮坡,早先抵達的一位夥伴好心的點著頭燈等在營地入口,迎接最後到來的我們。

依然,我們被伺候一桌好菜,但那一晚實在太疲倦,疲倦的連胃口都沒有,望著食物勉強吞兩口,但湧起的噁心感,卻讓我無法再坐在桌前,只跟領隊要了熱水就提早回帳篷休息。那營地,因為高度高、氣溫低,帳篷都搭在茅草棚子內,多一層茅草可以擋風,而領隊還幫每個人都準備毯子,希望第一天的疲累,別再因為低溫感冒而影響到後面的行程。那營地,騾子和馬被拴在四周,夜裡不時聽見動物的聲音,就像教官一樣,好像在巡視,要我們早點休息。還好,這一切準備妥當,獲得一夜好眠。

隔天睡醒才看清整個營地的樣貌,原來帳篷是這樣排列搭起,原來四周是這樣的群山環繞,原來營地平坦,腹地比我前一晚看不清楚時想像的還大很多。第二天早晨雖然霧氣仍重,因為休息夠了,胃口來了,被餵養好食物,背包上肩,又是個女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