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 你成功了! (09年書)

電視機前坐著兩位城中位高權重的男子, 其中一人眉頭深鎖, 本該繫在頸項上的領結早就鬆了下來. 另外一人蓄著厚厚的鬍子, 看起來像隻海獅. 電視新聞報導著09年5月35日的晚會, 當他們見到那塊”是是旦旦”的紙板在鏡頭前出現時, 心事重重的他們也不禁笑了起來.

“權, 你成功了!” 長著海獅般鬍子的那人道.

“嗯….” 另外的一人回答.

“你今次的確做得很出色, 全靠你在會上說出那種厚顏無恥而違背良心的說話, 才能讓大家在這種重要的時刻團結起來. 我知道, 你心裏一定很難受.”

“對, 違背良心真的很難受. 二十年前的光景還歷歷在目, 我竟然還要在眾目睽睽之下, 否認我參加過悼念的活動! 情何以堪, 情何以堪呀!!” 他頓了一頓. “不過, 看到今晚的盛況, 我肯定我的所做的沒有白費. 我不能做的, 我讓十幾萬人替我做了. ”

“當然, 你打從上任開始, 就打算埋沒人性, 當上大人的奴才. 只有這樣, 才能保住這個位子, 這個足以影響好幾百萬人的位子. 光靠外面那些泛泛的傢伙, 不可能動員十多萬人.”

“可不是嗎? 我們在教科書方面被逼得很緊, 上頭對教育很在意. 我們的下一輩壓根兒被洗腦了, 就和清朝的愚民政策沒兩樣. 要讓他們知道真相. 只有惹起大家的反感, 讓所有人自己站出來, 在學校以外把事實傳達開去. 幸好, 我這幾年苦心孤詣地破壞自己的形象, 才能得到現在的效果. 真沒想到, 當初我走馬上任時聲望會如此的高.”

“哈, 難怪即使被人駡你不該, 你也面不改容. 我想你還在暗自高興? 不過, 你能夠如此忍辱負重, 面對四面八方的壓力, 仍能完成薪火相傳這重大的使命, 你真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政治家. 可是, 你這樣就是犠牲了自己的形象, 真的沒關係嗎? 以後的路可難走了.”

“華, 我早就知道這個位子不好坐, 我也沒想過以後的路會容易走, 我只是盡力做好呢份工而已. 不瞞你, 要鼓動群眾不容易. 我現在的處境令我不能直接的鼓動群眾. 我只能當壞人那邊, 來個間接的方式. 反而我當了壞蛋, 卻連累你被人駡不該, 我真的過意不去.”

“不打緊, 我明白的. 看著你在議事堂上極力的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表情, 去講那番明知會引起公憤的話. 看了也覺得心酸. 對了, 明天別要對今晚的事作任何回應, 否則你辛苦建立的擦鞋仔形象就會給毀了.”

“我曉得, 這種事我做過無數次了.”

“今晚早點休息吧, 晚安.”

“嗯, 晚安.”


p.s. 這篇文是我09年6月在facebook 寫的,自己也不記得寫過。現在看回來,老曾竟不能安享晚年。當個港式擦鞋仔,也是如履薄冰啊。又,鬍鬚當年好像還沒有「品客」這稱號。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