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刘丽华最难忘的一个愚人节。

4月1日,刘丽华从新闻中得知,老家安新县将和雄县、容城一起,规划成雄安新区,这是继深圳经济特区、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而就在一个多月前,刘丽华刚刚卖掉了自己在安新的一套两居室,用来支付去年在北京买房欠下的外债。


对于土生土长的雄县人李振兴来说,什么智慧新城、绿色新城都不重要,他只关心年前卖掉的小产权能再要回来吗?村里什么时候能允许盖房?

而从4年前就开始看房,却迟迟没有出手的陈良峰,开始懊悔,这下是真的上不去车了……。

风声传来传去那么多年,怎么这次就成真了呢?

“你说,我要冒险违约一次吗?”

32岁的刘丽华大学毕业后就留在北京工作了,今年2月,她刚刚把安新一套两居室以69万元成功卖掉,为了支付去年在北京购买的一套商品房时所欠的外债。

那套两居室是2012年购买的现房,房子是父母去挑的,一套位于3层的小板楼,96平米。刘丽华果断付了38万元全款,“板楼、又是现房,心里踏实。之前保定有个楼盘,因为是期房,后来烂尾了,心里有阴影。”

在花了5万元装修后,她将房子出租了,一年租金1万元,而她在北京的房租一个月3500元。

雄安新区大热之后,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年度最悲催剧出台:雄县的同学为了结束北漂生活,经过多年奋斗加上借亲戚的钱卖掉老家的老宅,于3月26日付了北京商住房的首付。(3月26日北京商住实施“史上最严格”限购)

刘丽华很纠结,自己算不算最悲催的那一类?

在北京房价疯涨的2016年,她用安新的房做抵押,又到处筹钱付了北七家一套房子的首付,76平米成交230万元。“这些年我一直在北京看房,总以为涨差不多了,结果无数次地被教育。去年真的感觉不能再等了。”

目前,刘丽华这套北七家的房子估价约380万元,这让她感觉踏实和安慰。

在规划中,雄安新区称之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其中安新县坐拥“华北明珠”白洋淀,总面积738.6平方公里,在三个县中面积最大。

白洋淀距离安新县最近

这个清明,老家被一种空前的躁动笼罩着,四面八方的看房客都涌了过来,自己不到7000元/平卖掉的那套房子,邻居已经把单价提高到了3万。

但刘丽华也有点含糊,“这会不会只是一个概念?这么多年都没有发展起来,怎么发展?难道把大型企业都搬到雄安吗?即使企业都搬过来,还要重新建设办公楼,十年、八年能有初步规模就不错了。”

“不过现在几轮限购下来,北京的市场也冷清了,未来那套房也说不好能卖多少钱。”

“安新的房子虽然网签了,但还没过户呢,现在私下交易的价格都278万了?你说,我要不要冒险违约一次?”

原来一切都不是没预兆

刘丽华的房子之所以没有过户,是因为去年9月28日,安新县住建局房管所的一纸公告:因与不动产登记局进行房产电子信息整合,暂停房产过户与转移登记业务。

在雄县人李振兴看来,一切都不是没有预兆的。

2月份,一份“禁止村民盖楼房”的告示被贴在了各个村里,“3月份就彻底不让建了,有人拆了房子还没得及盖,现在还搭着棚住着。已开建的都被贴上了违建的条子。”

按照当地人的习惯,每年开春都是拆房盖房的时节,老李为了开春盖房,特意在年前把手里一套130平米的房子卖了,虽然在县城,但是小产权,总价35万元。“有这钱还不如回村里盖个四层楼房,跟儿子媳妇住一起。”

雄县属河北省保定市,面积524平方公里,人口61万人,以旅游、纸塑包装印刷等为支柱产业,GDP是三个县里最高的,2016年GDP为101.14亿元,但“开车20分钟就能绕城一圈儿”。这也是一个小产权房盛行的县城,购房者多为北京、天津、保定周边等投资者,均价年前都在4000元/平米内。知名小产权房包括“民族家园”、“红西楼幸福家园”、“丽村温泉庄园”等,而证件齐全的“大产权房”价格在8000元/平米。

“其实一直有传闻,之前是说要成立一个比保定级别还高的’白洋淀市’,传了不知多少年,可还不是一直这个样?谁知道这次就成真的了呢?”老李直拍大腿。

老房子没了,新房子又不让盖了,“儿子媳妇嘴上不说,心里肯定犯嘀咕了,那能有什么办法呢。”

又像是一种试探,“没有过户能违约吗?我能再买回来吗?”李振兴话音刚落,就招来旁人耻笑:“都交完钱了,谁给你谁傻”。

但老李觉得,政策得有放开的那一天,在大家都等着发财的千年一遇里,“我真的会这么点背吗?”

售楼处前仍然有很多人在围观

“这次彻底追不上了”

“早知道就好了,可哪有那么多’早知道’”,年轻的陈良峰觉得自己这次是彻底追不上了。

容城是一个有着40年服装产业历史的小县城,高速公路、县城小道上,鞋服厂的广告牌目不暇接。2006年,容城被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和中国服装协会评定为“中国男装名城”和全国纺织产业集群试点。陈良峰就在县城的一家服装加工厂上班,收入3000元/月。

2013年,领秀城开盘时,价格在2500元/平米左右,首付20%也就几万块,“但买房子干什么呢?我又没结婚?”

2015年,项目售价3300元/平米左右,“有点买不起了。”

更大的变化从去年开始,小县城突然有更多外地买房人涌入,随后,楼盘被勒令停工、过户冻结、户籍冻结……一系列新规带来的传闻和神秘感开始充斥着这座破旧的小城,房价,也随之一步步涨起来。

去年4月,房价已经到了4000元/平米,“我第一次有点慌了,想努力凑钱买,可售楼中心一个人都没有,二手房除非有熟人,而且大部分小区要全款,买了也不能办理手续。”

“现在就更别想了,消息一出,房价直奔两三万,我这种小老百姓,没买房子,就算是国家新区又能怎么样呢?”

就算是买了房的,就一定抓到机会了吗?

就在清明期间,网传雄安新区未来或将启用新的房地产试行方案:新区将不允许配建商品房,试行以公租房、廉租房为主的建设模式,没有固定住宅用地。原住民将经由政府回收,改建,疏散至其他区域,新区内完全杜绝固定居住用地批建。这里将成为一个无限活力的年轻城市,成为一个万众聚集租赁型新都。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名字均为化名。)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Wordpress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老雅痞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