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横山

今年年初,业内就有传言:点融网和夸客金融将合并。

一本财经向两家公司的公关负责人求证,双方的回复,均是“合并不属实”。

尽管公关对此否认,但多位知情人透露,合并属实。而员工为了争取更多的利益,已“暗流涌动”。

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合并大潮,终于要席卷爆发了吗?

1、传言落地?

点融网一位客户经理陈玮(化名)称,3月10日,在位于上海的点融网会议室里,销售部门在会议上宣布,4月,点融网和夸客金融会正式合并。

“会上还让大家尽快冲业绩,3月份哪边部门的业绩好,合并后该部门领导就有领导权”,陈玮称,尽管合并的消息还没对外公开,但点融和夸客内部,已然开始了利益之争。

一切早有风声。

媒体上最早出现关于两者合并的消息,是在2016年8月。随即被双方否认。

但这之后,陈玮所在的点融网微信群里,领导却告诉他们,“不让对外宣传点融和夸客合并的事情。”

因为点融网和夸客金融的办公地址,都在上海某产业园中,“隔了只有100米”,陈玮说,双方甚至开始交叉办公。

尽管双方对消息严防死守,“但事儿已在上海圈子里传开了”,陈玮称。

一本财经从多位知情者处得知,“合并消息属实”。

4月7日,一本财经记者以客户的身份向点融网销售人员咨询。付姓员工在介绍业务时说,“点融和夸客已合并,两端的数据都并到一起了。”

如果点融网和夸客金融的合并属实,那注定要成为网贷历史上一个标志性事件。

点融网作为Lending Club联合创始人苏海德在中国创业的项目,“创始团队的优势是产品和技术,其他方面的优势不那么明显”,陈玮分析。

“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缺什么买什么。所以,成立4年的点融网,曾从其他公司挖了一些销售人才”,陈玮告诉一本财经。

3月20日,点融网和夸客金融宣布,双方将进行战略合作,共建点融夸客信贷工场。在夸客金融的官网上,还能看到宣传页。

夸客金融官网上,双方合作的宣传页面

从双方发出的新闻稿来看,信贷工场的推出是基于监管规范下,金融科技将成为平台发展的核心竞争力这一趋势。

而此次信贷工场的基础,是夸客的风控和反欺诈技术。

点融网CEO苏海德谈及这次合作时表示:“郭震洲博士与夸客金融团队在风险管理与Fintech结合方面都走在创新的前列。”

从一本财经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双方合并的原因,恐怕是“进行互补”。

2、合并潮爆发?

在点融网和夸客金融合并传闻后,业内再次传出“网贷合并潮到来”的呼声。

这样的推测,也是情有可原。

去年开始,网贷进入洗牌期,行业迅速降温。

2015年1月,网贷新增平台数一度冲上顶峰,达到189家。而2017年2月,新增网贷平台数首次为零。行业拐点已然出现。

业内不少人士认为,度过洗牌浩劫的办法,就是“抱团取暖”。

多赢金融相关负责人曾说:“加速洗牌阶段,平台想要生存,必须强强联合、优势互补,走精细化运作之路。”

因此,才有了“强强联合”、“大鱼吃小鱼”的逻辑 — — 只有如此,才能在洗牌期幸存。

然而,真实情况确实如此吗?

其实,在点融网与夸客金融合并之前,行业也曾发生过两次较大平台的合并。

2015年10月,团贷网控股融金所;2016年11月,多赢金融与骑士贷宣布合并。

去年9月底,媒体有消息称,团贷网控股了融金所。

团贷网的CEO唐军对媒体表示:“我们看好的是,融金所团队的业务水平和资产端的实力。融金所有40多家分公司,营业网点遍布全国,这些线下资产是我们最看重的。”

也就是说,商业布局上,团贷网是看重了融金所的线下资产端。

而多赢金融与骑士贷的合并,和前一案例,也有着某种相似性。

多赢金融相关负责人在合并时曾对媒体表示:“此次选择骑士贷平台作为战略合并对象,看重的是其股东在多个行业布局的产业资源优势及强大的资产端优势。”

而回头再反观点融网和夸客金融的合并传闻,夸客金融官网显示,其已在48个城市设立了“网点”,资产端优势明显。

某种意义上,双方的“结合”,也是为了打造线上理财和线下资产的闭环。

可以看出,表面上,大家都在强调“优势互补”,强强联合。而背后的核心逻辑,恐怕都源于互联网金融的“资产荒”。

实际上,除了这三起案例外,所谓的“大鱼吃小鱼”或“贪吃蛇”游戏,并没有在网贷圈集中爆发 — — 大家多次预测的“合并潮”,并没有如期而至。

3、路还很长

实际上,单纯的合并,在互联网金融圈意义不大。

不论是滴滴和快的的合并,还是赶集与58同城的结盟,某种意义上,都是“客户的合并” — — 大家激烈抢夺的,都是同一批用户,烧钱恶战,不如索性拉手一起赚钱。

“实际上,中国出现的合并很少有一加一大于二的,主要目的是消除竞争”,早期投资了宜信、京东金融和融360的知名投资人周炜称。

而金融领域的合并,最大的收益是规模扩张,提高估值,从而更好地融资或上市。

“单纯两个理财端的平台之间发生合并,意义并不大”,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朱明春称,在行业中,大家对理财用户的抢夺没有那么激烈,反而缺的是优质资产。

今年春节后,资产荒更是成为整个行业的难题。

根据网贷之家数据,节后7天,行业前15平台里,12家P2P平台满标时间与1月份相比出现不同程度缩减。其中,拍拍贷缩幅最大,减少了620分钟。

最为夸张的是,有些小平台的满标时间仅为0.04分钟,堪称“秒光”。

“定了闹钟都抢不到,大家都不睡觉的吗?”很多用户在论坛上抱怨,也折射了好资产奇缺的现状。

3年前,网贷行业刚兴起时,大家对资金端还是资产端重要地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当时大部分人的答案,是流量和资金端。

而时间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好的、稳定的资产,才是强大竞争力 — — 抢夺资产,成为终极战役。

这也是合并潮姗姗来迟的核心原因,大家想得到的东西都太稀缺,实在没有几家符合标准。

而另一方面,金融平台的磨合,太过艰难。

周炜告诉一本财经,互金平台合并,除非双方在用户群有巨大差异,也不在同一领域竞争,不然合并的消耗、摩擦成本都是巨大的,“作为投资人不会主动去推动”。

此时,网贷行业陷入了某种孤境之中。合并潮迟迟未来,曾经上市公司大规模的“收购潮”,也成为过去。

在互联网金融最为火热的时候,大批上市公司收购网贷平台。而洗牌期之后,又开始了集体的“抛售”和“剥离”。

比如在2016年10月10日,上市公司盛达矿业公告称,拟以3060万元全部转让持有的两家P2P公司各5%的股权,这意味着,盛达矿业与网贷“相恋”仅一年多后即分手。

曾经的香饽饽,如今却变成了烫手山芋 — — 资本市场,就是如此冷血。

如此冰冷的市场现状,也意味着,行业内的玩家只能自行消化,很难寄希望于外围的增援。

合并不多,收购寥寥,行业的前路,如此艰难吗?好在是,洗牌不会让所有的玩家都被“大浪淘沙”。

即便洗牌,行业也不会只剩下一两个玩家争霸天下。朱明春举例称,网贷行业最大的平台陆金所,目前所占市场份额也不过10%。

在金融行业,鲜少存在寡头经济。当然,支付行业除外。

第一是国家不允许,一家公司控制经济命脉,这还了得。

另一方面,人们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风险喜好也千差万别,加上很多场景不同,很难有一家公司能满足人们所有的金融需求。

所以,这决定了互联网金融洗牌之后,依然会是百家争鸣。

洗牌寒冬期,P2P平台不论是抱团取暖,还是孤军奋战,都是为了在终极一役时,还有搏击的资本和能力。

观察一个行业在冷静和理性期之后的突围和求生,有太多标本性的意义。

“现在只是开始,路还很长。”朱明春说,我们离行业的最终格局大戏,恐怕还有一段距离。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Wordpress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老雅痞’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