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DeepMind的AlphaGo击败了人类近十年来最伟大的围棋选手,但这家被Google收购的人工智能公司的CEO Mustafa Suleyman仍然认为,人类距离实现通用AI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Suleyman是在英国伦敦举行的Disrupt London大会上做出这番表示的。大概还需要多久呢?Suleyman认为可能还需要几十年。而一旦一件事情需要20年或者几十年才能实现的话,往往意味着是无法确切衡量的,所以在至此之前DeepMind的关注点仍然会放在特定问题上 — — 尽管公司创立的初衷是因为“我们的复杂社会问题愈发陷入了困境,”而DeepMind的目标是“解决智能并世界更美好。”


那通用AI会不会像科幻电影里面的样子呢?“说到想象未来的样子,很多想象很有趣有很娱乐性,但跟我们正在开发的系统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我没法想出来有哪一部电影会让我想到:是的,AI看起来就是这样的。”


尽管人类距离通用AI或者所谓的奇点尚需时日,但是已经有人呼吁需要早日探讨AI伦理以及人类与AI的关系了。这方面纽约客的一篇长文就从人类与动物的关系展开了有益的探讨

Suleyman还被问到了会不会把人类自身的缺陷传递给机器学习算法的问题。这个问题显然是针对了美国大选中社交媒体算法传播假新闻的问题。Suleyman回答说:

我对这些事是这么考虑的,那就是我们注定要把我们的偏见和判断投射到我们的技术系统上。如果我们作为设计师和技术专家不去有意识地考虑如何开发那些系统的话,那我们就会不自觉地把同样的偏见引入到系统里面。

Suleyman还谈到了DeepMind在健康方面的工作。目前该公司正在与英国国民健康服务(NHS)合作一个项目,进行急性肾衰竭的早期检测工作。但有批评人士指出双方的协作并不止披露的范围。此外,DeepMind还在与摩菲眼科医院合作,寻求利用该医院的眼球扫描资料更好更快的诊断眼疾。批评者质疑,DeepMInd跟Google的关系可能会导致病人的信任问题。不过NHS基本上使用的是自己的算法,而DeepMind则主要聚焦在前端应用上。Suleyman解释说这主要是因为双方的合作才开始1年,还没到展开进一步协作的地步。而且公司的合作时有协议在身的,可以确保院方才能拥有数据。并且DeepMind愿意尽可能向第三方审计者保持透明度。

此外,DeepMind还在会上宣布成立了DeepMind Lab,这是一个3D游戏式的AI平台,是专门针对基于代理的AI研究而设立的。DeepMind内部此前已经在使用该平台(原名叫做Labyrinth),现在正式把它开放出来供所有AI研究者使用。未来数日将会在GitHub上将代码和游戏环境的若干地图开源出来。

本文参考了多个信息来源:www.bloomberg.comhttp://ift.tt/lZ4kEL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Wordpress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老雅痞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