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工作上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Philip Sajet的這篇訪談文章,講述關於他對於生活中ㄧ切事物的看法,如此全面性貼近藝術家的生活,滿值得看看。

我們挑出幾個問題,有些借鏡,有些可以思考。不ㄧ樣的思考體現出他作品的特色,多元且充滿活力,也難怪作品總是能夠吸引著我們的目光。

當表象的美感無法透過深度的對話給予表達,作品張力就會減弱,地確充滿力量的作品是需要全身投入並專注對待。

還沒看過Philip作品的朋友,有機會到泰順張張,有些雖然已被收藏,但總是會有新的等待大家。

文章節錄:
可以請您自我介紹一下嗎?

我叫 Philip Sajet,從事珠寶設計。珠寶設計這一行可以算是一個非常表面功夫又虛榮的產業!
我想要了解所有的事物,世上發生的一切,包括自然、政治和藝術,我都非常好奇。我喜歡追蹤事物,而且向來都被表面的事物所吸引,像是「美」和「虛榮」,這一點連我自己都覺得驚訝。把這兩項矛盾的元素結合在一起,花了我非常多的時間,我也曾經覺得非常迷惘。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日文的書寫是由三種不同的符號所組成的,三種不同的符號可以共同建立出一套語言系統。那時候我就明白,原來相反的事物是可以和平共存的。「表面」是通往「深度」的第一步,也是最後一步。沒有了「表面」,我們什麼都不是。人和自身身體關係中,重要的角色。

-

您會如何定義自己的「創作世界」 (creative universe)?

這個答案可以非常廣。
我認為有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智慧形塑了微觀世界 (microcosm) 和宏觀世界 (macrocosm)。如果只是透過達爾文的理論來了解世界,是行不通的。人不過也就是宇宙的一部分罷了。我認為我之所以從事創作,是因為這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當我在腦海中想像世界上最美的事物時,我看到的是一座花園,裡頭有樹木、鳥、草和雲,全都由白金、鉑、寶石和鑽石製成。我想像自己漫步在珠寶打造的天堂中。我的世界就是以此為基礎而成形的。

-

您的背景是什麼?您是如何決定要開始製作珠寶的?

我以前學的是社工,曾經在監獄工作過一陣子,但後來被開除了。那時候我 26 歲,我覺得我並不想做這份工作。我開始設計珠寶的時間很晚,到 24 歲才開始。那時候我在做一些小型的雕塑,明明花了好幾個小時,但卻覺得只過了五分鐘,完全沒有注意到時間的流逝。我一直以為我沒有天分,一直到很後來我才發現,有些事情正在靜靜地改變中。
1977 年,我開始學習珠寶設計。我是全校唯一個朝九晚五的學生。我 1981 年畢業。1985 年,那時候我因為很容易就會覺得無聊,所以同時在做不同的東西,風格於是沒有一致性,作品因此沒有被接受。Paul Derrez 創立的 Ra Gallery 藝廊,就對我的作品不感興趣。Ra Gallery 藝廊和當時慕尼黑的 Cada 藝廊及倫敦的 Electrum藝廊,代理了所有當代珠寶設計的作品。在那個年代,幾乎沒有什麼珠寶作品,現在,珠寶設計這一行已經是一個非常活躍的領域。當年的我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天分,但能夠做到忘了時間,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彷彿置身天堂一般,我對時間再也不會感到焦慮了。那時候,我做了兩個決定:我要擁有自己的人生,而且我要弄清楚,到底是我的作品有問題,還是這個產業鏈有問題。
我開始仿製希臘、羅馬和荷蘭的古錢幣。我自己切割,然後用骰子做出錢幣上的圖案。我帶這些錢幣到銀行,問他們有什麼想法,但沒有告訴他們這些是 1532 年的荷蘭錢幣。

他們說,我的錢幣看起來很有意思,他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錢幣,他們願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