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比寫意婷

二O一六年,菲比因為淑麟的邀約,開始投入她所策辦的「Serendipity 國際當代首飾巡迴展」籌備工作,在撰寫展覽文字與藝術家側寫的過程中,透過淑麟開始隔空認識這些創作者,隨著展期的開展,對他們的認識逐漸落實在真實世界之中。其中一位以神乎其技手法使用琺瑯的創作者──王意婷,除了作品本身讓菲比大大驚艷之外,她本人也是一位奇妙的混合體(遊蕩在中、乾、油性三棲狀態,相對卻又和平共存的腦部結構),因此菲比開始寫意婷,途中或寫,或意,也或停。經由閱讀她的作品與創作生命,大大地鼓勵菲比,讓我學習享受世界所給予我的一切(包含那些使我感到愉悅,以及另一些還好的人事物)。

I-Ting Wang Memory of Senses#3 攝影:陳若軒 / Photographer : RoHusan Chen

I-Ting Wang Memory of Senses#2

她,是一名詩人,總在指尖想像我們,在她的眼下與心底希望與信念,因相惜而倍展。

她,是一名採集者,在旅途中與我相遇,摘下收起,並在某個時刻重現我最初的容顏。

在當下

相遇,並非偶然。她知道早春的序曲是由蒲公英領頭啟奏,果實成熟後頭狀花序,化為軟白絨球,風起,白傘起飛;光滑革質的綠葉,鮮黃如蟬蛹的花蕾,她的整個夏天有軟枝黃蟬跨季相伴;秋夜,月桂以縷縷幽香,流連在她軟軟的夢中;紅褪香歇的冬季,苔蘚與地衣姍柵來遲地大放異彩。作為一名採集者,她明白有限的輪廓只是外顯形體存在的證明,但外形以外的他方樂土,則有待她自身的生命使之激活擴增。

相遇,時而必然。環形的世界,令人在錯身而過後,還能再次相遇。身為一名旅人,她默許並認同世界的運行定則,而在與私我連線後,一切的行為與動作,她願順變而轉,順勢而安。在長程旅途後,她來到一處安身地,看見一整整天際的星星,她就帶著笑,收起,睡下。

I-Ting Wang

在島上

隨著腦內波潮,她即將遇見一座島嶼,不遠也不近地就在她力量所及的海里處。選定錨落點後,她小心翼翼地在頂流狀態下駛近錨位,並在移動的慣性中拋出心上的錨,就此登島。島上風光交錯著她身體實際到訪之地,與想像曾遠走之處,那些影像在她的肉眼與心眼折射出的各異視角中,如萬花筒般持續,並慷慨地多元成像。

原來,這座落在消失地平線上的海島,既是她形體的終點,亦是她想像的起點。記憶在此回溯,未知的冒險躍然眼前,她的過去與未來在航程中並行合作,劃開現時。

I-Ting Wang

I-Ting Wang

I-Ting Wang

在之後

她躍身抓住那片靈光,小心地捧在手心,試圖用一種相對寬容的方式,重新說起那段旅程,故事中的事物似曾相識,聽故事的人似乎也曾與它們相遇,他們心湖裡的漣漪如今漸已撫平,但她卻用一顆充滿憐惜的美心,喚醒記憶中火彩光耀的每個當下,它們外在的質地與內在的秩序,在她手中逐漸還魂。旅程中,她是個容器,使我得以進入,成為內容;旅途後,她是個研缽,把自己加入,與我細細磨合。自此,她與我的過去以及未來,在她所說的故事中,攜手同行,繼續啟程。

真實的事物與我們可以看到(或感覺到)的事物,有時候會在某個確定無疑的點上相遇。這個巧合一致的相遇點是雙方面的:你知道並認定你看到的東西,同時,被你看到的東西也同樣認定你。有那麼一瞬間,你發現自己就站在創世紀第一章上帝所在的那個位置。

〈白鳥〉《觀看的視界》約翰.伯格

「移動之錨」展覽現場

移動之錨

2017/03/14~2017/04/20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有章藝術博物館

參展藝術家|鄧肯‧蒙弗、裘安‧蒲梅爾、王意婷、盧易之、李英嘉

客座策展人|高千惠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