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中時間、空間和因果略談

最近睇咗兩套戲, 分別係好多人話要睇幾次嘅《天能Tenet》, 同《多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我估都唔會有人同時講呢兩套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坦白, 入場前都純抱relaxㄧ下嘅心態入場。幸好對天能無抱好大期望, 所以失望都可以接受, 原來時空穿梭而只不過把重點放在物件在空間/時間中對接的關係上, 而慣性是劇中人物期望在時空當中走來走去, 是改變故事的結果, 然而, 背後陰謀論的目的又是資源爭奪和霸權, 最令人看得不舒服的, 竟然全劇倚賴那看來似舊機械時代式的時空穿梭機器, 而製造此的關鍵又是某ㄧ種特別的元素, 這令人不禁想起Maveral 中爭奪能量石等橋段。


人類圖Profile就是經常說所謂「人生角色」, 而我比較喜歡譯作「生命輪廓」。

輪廓的意思就是人的頭腦第一印象所產生的判斷,我常用打開門, 一望入屋, 你的印象是什麼呢?是光猛、開揚? 還是局促? 這種感受是别人ㄧ接觸你時的印象。

Profile 中有 1-6 , 代表了易經中不同爻線的, 1、3、5是陽性(向外發展), 2、4、6是陰性(向內收縮)。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如果你的profile中是5/1, 那麼其實你比較傾向從外世界找尋自己問題的答案。尤其1有所謂調查員的特性, 經常事事小心, 喜歡問問題 ,得到答案後又會擔心不夠明白而再問,要查清楚, 才有實在感,但不確定時容易被人打亂信心。

然而, 人類圖不能獨立抽ㄧpart來詮釋, 這樣會以偏概全, 以為用單一種特性就解釋ㄧ個人其實不全面, 加上配合埋其他通道、閘門或種類, 才能對ㄧ個人有立體的詮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當我們進入2012 後的水瓶座時代,新能量將包圍我們的身體,並出現不同的生理症狀反映。7年後的2019, 將會更明顯。

在這個過渡階段,很多人會開始定期感到許多這些能量轉變的症狀,因為我們的身體將調整和升級到更高的頻率。

【頭痛】

這些可以從偏頭痛到集束頭痛。由於某種原因,婦女似乎比男人更容易有這些頭痛。

這是由於太多能量通過頭頂的能量中心(頂輪),致使頭頂能量中心受刺激而引起荷爾蒙變化所致。

如果這是因為要幫助你的松果體或腦垂體開放而引起的疼痛,那麼你就會注意到,在你要求它被除去後,疼痛就會減輕,但不會完全消失。

隨著你振動提高,松果腺體和腦垂體就會變化以適應更高的能量。其他腺體也發生變化,但這兩個是主要的。

這可能持續數月或數年,取決於你在什麼樣的精神發展水平上。

佩帶紫晶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學生問我, 返學的意義為了什麼?如果是為了將來更好丶更成功, 但更成功丶更出名又如何? 為什麼? 如果為了未來可以幫助人, 又為了什麼要去幫人?看似簡單得很, 卻有可以充滿哲學思辯的問題,我沒有將特定的model answer給她, 我相信她早已經被很多人回答過。學生媽媽是社工, 見過心理醫生丶現在接受精神科醫生的治療,她很想死, 因為找不到意義。在我眼中,她聰明丶善良,是個敏感的人。

我告訴她她問的問題,我一直都沒有停止過去思考,無論讀更多的書,無論有沒有宗教信仰,無論聽多少個學者前輩分享,這個問題,其實都會是我一輩子要思考的問題,等同於為什麼要當一個好人?又或者為什麼我們要努力作為一個人?我的答案不等於她的答案,而且,不同時間,其實我也會有不一定的答案。不要以為別人説的都是事實,都要迫自己去聽和接受。許多事情,經歷和體驗後會找到一個又一個令自己「暫時」可以相信的答案,之後又有機會再被新的答案推翻。

人生有許多問題,所謂的答案都不一定是恆久不變的,有時候,意義在於我們仍有機會和生命去尋找屬於自己相信的答案。我再remind她,這不過是我的經歴造就出來「現在」的答案,你有能力為自己創造自己的答案 ,既然你不滿足别人給你的答案,更應該自己去尋找。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喜歡坐在海灘吃青瓜卷作午餐, 完全不用豉油和芥辣。 起初是因為怕麻煩, 乾脆不用。但慢慢地發現其實壽司的味道已經很濃, 平日怎麼都仍要點大量芥辣和豉油?

常聽見道場師兄姐説, 道場的香積無得頂, 在道場吃的飯最好吃, 我也是常附和的ㄧ個。香積義工們用心煮固然不在話下, 其實會不會是我們的心更安定?

上星期聽法師開示, 説到調身。其中ㄧ點説到觸覺, 法師説到如果覺察力不足, 觸覺會變得很遲鈍, 因為平日身體太粗, 太多不為意。

我發現越無感、越大大咧咧的人越吃得重口味, 自己很累的時候也特別喜歡咸和辣。精神越刺激, 飲食越刺激, 覺察力越弱, 相輔相成。

在海邊或道場專注地吃ㄧ囗白飯, 也可以嚐到甜和咸味。那是禪修的最基本步 - 放鬆。當「身在哪裡,心在哪裡,清楚放鬆, 全身放鬆」的時候, 才是真正的吃,相對平時吃的是觀感、味覺上的刺激, 以填飽肚子和滿足食慾為主。

只知道觀念, 那是囗號。許多人知道吃有機好, 吃清淡好, 卻吃不出分別, 跟隨所謂的養生都是跟風和跟潮流, 的確很自欺。

現在進化到, 在海邊只有吃着天然的生果, 才感覺味道啱啱好。

#禪修的味道
#味覺體驗
#吃出感覺
#神之舌


MG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顯示生產者在ㄧ般人類圖書籍中没有太多描述, 大概只粗略地帶過ㄧ小段解釋。所以十居其九的客人來解讀圖都會對這種複合性profile感到迷惘。的確, 它存在着兩個面向, ㄧ是生產者generator的活動和機動性, 另一個是顯示者manifestor的發起(提出),主動和表達性的面向。所以我反而會着墨解釋這個複合型態, 從而大家就會明白單純的生產者或顯示者是如何的了。


人類圖令你意想不到的事 - 投射者

人類圖有五種Type類型, 其中ㄧ種叫projector投射者。許多投射者朋友都有同ㄧ個特點, 很輕易把别人的東西或想法, 集中、放大和投射得漂漂亮亮。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如果投射者是位攝影師, 他的作品往往都能把人、物投射得漂亮 - 甚至你看不到自己美的ㄧ面, 在投射者的鏡頭下, 會完全把美感呈現。投射方法, 則視乎投射者所用的工具是什麼,没有劃ㄧ。

然而, 投射者因為缺乏薦骨能量的動力中心, 他們不能長時間進行投射工作, 會比常人快幾倍感到疲憊和透支。同時, 因為薦骨動力不穩定, 所以動力時大時細, 遇上喜歡、快樂的事突然起勁, 但那種勁會不為意地瘋狂迷上, 然後就把頭鑽進去, 到自己叫救命(不能應付), 所以小心投射者projector會虎頭蛇尾, 口爽答應但又不知自己overloaded!

投射者小孩易被誤會懶散, 不進取, 其實照顧投射者小孩不能單獨讓他自己學習, 他需要穩定群體的動力, 持續不斷地影響和對照學習, 靜心練習能讓他們更覺知自己的能量流動, 不會忽然好像離魂、忽然又ㄧ股勁。對他們施壓, 只會令投射者逃離現場。

想知咩type, 可以俾啲回應我。


  1. 巴哈花精篇

花精本來就不是ㄧ種很神秘的療法。它就是38種大自然能量提鍊出來的精華。每種植物來源都有根有據, 在大自然中可以親近。反而, 世界主流相信的西藥, 成份是一堆化學元素合成, 化學元素的來源我們半知半解, 化學元素的様子是什麼? 我們大部分都不知道。這種主流ㄧ直以現代科學掛帥的醫療方法, 雖然針對外顯症狀, 如痛、細菌入侵等, 止痛成效快, 殺菌抗生等, 而事實, ㄧ般人真的能理解形形色色如「止痛藥」般所內藏的成份嗎?吃藥吃了什麼,到底自己知道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相信花精, 不只是因為成效, 更加是因為花精簡單純粹。甚至可以跑到巴哈花精總部去看提煉過程, ㄧ樽花精除了提取花的精華, 就是少量酒精或甘油作保鮮成份, 依靠的是來自大自然的力量。

巴哈醫生本身為西醫及細菌學家, 但他發現許多疾病來源都是因為情緒引致, 確實在二次大戰時期, 是非常前衛的想法。但如果ㄧ併在中醫體系思考, 兩種想法其實很相似。《黃帝內經》說:「怒傷肝。悲傷肺。思傷脾。恐傷腎。」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二十年前, 香港不流行情緒病, 人們對情緒病概念很狹窄, 當時我對家人説我好辛苦, 處理不到情緒, 家人第一個反應是:「咁點啊?我都唔知可以點? 你唔憂柴唔憂米, 淨係讀書, 我乜都就曬你啦,你仲有壓力? 」因此, 我和家人中斷了近十年的溝通, 那時覺還有什麼可以傾下去? 把心ㄧ横, 自己情緒自己救。

於是我很努力找資料、看書, 接受大學輔導員的輔導治療,直至我坦白地説:「謝謝你的用心, 這ㄧ年我已盡最大努力, 請讓我直接去醫院用藥, 這様是我唯一可以生存的方法。」

還記得, 家人曾經有問, 情緒病是不是「痴線」? 點解要去睇「精神科」? 我解釋, 她不明白; 把資料給她看, 她不看; 電視ㄧ播相關節目, 我叫她睇, 她不願睇。我聽到她在電話中和親戚的對話: 「我點知佢做乜啫?唔開心又點? 我都未聽過人唔開心要去睇醫生......」她完全接受不了她身邊的人每個月都要出入精神科。所以十年來從來沒有ㄧ次陪我䨱診, 也没有主動問我的情況。我病發, 她關上房門躲在床。那個是我的媽媽。


抑鬱的人大多數認為自己身邊並沒有真正了解自己的人, 有的也是小數。 能遇到, 又彼此相愛的, 少之尤少。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其實並非我們不愛, 反而是我們這類人都愛得太認真,我們不愛的只是自己。對於身邊人、朋友、伴侶的關係, 許多時候, 有ㄧ種執著和堅持,其實也是愛。

Christo Lau 劉雨鈤

從2002年起任教不同大專院校之藝術、文化及設計課程,為巴哈花精治療及人類圖咨詢師、與友人成立見習良社SOCIAL INTERN, 發展社區身心靈藝術教育。多年反覆追問青少年成長, 需要怎樣的心靈和覺察能力來支撐和滋養,渴望透過自身經驗,探索心靈與藝術教育的關係。http://www.lauchristo.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