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普京到九西補選

先說明,沒有證據顯示普京有干預過香港的立法會選舉。起這條題,不是說普京這個人,而是說他成功示範的干預選舉方式。

早陣子有單我覺得很重要的新聞,不肯定香港的傳媒有沒有關注到,就是美國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發表有關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總統大選的報告,詳細紀錄俄羅斯官方如何通過打網戰讓特朗普當上美國總統。先說明一下,我知道香港很多特朗普粉絲,畢竟一個壞的鐘每天也會準兩次,特朗普再糟糕也會做到一些我們外人看起來好像很棒的事⋯⋯但這兒不是說他本身,而是說美國的立國之本:民主選舉制度本身如何被俄羅斯所利用和破壞。而寫這個報告的參議院,無論中期選舉前後都是共和黨佔多數,所以絕對不能說這份報告只不過是敵對政黨報復而不屑一顧。

想說這報告,因為我發現這份報告提到的策略,和近年在香港選舉時看到的網絡動員竟有驚人的相似。

這份報告說了些什麼呢?首先,俄羅斯官方的干預有清楚目的:要協助特朗普當選。干預的手法,一方面是要激發保守派的熱情,但更重要的,是要壓低開明派的投票意欲。美國民主黨的支持者的投票慣性比較低,不是每一屆都會投票,往往要候選人很有魅力才會有投票意欲;所以要打激民主黨的選情,煽動民主黨支持者之間的矛盾,讓他們覺得冇癮,對共和黨的選情就會有幫助。

如是者,俄羅斯官方用了很多方法假裝自己是民主黨的支持者,然後大事抹黑希拉利,果然十分有效。俄羅斯為了這次總統選舉製作了81個Facebook Page,當中有30個是針對黑人群體的。美國選舉中民主黨一般在黑人群體都可以拿到九成以上的選票,如果黑人對民主黨的候選人有一絲的懷疑,對其選情已足以致命。據統計,這些 Facebook Page 合有 120 萬個 followers。別忘記,讓特朗普勝出的關鍵州份如密切根和威斯康星,希拉里只不過輸一、兩萬票。這些假 Page 的影響力之廣,這次選舉結果的差距之細,很難不懷疑這種網戰起了重大作用。

那麼這些 Page 說了些什麼呢?嚴重地無厘頭的指控,例如說希拉里收了白人至上主義組織KKK的捐款。可知道,種族平權是民主黨是一大政績;相反,種族主義者在共和黨卻不見得受排擠。這指控的無厘頭程度,和指控多年擔任支聯會主席的李卓人唔夠膽叫「結束一黨專政」差不多。但再無厘頭的指控也會有人信,只要騙到少數人就成功。而這些指控很多時候都會一成真九成假,真假交織之下被攻擊者就算解釋了大家也未必有心機去聽,例如希拉里真的和「前KKK領袖」交情甚深,但那個「前」是七十幾年前,而那個人後來洗心革面,變成民權領袖,也是因此才和希拉里成世交。

俄羅斯官方做假 Page 挑起爭端的把戲不限於選舉。記得早陣子不是有新聞說有什麼「女權組織」四出向男人的下體淋漂白水的嗎?成件事原來都是俄羅斯官方自編自導自演,用來抹黑女性主義者的。

總的來說,俄羅斯官方的網戰策略不是直接攻擊對手,而是扮作對手的支持者,挑起內部矛盾,將一些原有的問題進一步擴大,讓對手的支持者之間感到意興闌珊,外面看起來就是「貴圈真亂」

說了一大堆,是因為這些操作對於關心香港選舉的朋友,恐怕都似層相識。例如在今次的九西補選之前,就可以找到大量的網上輿論利用類似一成真九成假的說法,對民主派作出攻擊。

我絕對絕對不是說網上所有對民主派的攻擊都不是出於真心批評。民主派本身值得批評的地方有很多。不過,如果俄羅斯懂得利用擴大內部矛盾來打擊對手,你猜中共又懂不懂?

在選戰的早期,我留意到有一堆帳號經常在小麗民主教室和李卓人的專頁留言,專門找碴。按進去看,這些帳號的好友一般只有數十人,通常只是近數個月才註冊,而最奇怪的他們有按讚好的專頁都只有數個,全數都是這次九西補選的參選人。我很難不懷疑這些其實是「鬼帳號」。

就算美國這樣的老牌民主大國,要面對自己的選舉被外國操控也十分困難,香港本身的制度不如美國硬淨,要做同樣深度的調查恐怕不太可能。不過,在香港的九西補選之前一日,正好是台灣的選舉日,而台灣的網友已注意到中共的網戰如何在台灣選情中興風作浪。

類似的操作手法,在香港又會不會有呢?如果有,咁點算?

第一,我絕對絕對不是要大家去捉鬼。正如前文所說,第一是民主派本身確實有很多問題,第二是即使坊間對民主派有誤解,把提出疑問的人統統稱之為「鬼」也無補於事。相反,這種做法只會製造更多不必要的矛盾,正中對家下懷。

我想請大家退後一步,問一問自己,無論你是反共又好,痛恨泛民又好,蔑視本土又好,後面的原因是什麼?我希望,你後面的原因,是厭倦了不問是非只問立場。換句話說:我們要反對的,是不講道理。任何不講道理的,拿著立場就要我們去擁護的,我們都要警惕。

在這個基礎之上,面對有組織網戰的基本應對就是:用吓個腦囉。在網上看到任何說法,不僅因立場相同而讚好轉發,做一做最基本的資料查核,好多東西 google 一下就找得到。此外,也要不時退後一步搞清楚自己支持或反對的其實是什麼,我真的見過有人說不投李卓人的原因是「泛民唔夠膽叫結束一黨專政」⋯⋯我想,如果這是真正的理由,其實豈不更應該投李卓人一票嗎?佢應該成個泛民叫得最多喇嘛?

這件事,說到底,其實和選舉本身的關係也不大。選舉一時,做人一世。共產黨贏選舉事少,把香港人變成都是不懂思考盲反盲撐事大。網戰可以左右選舉,只是病徵。網絡每天上演跟車太貼車毀人亡,恐怕才是香港沉淪的源頭。

這些,其實又不是什麼大道理。過去大眾傳媒的時代已經有這個問題;現在變成分眾傳媒,問題進一步擴大。許冠文 25 年前的提醒,我們來重溫一次:

搶錢夫妻 (1h25m45s 開始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