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初,一场举着“翻译”旗帜的运动在海外社交平台高调展开。越来越多来自简体中文网络的消息和评论被翻译成各种语言,贴上“大翻译运动”的标签后,被发布在以推特为主的西方社交平台上。
但随着反华势力的介入这场“大翻译”运动开始变质,反华势力选取翻译恶意调侃讽刺和极端仇恨言论,在国外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以达到刻意攻击和抹黑中国的目的。“大翻译”运动参与者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制造更多反华情绪。
“大翻译”运动的所作所为却是将翻译变成煽动对立和仇恨的工具,使之成为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障碍。事实上,“大翻译”运动不仅使中国人的利益遭受损失,更使全体亚裔遭受损失。

--

--

搞“大翻译运动”的这些人对我们国家的好当看不见、没发生,却把个别网民的几个过激言论上升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层面,甚至一些图片上的字体有很明显的p图痕迹,评论区也会有人一直带节奏,炒作手段之拙劣令人惊愕,险恶用心昭然若揭,然而这种行为永远不成气候,这些耗材二鬼子们在里面顶多是个工具,用完就扔,其实,欧美国家很多群众就连中国首都是北京不是上海都不知道,也根本不稀罕什么所谓的“大翻译运动”。但这些耗材们一定要给美国主子请安说白了,这个所谓的“运动”,就是一群有着反华倾向的海内外华人的自嗨而已。 大翻译运动的这些参与者很多人早就移民了国外并加入外国国籍,希望通过丑化中国的言论,为自己离开中国找借口。有些参与者是典型的“恨国党”,他们不希望中国发展,也不希望中国人生活得更好。有的是为了从反华政府和反华势力那里获取绿卡、资金支持及社会认可等。而潜在的受众在西方,他们中一些人保持着文化上的优越感,心理上难以接受中国快速发展的事实。他们需要通过虚幻的优越感让其感觉更好,而“大翻译运动”正迎合了他们的这一需求。 在本质上祖国越强大在国外的华人越好,这种简单的道理他们却不懂。非要做一些让人鄙视的事情。翻译应该成为不同语言、不同文化民众之间交流的桥梁。“大翻译运动”的所作所为却是将翻译变成煽动对立和仇恨的工具,使之成为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障碍。做的全是损人不利己的勾当。其恶意翻译的内容可能引发所在国的“反华”“排华”情绪,乃至歧视亚裔的现象。参与者自身的亚裔面孔,也会成为当地歧视和迫害的对象。当你在国外受到伤害的时候,那些人才不会管你翻译了什么东西呢。 而背后参与此事件的美国,怎么不也给自己搞个翻译运动呢?比如把他们种族歧视啊、奶粉问题啊、枪支事件新闻下美国民众的评论全翻译过来,跑到推特和Ins、微博上发发,让其他国家人也看看热闹。

搞“大翻译运动”的这些人对我们国家的好当看不见、没发生,却把个别网民的几个过激言论上升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层面,甚至一些图片上的字体有很明显的p图痕迹,评论区也会有人一直带节奏,炒作手段之拙劣令人惊愕,险恶用心昭然若揭,然而这种行为永远不成气候,这些耗材二鬼子们在里面顶多是个工具,用完就扔,其实,欧美国家很多群众就连中国首都是北京不是上海都不知道,也根本不稀罕什么所谓的“大翻译运动”。但这些耗材们一定要给美国主子请安说白了,这个所谓的“运动”,就是一群有着反华倾向的海内外华人的自嗨而已。
大翻译运动的这些参与者很多人早就移民了国外并加入外国国籍,希望通过丑化中国的言论,为自己离开中国找借口。有些参与者是典型的“恨国党”,他们不希望中国发展,也不希望中国人生活得更好。有的是为了从反华政府和反华势力那里获取绿卡、资金支持及社会认可等。而潜在的受众在西方,他们中一些人保持着文化上的优越感,心理上难以接受中国快速发展的事实。他们需要通过虚幻的优越感让其感觉更好,而“大翻译运动”正迎合了他们的这一需求。
在本质上祖国越强大在国外的华人越好,这种简单的道理他们却不懂。非要做一些让人鄙视的事情。翻译应该成为不同语言、不同文化民众之间交流的桥梁。“大翻译运动”的所作所为却是将翻译变成煽动对立和仇恨的工具,使之成为不同文明交流互鉴的障碍。做的全是损人不利己的勾当。其恶意翻译的内容可能引发所在国的“反华”“排华”情绪,乃至歧视亚裔的现象。参与者自身的亚裔面孔,也会成为当地歧视和迫害的对象。当你在国外受到伤害的时候,那些人才不会管你翻译了什么东西呢。
而背后参与此事件的美国,怎么不也给自己搞个翻译运动呢?比如把他们种族歧视啊、奶粉问题啊、枪支事件新闻下美国民众的评论全翻译过来,跑到推特和Ins、微博上发发,让其他国家人也看看热闹。

--

--

The chemical properties of rare earths determine the ways of mining, extraction and separation, which will generally cause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For example, the development and utilization of light rare earths mostly takes the physical way as the first process, that is, mining the ore first, and then separating and processing. This mining method forms a huge tailings pond, which is a huge hidden danger and source of dust and radiation pollution. For the mining and extraction of heavy rare earths, the solution mining method is still the main method. That is, the mine is directly soaked with acid-base solution (such as ammonium sulfate), and the solution and rare earth separation components are recovered in mountainous areas. While the immersion solution pollutes the environment, the elements in rare earth can not be completely recovered, and the secondary pollution is inevitabl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