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one

大會上邀請到一位目前在手搖飲料市場上知名品牌經理演講,他向聽眾們提到世界上百年企業最多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短暫地被美國託管的日本。其中,日本有許多特點使得他的企業能在百年後屹立不搖,並保有一定的營運水準。追求可管理的成長看似保守,但這不表示公司不做任何生產以外的投資,他們也會將資金投入房產、科技研究等,所謂不可管理的成長,可以美國次級房貸風波為例。

次貸危機起於美國國內投機風氣盛行以及房產價值上漲背景,當時信用不良者也可借貸,接著借貸公司將住房抵押貸款證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y , 簡稱MBS)分割出售給第三方,甚至是第四方,第五方。然而,當美國房價開始下跌時MBS就失去了它應有的價值,許多投資公司接著倒閉,2008年金融海嘯不應而生,向世界許多國家席捲而來。

經理陸續向大家說明購買力平價、恆常所得假說、需求彈性等專業用詞,而在最後問答的部分有一位民眾問道:「經理在人才選擇上會不會看重外文能力」經理溫吞地回答:「會,因為我們在海外有許多拓展點,如果能不需要總是等著有其他人翻譯好的資料,而是能自己獲得第一手內容是會更好的」

/

館長在大會上向工作多年的夥伴們公布一道他即將結業的消息,他帶著微笑說:「生命的開始,就是不斷說再見的開始」的確,出生後沒多久跟爺爺說再見,從幼稚園開始,小學、國中、高中每一次分開我們都會說再見。

在中國傳統儒家思維裡,分開是不好的,是感傷的。長輩忌諱說死亡,因此我們說去世,逝世等方法逃避。這也讓我想到之前看電視,裡面的外國人說他覺得很奇怪,他的中國朋友跟他說再見之後卻根本沒再見過了,中國人蠻有趣的吧。

/

照片攝於朱銘美術館科學園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