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系列一.戀

從前有一個人,佢養左一堆母豬…

我最敬佩的人, 鄧兆尊先生

【原文】

烏魯木齊多狹斜[1],小樓深巷,方響[2] 時聞。自譙鼓初鳴,至寺鐘欲動,燈火恒熒熒也。冶蕩者惟所欲為,官弗禁,亦弗能禁。

有寧夏布商何某,年少美丰姿,資累千金,亦不甚吝,而不喜為北里[3] 游。惟畜牝豕十餘,飼極肥,濯極潔,日閉門而沓淫之,豕亦相摩相倚,如昵其雄。僕隸恒竊窺之,何弗覺也。忽其友乘醉戲詰,乃愧而投井死。

— 清 紀昀《閱微草堂筆記》卷十二


【注】

[1] 狹斜:妓院別稱。

[2] 方響:妓院舉宴用的音樂。見宋.陳暘《樂書.俗部》:「方響之制……後世以鐵為之,教坊燕樂用焉,非古制也,非可施之宮廷用之,民間可也。」

[3] 北里:妓院別稱。


【錯譯】

烏魯木齊好多妓院,由早到晚,周街都係啪啪聲。嫖客想嫖就嫖,禁佢唔到。

有個寧夏賣布既,姓何。後生靚仔有錢,竟然唔叫雞。剩係養肥左十幾隻豬,洗乾淨,日日閂門係咁屌,啲豬見到佢又起勢係咁互磨,大家都爽。何生啲僕人仲得閒睇下直播,佢唔知。某日有人醉左,笑鳩佢。何生柒得滯,跳井死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