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透過刪削來創作我的作品,一切獲得的真理指示通過失去某種印象後才產生的,這種印象在耗盡時,由於其消失的音色,我才能夠更加深化一種有關的「絕對黑暗」的感覺,破壞就是我的貝亞特麗斯。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鄭立明 CHENG Li-Ming’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