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兩個144

凱道144天;湯姆生來台拍照距今144年

昨天是馬躍、巴奈等人為傳統領域議題發聲,佔領凱道144天。恰好,1871約翰湯姆生來台拍攝照片距今的數字,也是144。

兩週前我從馬躍那邊拿到毛巾之後,回來,第一天就放在放書桌上,想說,房間很亂、毛巾很大,放這裡應該不會擔心匆匆出門忘了帶。事實上趕電影跑錯廳,記錯場次、出門忘記帶手機都是我常犯的毛病。就先不說,馬躍是世新學弟了(他還在拍記錄片時,有個獎是我幫忙頒的,那時候,他還叫彭世生,我特別以族名叫他上場,當然發音不是很正確),而我自己,從記錄邵族開始拍原住民題材那麼久了,傳統領域議題更是沒有理由當個局外人。更何況,前幾天巴賴進總統府演唱,因為這條「沒有人是局外人」的毛巾被請出場,又把我們羞辱了一次。

只是從獲得第一個獎開始,我就是一個頒獎典禮落跑咖,不是有更值得看的電影,就是鬧鐘沒響爬不起來,要不就像是考試拉肚子……總有層出不窮的理由、總之就是事到臨頭就是搞消失。從《尋找木柵女》開始,我就想一定上台說點什麼,不為自己也為那些被我拍的邵族、西拉雅、原住民們。更何況,每每都無法控制地把題材拍得都很難懂的我。無法喚醒更多的人,至少在這裡喊喊,也算是一點心意吧。

但是,這次典禮越接近,就越神經緊張,想說什麼時候舉毛巾,要講什麼話。當天,典禮前出門我塞了三條毛巾到包包裡,直到喚我們上場時,工作人員說明包包先放置一旁,不要帶上場時,我還心裡一直想別把毛巾一起忘了。毛巾一拿出來,底下就有記者喊水啦!馬上另一位就喊能不能過來一點,調整一下位置(那一刻我知道,記者們對這個議題也有同感的)。拍完照匆匆下台,我跟小朋友演員說,今天就是要來做這件事的,這樣我可放鬆了。好了,果然後來也沒再有第二次機會上台。晚上回來,我還再想,報紙會不會報出來。要是沒報出來,還是會覺得愧對那留守凱達格蘭大道的朋友們。嗯嗯,起床後,滑了一下FB看不到捏,估狗看看,看到的第一刻,我馬上傳給馬躍。

啊,配上巴奈在北歐挪威的毛巾們,它們一起說了話:沒有人是局外人/愛土地/傳統領域不分公私有。也許,也許有一天能這些毛巾蓋住大片台灣土地,守護它們。

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