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孚《左冷禪統一五嶽有錯嗎?之一》

《笑傲江湖》是查良鏞先生眾多武俠小說之中,政治味道最重的一部。在初次連載,各地讀者看著大呼過癮。然而,就好似佐治.奧維爾的《動物農莊》一樣,或許在當時當刻諷刺的是某一政權,但脫胎出來的核心思想,卻是永恆不變,不會受到時代變迭、政權起落所影響。

最明顯的,是金庸歌訟和讚美精神自由的高尚和寶貴,透過主角令狐沖的眼角表達出來;末了還怕讀者領略不了,刻意在「後記」提到山林隱逸的諸般典故。

當然,所謂有陰必有陽;有正面的褒揚,自然就有負面的詰責。《笑傲江湖》一書中,也出現了不少野心勃勃的角色。然而,這幫做著美夢的江湖人物,不論大小,金老爺子可沒給他們一個好結果。

當中佼佼者就是左冷禪。

左冷禪不以嵩山一派的掌門人位子而滿足,甚至乎連「五嶽劍派盟主」的大位也填不飽他的胃口;他決意要將五嶽劍派「攻守同盟」的結構進一步合併,形成一個單一的政治實體,並操之在手,籍此大大提升自己在江湖上的影響力。正如書中第二十五章莫大先生道:

「左冷禪意欲吞併四派,聯成一個大派,企圖和少林、武當兩大宗派鼎足而三,分庭抗禮。」

簡而言之,左冷禪就是為了襯托男主角令狐沖而塑造出來的其中一個反面角色。在《笑傲》中,壞人都是儲心積慮、滿肚密圈,最後機關算盡枉聰明;好人則是行雲流水,任意所之,最後天降洪福,吉人天相。

既然老天爺(金庸)將男一號的名銜給予令狐沖,那麼隸屬壞人一族的左冷禪自然不得好死,最後被令狐沖大法官定了個「挑動武林風波的罪魁禍首」的罪名,處以利劍刺體的死刑。

不過,左冷禪先生的命運如此多蹇,主要還是因為他打算統一五嶽派、染指武林權力鼎峰。然而,事出必有因,左冷禪先生作為「五嶽劍派盟主」,地位已經極為崇高(不是最高),武功也是極強(不是最強),他為什麼還要去追求更高更大的權力呢?

除了「故事情節需要」、「這都是金庸的安排」這種老掉了牙的原因外,筆者認為,假如「小說講的是人性」,金庸先生是中文小說界中極出色的作家,他的作品是如鏡子般反映了人性。那麼自然可以從人性角度去分析左冷禪的行為。

所以,我們的問題:為什麼左冷禪要統一五嶽劍派?便可以用現實世界的方法去剖析。

單純一句「因為他有野心」,並不能解答到這條問題。「因為他是壞人,所以他做壞事」,純粹是以問題去解答問題,陷入無限的輪迴。

要知道「野心」、「壞事」是他表現出來的行為,而不是驅使他去做這種事的動機。

要分析動機,從來都要由「時、地、人」入手。

讓我們了解一下當其時「江湖世界」的設定。《笑傲》卷首便透露了個梗概:

林震南笑道:「你知道甚麼?四川省的青城、峨嵋兩派,立派數百年,門下英才濟濟,著實了不起,雖然趕不上少林、武當,可是跟嵩山、泰山、衡山、華山、恆山這五嶽劍派,已算得上並駕齊驅。你曾祖遠圖公創下七十二路辟邪劍法,當年威震江湖,當真說得上打遍天下無敵手,但傳到你祖父手裡,威名就不及遠圖公了。你爹爹只怕又差了些。咱林家三代都是一線單傳,連師兄弟也沒一個。咱爺兒倆,可及不上人家人多勢眾了。」(第一章.滅門)

簡單而言,故事發生時,所謂武林秩序就是「正派」以少林、武當為首,其下便是五嶽劍派,青城、峨嵋再居其次(排名或會因觀點與角度而有所不同,但老大、老二得一定要是少林、武當)。

而「正派」的對立面自然是「日月神教」了,其下是結構鬆散的小組織、個體戶、么魔小丑,妖魔鬼怪,不入流的人馬…… 等等。

這一正一邪的勢力,相互爭軋,不分勝負。大家都在這個「奧妙的平衡」裡快樂地生活著。而這個江湖世界,偶爾會出現的「失控的齒輪」。

沖虛道人,作為「武林秩序人大代表」,他的發言如下:

各派之中,偶爾也有一二才智之上,武功精強,雄霸當時。一個人在武林中出人頭地,揚名立萬,事屬尋常。(第三十章.密議)

這一類「失控的齒輪」,是指「個別單位的人」可以擁有「壓倒其他個體」的力量和名聲。這種人,「武林秩序」可以容忍的。

那麼,「武林秩序」所不能容忍的是什麼呢?答案就在下半句:「但若只憑一人之力,便想壓倒天下各大門派,那是從所未有。」

沖虛講這句話,表面說是「壓倒天下各大門派」,實質上講的只有兩大門派而已 — — 就是少林和武當。

換句話說,當時的武林不成文規定,就是容許你自己出類拔萃,贏倒了天下好漢,成為眾人(精神)領袖。唯獨這美譽及身而止,絕不能帶著你的一幫人馬兄弟個個雞犬升天、不能攀升到第一、第二大門派的位置,擠將一個老三出來。

所以,在這個武林秩序下,林遠圖可以「七十二路辟邪劍法打遍天下無敵手」,但林家只能去做人人都看不起的鏢局行業;左冷禪想要壯大嵩山派,就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野心家。江湖中人如果替人行鏢護院,為富戶權貴賣命,素來為人不齒。可以平行參考明末華山派的門規、清朝紅花會的幫規等等。

沒辦法,誰叫你不按遊戲規則、不依老大哥的劇本起舞呢?

分析完「武林秩序」,便梳理一下「武林恩怨史」。

五嶽劍派,並非有人閒著無聊,先立了個「五嶽劍派」,再分別創立「華山」、「嵩山」… 這五個派別來。而是反其道而行,先有了這五個各自以五嶽為基地的武林門派,才出現這個五嶽聯盟。

最明顯的證據是在第三十四章左冷禪和岳不群比劍,左冷禪使出「獨劈華山」,其時已有人指出:「五嶽劍派數百年聲氣互通,嵩山劍法中別說並無此招,就算本來就有,礙在華山派的名字,也當捨棄不用,或是變換其形。」

不過,在《笑傲》一書中,武林人士對自己門派,都習慣「死人燈籠」,動輒「幾百年」的「報大數」。然而,七除八扣,五嶽建立「邦交」亦絕非在左冷禪上任之後的事,主要線索是在嵩山派搞砸劉正風的洗手大典這件事上:

魔教和白道中的英俠勢不兩立,雙方結仇已逾百年,纏鬥不休,互有勝敗。這廳上千餘人中,少說也有半數曾身受魔教之害,有的父兄被殺,有的師長受戕,一提到魔教,誰都切齒痛恨。五嶽劍派所以結盟,最大的原因便是為了對付魔教。魔教人多勢眾,武功高強,名門正派雖然各有絕藝,卻往往不敵,魔教教主東方不敗更有「當世第一高手」之稱……(第六章.洗手)

另外在「華山劍氣分宗」和「魔教十長老攻華山」也留下了端倪:

百餘年前,這部寶典為福建莆田少林寺下院所得…… 華山派分為氣宗、劍宗,也就由此而起。…… 魔教十長老攻華山,便是想奪這部《葵花寶典》,其時華山派已與泰山、嵩山、恆山、衡山四派結成了五嶽劍派,其餘四派得訊便即來援。華山腳下一場大戰,魔教十長老多數身受重傷,…… 五年之後魔教捲土重來……

由這些紀錄我們可以看到,和日月神教結下樑子最深的,應該是五嶽劍派。假如日月神教要向白道開刀,首先遭殃的除了五嶽還有誰?《笑傲》結局篇中,任我行能夠接受五嶽派投降,那是「後令狐沖時代」的事,在「前令狐沖時代」是不可能的。以五嶽劍派和日月神教有這麼一段血海深仇,在左冷禪當權的時代,絕不可能投降來求存,定必會被人殺個乾乾淨淨。

那麼,作為一派一門的主持人,左冷禪壯大自己門派,意圖先下手為強,消滅敵人;最少也可以自保、不假外求,這算不算是有錯呢?

分析完「時」和「地」,之後我們會看看「人」的因素。

未完待續。

  • 余孚,線報博客。

http://linepost.hk/index.php/blogger/5207-yn181107b03?fbclid=IwAR3EfQDMGh3vEi81rfmC00AlWC6XdTCAz1DxvIi-nqvp2PNLzuC0m1jui8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