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大家未必知道:柯文哲不白》

本月 25 日凌晨,為了等台北市開票結果,我守候到凌晨三時許,直到知道柯文哲又可以混四年。看香港大台的選舉特輯,方知道原來部份香港記者其實不怎樣知道柯文哲的底細。柯文哲及台北市的選情很值得一講,當中有香港影子。

直入正題。台北市的重要性,大概無人不識。台灣市長只可以連任一次。台北市過去二十多年,分別由陳水扁、馬英九、郝龍斌擔任市長。2014 年郝龍斌做完第二任,國民黨派連勝文想接棒,而 2014 年正好是馬英九執政,大家知道人氣高的馬英九執政時民望極低,天天挨罵,於是由國民黨連戰兒子連勝文出戰。結果彷彿有原罪 ── 因為民怨被挑起,對「又是國民黨」有抗拒情緒,即使郝龍斌其實做得不錯。2014 年綠營看準了民眾的鐘擺心態,於是爆出一個自稱是無黨籍的柯文哲。

事實上柯文哲無論在 2014 年抑或 2018 年今年的選舉,都得到民進黨助攻。此次在民進黨之外,柯文哲還得到蔡英文加持。因為韓國瑜做高雄市長,柯文哲做台北市長,蔡英文尋求總統連任時便少了兩個對手。大家一定要清楚,台灣民眾引以為傲的民主選舉,投票當天,選民固然彷彿充滿自主性,但是由誰出選,用甚麼手段操作選舉,其背後充滿反民主的利益交換。

回頭說 2014 年那一屆,柯文哲在民進黨沒派人出選而且暗助之下,以無黨籍、政治素人姿態,成功贏了連勝文。柯文哲得 85 萬票,連勝文得接近 61 萬票。

要準確認識柯文哲,要由兩方面入手。第一方面,他一定不是政治素人。他很懂操作政治、玩政治。台大醫院跟民進黨關係很特殊,曾經在台大醫院做過醫生的柯文哲跟綠營有何淵源,有可堪想像的空間。總之,柯文哲政治素人的學者形象,是民主選舉工程下的形象塑造。

以下且看看柯文哲玩政治有多到家。2014 年打選戰時,柯文哲高調提出台北市有五大弊案,當中包括現在成為爛尾工程、又查不出有貪腐的大巨蛋工程。他第一步痛罵財團,令自己成為英雄,尤其博得有正義感又思想簡單的年青人的認同。第二步轉為暗處操作,成功用輿論逼財團跟他見面或密會。之後通常就是第三步,弊案無疾而終。早前,台北市廉政委員王小玉爆料,說柯文哲選前口中的五大弊案,未經負責調查的廉政委員,當中有四宗就被柯文哲私下和解結案。唯一未結案的,是不知如何收尾的爛尾大巨蛋。

此四宗和解案都被懷疑有蠱惑。以三創園區案為例,明明園內的 LED 牆是「擅自建造」,但密談後,市政府開出的是「擅自使用」罰單。「擅自使用」的罰款比「擅自建造」輕很多倍。不只的,後來因為入罪罪名不符事實(是「建造」還是「使用」呢),高等行政法院以用錯法例為由,判決罰單無效。三創園區連較輕的罰款都不用付。好了,到 2018 年今年競選期間,柯文哲的對手民進黨姚文智指出,三創園區 LED 廣告牆上不斷出現柯文哲的廣告。

當選後的柯文哲花了很多時間做網上直播,吸納首投族年青人。他有便當直播時間,一邊很阿伯地吃私家盒飯的飯菜,一邊上網跟網民聊天。他的文創團隊為他打造直言可愛、沒官僚氣的形象。柯文哲也經常抓抓頭、抓抓心口,裝舉止隨意。於是柯文哲多次失言,例如說「重男輕女是生物本能、女性三十歲不結婚是國安危機」等等,竟然被年青人認為很可愛,認為夠真才會經常在舉止和言行上失態。

以上談了第一面,點出柯文哲不是個不懂操作的政治素人。以下談第二方面,就是他不是「白」的。長期為柯文哲打點形象包裝的,是親綠文創及影視大佬小野,及其文創團隊,當中不少是年青人。柯文哲政治立場長期搖擺不定,但固定地跟綠營有不少合作。柯文哲在 2018 年此次選舉期間,因為競選總幹事小野拍片力挺高雄民進黨陳其邁,加上太太陳佩琪陪台中市民進黨林佳龍夫人逛花博,至此才令一般人意識到,柯文哲跟民進黨淵源可能好深。

小野何許人也?我讀文學出身,感受特別深。小野一點不「小」,現年六十七歲,是 1980 年代台灣新浪潮電影的編劇及作家。我讀大學時看過他編劇的電影,例如《恐佈份子》、《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至於跟小野一樣支持柯文哲和陳其邁的吳念真,跟小野是同期出道的編劇及作家。小野、吳念真,都在文創、影視圈資歷甚深。讀大學時,我看過吳念真編劇的《兒子的大玩偶》以及侯孝賢執導、吳念真編劇的《戀戀風塵》。

那現在的小野和吳念真又是個怎麼樣的人呢?簡單數說一些事跡,大家便明白了。2000 年陳水扁的總統選舉廣告,就有小野參與。吳念真做董事的「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是民進黨於 1999 年創立的基金會。民進黨團隊的文創能力很強,跟幕後有小野、吳念真這類推手有關。他們收編喜歡玩創意的年青人,令他們為政黨服務,以為自己在做大事。二三十歲、溫室長大的年青人,未必懂得分辨政治上的忠奸善惡。

台北市柯文哲、小野、乃至吳念真一類人的操作,太像香港了,都是由軟性文創入手。吳念真還是「紙風車」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紙風車」劇團去各地巡迴演出兒童劇,香港朋友還記得嗎?佔中時,金鐘統一中心有位幼稚園教師向小朋友講《森林選舉故事》,她用童話動物故事來灌輸支持佔中的思想。台灣「紙風車」文教基金會的另一位董事叫柯一正。柯一正同時是台獨組織時代力量的主席團成員。總之,文創、文教跟政治揉成一團,是綠營組織在文化水平高一點的台北市的玩法。

小野和吳念真對影視界、金馬獎、金鐘獎等的影響,跟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操作極之相似。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給習作水平的電影《十年》;而台灣金馬獎今年的紀錄片得獎導演,也發生台獨感言事件。總之,文創絕對是意識形態的兵家必爭之地。

柯文哲長期以來的形象,由小野及其文創團隊打造。如此的一個柯文哲,可能是白色嗎?柯文哲是變色、綠底雜色,不是白色。

很明顯,台北市在意識形態上已失守。因此雖有韓流效應助攻,以及有姚文智瓜分柯文哲票源,丁守中仍然贏不到柯文哲,甚至保不住上屆連勝文那 60 萬票。台中市藏富於民,大概短期都逼不出高雄市又老又窮那種怒火。於是在政治操作上仍有很大空間。

在此提一句,這個情況又跟香港極之相似。輸了意識形態,失了年青人,社會又不窮,這一切,就會反映在選票上。

香港戴耀廷有雷動行動,用來操縱選情。簡言之,是等部份人回報票站估計,才出去投票。台北市此次一邊投票一邊開票,過程長達三小時四十六分,當中有沒有人用手機操作選舉結果?很令人懷疑。而投票意向指示式的操作,是驗票也驗不出來的。

所以,對台灣此次選情、尤其是對其總體複雜性深入了解多一點之後,就不會有過多的喜悅。在選舉操作已相當純熟、又失了意識形態陣地的台灣,是個民進黨再爛也會有四成人支持的政黨。

此次國民黨跨過濁水溪,這話更準確的說法,是中低收入民眾的壓抑爆破,令敢於為民請命的韓國瑜帶起韓流跨過濁水溪。台灣寶島,只能由又老又窮的地區開始對政治操作說不,而這昇華,要花上二十年。台灣北部的民眾,又要花多少年才覺醒呢?時間可能好長好長,因為他們比南部民眾更有家底。我個人判斷,今次贏了的是韓國瑜本人,以及高雄中低收入的民眾,不是台式民主選舉和政黨輪替的政治結構。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

http://linepost.hk/index.php/blogger/5717-yn181128b03?fbclid=IwAR3FA0hGmwAL441uvmmffAtCp0xugmp7JXHRM2q63c7-ymd-9VsP3JYnrM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