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非《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是外媒不相信的成績》

本文談新疆。今年 4、5 月間,已很想回應外媒對新疆的炒作,主要是反華媒體和某些香港媒體炒作「新疆當局緊急建造大型監獄、二十多萬人被捕」這謠言,說監獄不夠用要加建。不過細心一想,還是不要隨別人的指揮棍起舞,以免炒作者得益。

直至 10 月,近日中國官方在自己主導議題的情況下,向外界介紹新疆的最新消息。至此,才談一談新疆。

面對恐怖襲擊,新疆近年有新的管理思維,就是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以便進行「一手抓打擊、一手抓預防」的新政策。

哪些人會被安排進「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呢?是涉嫌犯罪、但情節較輕、依法甚至不需要判處刑罰或可以免除刑罰的人士。因為當中有不少是被教唆、引誘、甚至被脅迫去參與恐怖活動的,不是他本人有極端恐怖思想。對這些人,新疆近年依法寬大處理之同時,會安排他們參加「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課程,通過免費的職業技能培訓,令他們掌握國家通用的語言文字、掌握法律知識、以及掌握職業技能。新疆抓緊這三方面的學習,以此進行預防式治理。

中心設有教學、管理、醫療、保安等部門,有齊授課教師隊伍、餐飲隊伍。學員三件事的要求都達標後,就可以離開培訓中心。

從前恐襲頻發的和田市市長熱夏提.木沙江說:學好國家通用的語言文字,既可增強他們的公民意識,也可以增加他們的就業機會,尤其是增強他們接受新鮮事物、學習中國新科技的能力。也對啊,中國當前最新的科技應用及發展,都用中文發表;掌握中文,除可以幫助維吾爾族人融入社會,最大好處是令他們不會跟時代脫節。不斷有新東西吸收,就不會有閒暇去理會極端思想。

關於語言學習,我想起一件往事。一直以來,中國對少數民族的語言政策都相對寬鬆,也可能是從前國家資源不足;總之,漢語普通話學習,並未深入至各少數民族。我最有印象是大概十年前,國家辦了政府開設的雙語學校給藏民學生學習,但是,因為有境外扶貧機構為他們改善小型村校,令學生不用去政府學校上雙語教學的課堂。所以,某些非牟利團體可能好心做壞事。知道有這種矛盾,後來遇到同類籌款活動,會盡量弄明白情況才捐錢。

對少數民族如不加大力度推行雙語學習,就會阻礙民族融合。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緊抓語言學習,是撃中從前政策缺失的要害。培訓中心教語文,已經成功掌握一套方法。中心統一製定教學方案,又有統一編印的教學材料,令學習有範式可依循及複製。在統一之中,又會根據學員的知識文化水準而分類施教、因人施教。統一之餘,有靈活的彈性處理。

我深信,大部份恐佈份子都不是天生的,正常人都想安居樂業。如果生活有前景,沒有人會去做恐佈份子。

在一個訪問內,其中一位學員阿布都艾則孜說,如果不是被安排進入培訓中心,他一定跟宗教極端分子走歪路。他很真切地說:「黨和政府及時發現了我,救了我,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我非常感謝,我會用自己的實際行為來證明感恩之心。」

在培訓中心的學員需要學習法律,除刑法、國家安全法、反恐法、新疆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還有民法、婚姻法、義務教育法等法律知識。通過學習法律知識,令學員充分認識到作為國家公民,他們的行為會受法律約束和保護,這令他們真正明白什麼是合法,什麼是違法,以及遇到問題時如何向法律求助。知法,為他們面對極端思想提供另一種角度的思考。所以,一切由思維入手,不只是加大打撃力度。

和田十多年來一直是恐怖活動頻發地區,主因是和田乃國家深度連片貧困地區,自然條件艱苦,不少人生活貧困。這類地區如不從源頭抓,只用警力禁制,只會拉之不盡。

培訓中心在技能教授上,設置了服裝加工、建築裝修、美容美髮、食品加工等培訓課程。學員一邊學習,一邊實踐,一邊有勞動報酬。報酬可以寄回家中,即是在未滿師之前已可以幫補家計。培訓中心堅持免費辦學,向學員免費提供營養豐富的餐飲和條件優良的宿舍,此外也尊重和保護學員的正常風俗習慣,並最大限度保障和滿足學員在生活、文化娛樂等方面的需求。為了豐富學員的課餘生活,培訓中心成立了陽光文工團,聘請專業導師培訓有藝術愛好的學員。最有溫度的一個情況,是培訓中心有學員收獲愛情。2018 年 5 月,有十多位學員在中心舉辦了集體婚禮。在培訓中心內有空間及心情談戀愛,反映培訓中心一定不是外媒筆下的監獄。說是監獄,一定是炒作。

培訓中心改善了他們的生活能力,也就改變了他們的人生。一個人有生活,有工作,又成功結婚,便會希望家庭和社會都穩定。

10 月初,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公佈新修訂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一項修訂,是日後新疆縣級以上的政府都可以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此外,培訓中心會盡量為畢業學員找工作。與此同時,新疆各地會根據當地學員掌握的就業技能,針對性地招商引資,以便帶動就業機會,用增加就業來促進脫貧。

自從新疆開展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後,社會環境發生了明顯變化。例如,群眾開始自覺地抵制宗教極端思想的傳播。反映出來的事實,是新疆已連續二十一個月未發生暴力恐怖案件。從前衝突熱點和田市,最近兩三年也趨向穩定。這些都是沒法造假的實際情況。因為在互聯網世界,如真的恐襲頻發,根本無從封鎖消息。

面對情況複雜而困難的新疆、尤其是發展較差的南疆,近幾年社會穩定,背後一定是為數不少的地方幹部以難以置信的辛勞換回來的成績。真要向這些默默貢獻的人致敬。因為他們令新疆局面轉趨穩定,等於救了很多人,令他們不用去做施害者,或成為受害者。我們有理由相信,新疆的明天會更加安全、更加美好。

  • 余非,作家,線報博客。

http://linepost.hk/index.php/blogger/4838-yn181023b07?fbclid=IwAR0FAVoBQrG8ZJ9sL2aeUe8T3X67G8iE875oA7aZsm7f4Xg21WOC9JJdm2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