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從北大邱占萱被抓說起》

上年 12 月 26 日,北京大學左派學生社團「馬克思主義學會」會長邱占萱,在此之前在網上發出了紀念毛誕的邀請函,結果被公安機關帶走扣查。及後,學會指導老師以邱占萱「受公安機關治安管理處罰」為由,召集了三十二名中共黨員、預備黨員或共青團員,改組了學會的領導層。

有趣的是,邱占萱被扣查當日,美國的路透社率先收到消息,自由亞洲廣播電台則立即展開報導。報導訪問「一名匿名的北大學生」,談及邱占萱被警察帶走的經過。及後,英國 BBC、德國之聲、法國自由之聲,也展開了跟進報導。中大政政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則在《明報》撰文,批評中共口裡說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只不過是「葉公好龍」,當有人認真實踐馬列毛思想,跟資本家鬥爭,便會加以打壓。

問題來了,西方媒體過去一直聲稱,大陸境內有着嚴格的消息和新聞監控,邱占萱被扣查、北馬會領導層遭到強行改組的消息,路透社為何又能第一時間掌握呢?為何他們又如何訪問到「一名匿名的北大學生」呢?此外,西方媒體和香港的泛民學者,立場明明一向反共,大陸一個宣揚共產主義的學會被強行改組,他們為何又會感到興趣?

北馬會一事,使讓人想起早一陣子,香港民族黨被政府取締之後,便有人立即跳出來,說要建立「香港共產黨」,明言不會按照《社團條例》的規定,向香港特區政府進行註冊。他們又高調反對《基本法》有關一國兩制的條文,並不排除建立武裝、策動武力起義,藉此推翻香港資本主義制度,改行社會主義。

究竟這個什麼北馬會,以及所謂的香港共產黨,是否真的信奉馬列主義?還是要舉紅旗反红旗,從而使政府當局陷入兩難?不出手的話,他們便可利用馬列主義,鼓吹群眾支持暴力革命;出手的話,便可以扣政府當局「葉公好龍」的帽子,批評對方「背叛革命」、「修正主義」呢?

我們可以從英國 BBC 的報導得到答案:「中山大學哲學博士、青年學者陳純也認為,從『709』律師的逮捕開始,自由派中的行動人士遭到全面打壓,左翼青年自然而然地填補了他們騰出來的行動空間」、「一位要求匿名的 NGO 工作者認為,這些左翼青年並不全是認可毛澤東,抱毛像、唱紅歌可能只是策略,或者只代表部分人的意見。」

說到這裡,真是不得不佩服鄧小平的政治智慧。當日他在南巡講話中,便曾說過:「有些理論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右可以葬送社會主義,『左』也可以葬送社會主義」。正因如此,我們應該緊記鄧小平「中國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教誨,避免有人舉着紅旗反紅旗。

  • 劉信,一個既討厭黃絲、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

http://www.linepost.hk/index.php/blogger/6551-yn190107b08?fbclid=IwAR0vI21L0v3bFfddI8ray_TL69YhKpWGbMk0z5YSUc_ikcj-XNgvScgqqF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