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再無國家有義務捍衛香港民主自由》

立法會九龍西選區補選結果進一步消耗泛民的氣勢。如何挽回劣勢?近日有不少泛民圖藉國際力量向特區或北京政府施壓,趁中美貿易戰正打得起勁,而美國部份政客亦予以配合。但筆者之前都寫過,習近平、特朗普及普京根本信奉同一核心價值,就是本國利益優先。外地政客來討好處,單說甚麼自由民主國際價值已不能打動其歡心。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眉來眼去,成公然秘密。特朗普更曾聲稱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好朋友,雖然後因貿易戰問題令友誼不再。三名大國領袖其實真的有做知心友的底氣。本國利益、自身權位優先是三人的信念。過去的普世價值自由、人權和法治,三位強者都懶理。

過去自譽國際警察的美國,見人違反普世價值就出聲,甚至出兵教訓,但特朗普為了保住就業機會、中東盟友及油價平穩,不惜無視沙特阿拉伯記者卡舒吉遇害案,對沙特王儲穆罕默德處處忍讓。在外交上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退出巴黎氣候保護協定、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內政上,特朗普打破過去的美國夢,限制移民入境,發表歧視女性及同性戀的言論等。

近日就連過去美國社會幾乎一致認同的言論自由都被特朗普明目張膽的攻擊。他先當眾怒斥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記者阿科斯塔,並撤銷白宮採訪證。特朗普還不滿足,過去總統「提都不敢提」的聯儲局議息政策以及法官的獨立裁決,他都開腔評擊,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 Jr.)都被迫出來罕有公開與總統舌戰。

當美俄在全球貿易、資源控制上玩強權,喊著保護主義,中國此時卻打著開放、支持國際機構調停的旗號,實際上只是計算後,本國優先的結果,顯然主張維持國際貿易自由平等,對維持「低成本,高出口」的中國仍然極之重要。當回到主權爭議、民族和諧等內政時,國際機構想干預,中國又會提出當事國自行解決的腔調。

香港政客必須認清事實,目前三大強國的領導人都已摒棄西方的傳統價值觀。本國利益優先才是世界潮流,無國家有道德義務捍衛香港民主自由或者一國兩制不變。面對如此的國際形勢,香港政客過去想在中美之間「搞平衡」的方法恐怕不再可行。香港政客去外國只高呼要民主,要自由,希望外國伸手支援,恐怕只會徒添「勾結外國勢力」的打壓。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

http://linepost.hk/index.php/blogger/5724-yn181128b10?fbclid=IwAR3NlMWCuzGSqXhIO2A-XzuFYOsyYKMYtgZwzClt7abYIhvzQX0QGoEujT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