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 DQ 蘇嘉豪,唔駛定罪架,只要拖就得

到底蘇嘉豪被判刑、被彈劾議員資格與否,根本不是重點,只要能啟動審訊,法院慢慢拖長審訊過程,連補選都無法安排。

澳門立法會最近當選的自由開放派議員蘇嘉豪, 被控以「加重違令罪」; 澳門立法會即將表決是否中止其議員職務, 以便司法機關審訊。 此事引起不少議論, 但《線報》訪問澳門時事評論員文濤, 他雖表示「估唔到澳門學埋香港建制派」的做法, 直言蘇嘉豪是議會眼中釘, 不過他卻更關注區錦新被控誹謗一事, 這股暗湧對澳門自由開放派可能造成的沖擊, 比蘇嘉豪一事更大。

一般違令罪, 法無規定都可以犯?

  1. 一般消息指蘇嘉豪因為非法集結, 犯上「加重違令罪」, 但實際上應該說是「違抗解散公開集會之命令罪」的加重情節。 按照澳門刑法概念, 後者是「違令罪」的特例, 就像香港「襲警」是「普通襲擊」的特例, 所以蘇嘉豪在行政長官官邸外非法集結, 不服從警方要求離開的警告, 被控以「違抗解散公開集會之命令罪」, 而該罪條文(刑法二九三條)表明, 所涉罪集會的發起人所犯情節加重, 亦符合了「加重違令罪」的要素: 有法定條文的明示; 「違抗解散集會」的加重情節最高處以二年徒刑, 或科最高二百四十日罰金, 亦與一般性的「加重違令罪」罰則一樣。
  2. 因此, 蘇嘉豪不論被控「違抗解散集會」和「加重違令」, 都有成文法可依; 但「違令罪」則不一定具有法定性。 按「違令罪」條文, 唯當故意不服從具有相應公權力的人員和機構的命令, 才會犯罪, 若他們沒有相應公權力, 則可不服從; 但澳門大學法學院教授趙國強表示, 按「違令罪」條目(刑法三一二條一款), 一般「違令罪」並不要求有成文法規定。 編者擔心若無成文法, 民眾未必了解發出命令的人員或機構是否具有發出該命令的公權力, 易墜法網, 尤其有違大陸法的刑罪法定原則。
  • 澳門違令罪

只要審訊開始, 議席就告結束

  1. 說完條文, 本報訪問了熟悉澳門時事的文濤。 他一開始直言「估唔到澳門政府抄了香港建制派的做法, 要 DQ 議員」, 他又指蘇嘉豪是澳門政府和建制派眼中釘, 因為蘇嘉豪在台灣讀書回來, 和澳門傳統自由開放派十分不同, 議政能力甚至高於區錦新。
  2. 文濤解釋, 澳門和香港不同, 香港立法會議員可以一邊受審, 一邊開會, 但澳門立法會議員如果不經議會同意, 就不能接受刑事審訊, 故他預料議會既由建制派壟斷, 以建制派的「心胸」一定通過決議, 暫停蘇嘉豪職務, 讓其接受審訊。 至於到底蘇嘉豪被判刑、 被彈劾議員資格與否, 他認為根本不是重點, 只要能啟動審訊, 法院慢慢拖長審訊過程, 拖一兩年也等閒, 屆時議席只能懸空, 連補選都無法安排, 他形容「連香港都不如」。 除非出現特殊情況, 例如「和事佬」出來緩和, 但他指澳門「連曾鈺成都無」, 故相信蘇嘉豪會被趕盡殺絕, 被實質 DQ 出議會。
  3. 不過文濤承認, 澳門人政治思想保守, 即使蘇嘉豪的「激進」對比香港只是小兒科, 而且近來也更趨溫和, 但他依然得不到多數支持, 他被 DQ 相信只會引起小部分的反彈。
  4. 文濤關注的是自由開放陣營的老將區錦新, 事緣區錦新正被控誹謗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 而自從「反離補」法案一役後, 政府表示會對針對公職人員的誹謗起訴給予財政支持, 而誹謗罪必須自訴, 控方要付出成本, 故此政府等於打開了誹謗罪的盒子。 如果區錦新的訴訟持續, 立法會可以依樣決議是否中止其職務。 由於區錦新是自由開放陣營老將, 路線溫和, 一旦被 DQ 恐會引起社會巨大的反響, 也大大損害澳門民主自由的發展。

原文:http://linepost.hk/?uid=21033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LinePost.hk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