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區改劃,區議會主席的奶酪誰敢動?

每屆區議會選舉,選區都多少有改動,但來年選區的改動卻前所未見的引起爭議。我們不能完全歸咎說批評者純粹「泛政治化」,因為今次的改動確實比較多而且零碎。然則,我們能否下結論說,這是打擊泛民主派的 Gerrymander 策略?下文我們就略加分析。

區議會主席的手榴彈

  1. 所謂 Gerrymander 策略,即透過選區劃界而創造優勢、打擊對手,歷史典故一搜即有,所以在此不贅。這也是坊間對今次劃界的主要批評方向,消息指,現任泛民主派區議員被改劃者較多,民協甚至多達四成議員橫遭改劃。
  2. 如果說政府和建制派合作打擊泛民,未必不可能;然而區議會並不像立法會或一些專業團體那樣,以建制、泛民來劃份,而更多的是一片片的地方勢力版圖,往往是先有勢力,後再加入政黨,由於地方力量的保守性、功能導向,所以加入建制派者為多。
  3. 按選管會主席馮驊所言,是為了適應人口比例而改劃。我們不妨相信沒有政治動機。由於近年政府大力建屋,隨著新屋苑入伙,選區的人口變動自然比過往較大。從選管會的諮詢文件可見,增加議席最多的元朗(4 席)、觀塘(3 席)、沙田(3 席),都對應洪水橋、安達臣道、水泉澳等新發展區。
  4. 固然,在新發展區、新屋苑、重建項目附近,人口新增而導致改劃,那亦無疑存在舊區老化、人口遷出的原因,使一些選區新增人口和地段,甚至合併選區,減少議席。然而,我們發現好些選區的預期人口減少至幾乎達到甚至超出法例許可上限(2019 年人口標準是每區 16599 人,上下浮動限制是 25%),也安然無恙,不被改劃。以西貢市中心為例,預期人口比標準值少 34.3%;如果說該區難以改劃(諮詢文件已明言),那東區柏架山比標準值少 23%,中西區寶翠少 21%,在其他分區,都在「頻危」之列。
  5. 它們多是區議會主席的選區,這些乳酪幾乎無人能碰,除了「新丁」如葉傲東的佐敦南,此外,因人口增加而改劃的沈豪傑的十八鄉東和何厚祥的雲城,都只是劃走而非劃入,亦不威脅到票倉。選管會擬訂改劃方案後,要交予民政事務專員來實行,而民政事務專員又必然會諮詢區議會,因此即使選管會的方案「比紙更白」,到了區議會層面就不一定。可是,那亦不一定包含政治動機,如上所述,往往是地方勢力的比拼而已。譬如說元朗區議員,民主黨的黃偉賢,是 1991 年已入立法局的名宿,所以即使不是區議會主席,其選區也向來無人能動。
  6.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民協、新民主同盟受影響的比率較大。由於議員基數本身較少,一兩席的增減已對比率造成很大不同,假若民協有一區議會主席,保住自己的乳酪,那麼受影響比率就立即從 46.2% 降到 38.5%,低於經民聯的 38.9%。其次,如果把不利的改劃設想為手榴彈,那麼殺傷效果就和議席的黨派分布有關,民協、新民盟的席位集中於三兩分區(深水埗、西貢區將軍澳),並在這些分區有一定比例議席,故更容易集體中招。
  • 民協的議席分布(WIKI 截圖)

・新民盟的議席分布(WIKI 截圖)

分完餅仔,再切蛋糕?

  1. 可以預期,如果目前制度不變,區議會的元老們必然繼續保住選區,哪怕人口下降超出標準。雖然《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設置了人口標準,卻可容許很多不必詳細交代的例外。這除了導致各個選區的人口比例失衡,區議員還會通貨膨漲,增而不減。政府建屋量仍未達標,但因應人口增加而新設的區議員所代表的人口,卻逐屆下降,2011 年是 17282 人,此前都在 17000 人以上,而 2015 年降至 16960,今年再降至 16599,反映區議員的增幅超過了人口。樂觀地看,這樣固然有利地區事務,但政府要進一步完善選民登記冊,減少選區人口進一步的失衡。
  2. 說到底,雖然一開始是地區勢力問題多於政治,但長此下去也將政治化。由於元老們的選區不願改劃,那就把問題轉嫁給其他議員,使改劃問題更大,利益當前,將造成黨同伐異,加深區議會的政治陣營對立;此外,由於改劃變得頻繁,個人勢力地盤不再可靠,任何想做多於一屆的議員都需要政黨的協調,難再單打獨鬥,這亦會進一步把區議會政黨化。選管會也許不殺伯仁,但獨立區議員卻因此而有消失之危。
  3. 如此形容選管會,已算溫和。我們應該設想,最合適的做法是先在數字上計算人口比例,再在地理上劃分選區,以數字結合地理及社區實況,才計算出議席數目;現時選管會進行了第一步,未到第二步就作結論,明明白白說議席要有 452 個,人口標準是 16599 人。我們固然可以善意的相信,選管會希望加強區議員效能,或預料有些元老們不願改劃,使總體所需議席增加,但說到底,452 以及 16599 這兩個數字如何計算出來,卻沒有交代,難免讓人聯想到,建制派是否分了餅仔,才再切蛋糕?當然地,如果真的這樣,這兩個數字也不是選管會所制訂的,只能來自高層,因此顯得如此突兀欠解釋。我們也當然希望選管會公開算法,釋除不必要的猜測。
  • 選管會並未解釋議席數目的算法,只稱要符合人口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