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重推廿三條,社團條例會更寬鬆嗎?》

保安局考慮取締香港民族黨之後,《線報》出了一篇評論,叫《行政取締政團,開了社團條例的盒子,倒不如二十三條?》,筆者看畢全文後,實在感到莫名奇妙,遂撰此文論析之。

有一點必須注意,香港現行《社團條例》第 8 條的規定,是回歸後臨時立法會所修改的。當中修改的部份,便是把原有的第(1)款分為(a)和(b)兩個細項,第(a)項在原有條文加入「維護國家安全」的元素,第(b)項則禁止香港政團跟外國及台灣政團建立聯繫。

大家再看看廿三條原文,便會發現《社團條例》第 8 條的修訂目的,便是要到使條文符合廿三條要求香港「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的自行立法要求。換句話說,《社團條例》第 8 條的修訂,本身便是完成廿三條立法的一部分,所謂「倒不如二十三條」,究竟又是什麼意思呢?

若港府跟評論的想法一樣,認為保安局不需經由法庭裁決,便可取締社團是有問題的做法,當日政府修訂《社團條例》的時候,便不會改成現在的樣子啦?既然如此,評論又憑什麼認為,政府將來重推廿三條立法的時候,會把回歸後已修訂過的《社團條例》第 8 條,重新修改一次呢?

這便牽涉一個十分簡單的政治現實問題:政府未完成廿三條立法之前,政府已有一堆可以保障國家安全的條文。若是政府要重推廿三條立法,她所制定或修訂的條文,有可能比現行法例寬鬆嘛?如比現行條文更寬鬆的話,政府為何重推廿三條?為了履行所謂的憲制責任,但又怕條文太緊過不了,所以要把廿三條變成無牙老虎?就算港府真有這樣考慮,北京又有可能收貨嘛?

事實上,二零零三年港府提出的《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新增的第 8A、8B 和 8C 條,仍是把危害國家安全的組織取締權,依舊撥歸保安局局長掌握,當中第 8A(2)(c)條更加入了「從屬於某內地組織,而該內地組織已遭中央基於保障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的理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禁止(該項禁止已藉明文禁令正式宣布)運作」的取締理由。

由此可見,有人如果以為港府重推廿三條,將會自行增加《社團條例》的執法障礙,或者便會收回保安局局長的社團取締權,只不過是痴人說夢。反之,港府將來重推廿三條時,法例將會比二零零三年的草案更加嚴苛,才是貼近政治現實的想法吧?

  • 陳凱文,《香港投資日報》主筆。

http://linepost.hk/index.php/blogger/2849-yn180727b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