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計畫_大學在當代社會

今日國內之大學教育屢受機會不均等、難以永續發展、與產業界脫節等批評,當年挾強勢民意推動之多項教育改革也逐漸反撲,出現部分學校招生困難、入學管道耗材耗時等現象。隨時代演進,大學已經不是專屬於少數人的教育,其延續、進步與其在社會上之角色與責任也絕非與大眾疏離之事。進一步言,若能反思公民與大學間之關係,或可對大學教育,甚至大學生在社會中之角色有深一層之思考。故本文從大學生之視角出發,試圖針對大學生與大學教育在歷史脈絡、國家社會、個人追求三層次上進行說明,盼能提供觀察此議題之新思考方向。

從大學的歷史發展脈絡中,可以看見其從遙不可及的特權階層逐漸走向人群的過程,始終為文明發展的一大要角。大學的雛形在文藝復興時產生,原本為學人工會,隨著知識體系建構,大學作為教育機構的地位也逐漸明確。如今各大學雖因所在地民情、體制、資源有所差距,作為知識集散地之重要性仍大致相同。隨民主化風潮,知識逐漸從被宗教、政治特權階級掌握,開放為大眾可以共享的資源。知識體系中自古以來一路傳承的人文涵養也隨著大學教育擴散,成為當代社會的核心價值,大學更成為各類思想茁壯的搖籃。許多學者、政治人物等具影響力的人物受大學教育影響,在各地民主化與民主社會運行中扮演重要角色,奠定今日社會樣貌的民主體制。民主以及其他現代社會所信仰的各類價值,多是從大學與其中蘊含的人文主義相關。甚至可說,大學深深形塑了當代社會的核心價值。大學在思想、文化層面之外,也逐漸成為了研究中心。因應社會變遷,大學的運作模式與性質逐漸轉型,今日的研究型大學漸漸成形。大學中更產生「科學社群」的特性,加速了科技進展的推動。今日的大學除了教學場所外,其中的學者也常在科技發展、政策規劃等領域做出貢獻。在上百年來的發展之下,大學融入社會,它的存在除了象徵知識的開放性之外,更代表了當代社會信仰的價值,並仍在持續推動著人類文明前行。

大學所代表的自由風氣是現代社會中極度重視的價值之一,其中培養的知識份子更一直是人類歷史上重要的行為者。各個國家社會在建立或民主化之初,多有知識份子號召改革,並主導制度建立,日後國家的運行之中,政權領導者也時常接受過大學教育。更重要的是,大學中聚集的知識份子們常能形成如今社會的監督力量,除了為政府、社會提供建言、技術、資源等協助之外,更能憑藉知識與良知批判執政者作為,這也是大學自由之所以受到保障的緣故。國家除了需要大學中的學者為國家做出貢獻之外,也常透過提供資源支持大學,讓其能夠在更寬裕的環境下進行研究。許多國家也藉由增建大學,提升國民教育水準與競爭力。二十世紀的兩次大戰之後,世界逐漸走向和平,社會環境更適合建設,大學也隨之蓬勃發展。以我國為例,1985年開放新設私校、1994年後的「教育鬆綁」以來,至2016年為止,全國已有58所公立與159所私立大專院校,總在學人數達到130萬人,超過總人口的5%。教育程度在大專以上人口在總人口四成左右,其中25至34歲人口區間更接近七成。從受大學生與曾接受大學教育的人口比例可以推知大學教育在今日社會扮演的重要角色。人民的教育程度增加也代表著勞動力的能力增強,人民不再只是勞動力,而可能具備專業能力,甚至成為在國際上具高度競爭力的專業人才。大學與國家的關係除了教育預算的分配之外,還與監督力量、人民素質與競爭力等面向緊緊相連。

除了與歷史、國家有關,聽起來與個人相當遙遠的種種脈絡之外,大學對於個人的影響力更不容小覷。作為高等教育的大門,大學是許多人追求學識上自我實現的起點。以大學拉開序幕的高等教育不同於義務教育,並非強制入學,其文憑也並非人生必須。以現代國家為例,初等與中等教育往往有相當高的淨在學率,部分國家甚至超過九成。但在義務教育之後,學生逐漸分流,高等教育的在學率則多在五成以下。換言之,接受大學教育應該基於自由意志,並且為此決定負責,否則若無心於課業,無非是個人,甚至整體社會資源的浪費。然而,大學的意義也可能不僅僅是個人的自我實現。大學在許多社會中象徵著爬上社會階層階梯的機會,在亞洲社會中尤其如此,對文憑的信仰讓許多家庭不惜代價也要爭取較好的教育機會。在我國社會中卻不僅如此,大學數量、名額之多讓大學文憑幾乎成為踏入社會的門檻,然而不見得能增加競爭力的文憑與學費卻讓教育扭轉社會階層的意義蒙上陰影。以上兩種對待大學教育的態度導向了一個議題:國民所投資的大學教育目的究竟為何?國家運用稅金等收入挹注各級教育,以達到教育普及,進而協助社會階層流動,然而這樣的狀態似乎無法展延至大學教育,公立大學資源的分配卻屢遭詬病,遭質疑並未保障弱勢,甚至可能成為社會流動的阻礙。另一種說法則認為公立大學為政府培育專業人才的投資,因此透過入學制度篩選出菁英加以培植,然而,大量畢業生從事與大學修習專業無關的行業或選擇爭取至國外進修、就業卻成了政府未能留下所培育人才的警訊。總的來說,大學教育面臨的困境並不僅是國家、教授與學生的難題,而是社會中每一個公民的議題:我們付的稅金流向何處?國家對於大學的不同立場將將影響資源投入的目的,個人對大學教育的態度也將影響資源回報的程度。簡言之,儘管大學的走向看似與人民少有關聯,但深入了解,大學其實與社會的運作和發展緊密聯繫著,身為社會中的一份子不能置身事外。

從歷史脈絡了解大學,可知其角色不僅是學識聚集之處,更對形塑現代社會有重大影響。隨著現代國家逐漸成形,大學對於民主穩定發展功不可沒,對文明、科技發展的影響力越來越大,甚至常為國家政策之重點。大學既然為國家的議題,自然與個人關係密不可分,撇除是否接受大學教育不談,大學教育事關國家投資、發展方向,仍是應受關切之議題。大學的重要性實在難以用一兩句話概括,甚至可以從不同角度分析得到不同結論,然而本文試圖從多個角度分析,盼能有一兩個說法提供了新的思考方向。如此便足矣。若幸運的能引起您的興趣,歡迎點入參考資料中的連結或找相關的文章來看。

*文中部分比例數據由多項資料整合、計算而來,目的為提供理解大學教育影響範圍之參考,若有不準確之處還請海涵。

參考資料

教育部統計處:15歲以上人口教育程度(86~105 年度) ,https://www.ris.gov.tw/eu/346

內政部戶政司全球資訊網:戶籍人口統計速報 https://www.ris.gov.tw/346

周祝瑛,2008,台灣教育怎麼辦?心理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頁122以降。

教育統計指標之國際比較:教育部,2017,http://stats.moe.gov.tw/files/ebook/International_Comparison/2017/i2017.pdf

教育統計查詢網https://stats.moe.gov.tw/qframe.aspx?qno=MQA5ADEA0

教育部:全國大學校院校數https://ulist.moe.gov.tw/Browse/UniversityList

黃俊傑,2016年11月出版四刷修訂,〈大學的發展、方向及其問題:歐美與台灣〉,《大學之理念:傳統與現代》,國立台灣大學出版中心,頁79–103。

葉啟政,2012,〈面對嚴峻考驗的高等教育 — 何去何從?〉,《高等教育理想與目標反思研討會論文集:世新大學55週年學術專書》,頁3–20。

— 大學生計畫—

2017年底和朋友們開始了這個計畫。許多感覺都是隱隱約約,說不清卻也不能就這麼忽視,於是我們建造一個人工的發聲平台,我們說我們的,幸運的話還能聽到你們想說的。

想了許久,還是決定保留大學生計畫作為標題,因為它的起點跟本質就是大學生,從我們看我們。聽起來也許稍嫌自我中心了一點,但我們目前能做的僅僅是如此,先釐清了自己,找好位置安放,才能平穩地面對世界。

如果對這個計畫有興趣,歡迎在1/21前點進https://www.surveycake.com/s/Dp8gb幫我們填寫問卷,更歡迎加入我們的受訪名單。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Liting We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