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公倍數

話說這稿放在那兩個月了,此時才真正拿出來代表我想通了吧。

爬出宿舍外面的陽台,從九樓的風光望去對面的街,翠綠的枝頭,單純的氛圍。點燃一根菸,尾端的火苗隨著吸入胸腔的菸閃爍著,沿著喉頭,氣管,慢慢的把橫膈膜撐到緊繃點。停止呼吸,讓這些化學物質在身體流竄,乘著血液奔騰向四肢。

這老舊的宿舍,也矗立於公館的一隅好一段年時了,由無數小瓷片所建成的這個小陽台,已經破損不堪。第一次在這個陽台抽菸的時候,我赤腳踏上的第一步,就踏起一陣塵灰。如今這陽台一樣的髒亂,菸蒂散落一地,生鏽的的壓縮機轟轟的響。

吐出悶在胸腔中已久的菸,再大口灌進溫暖的風。我把腳伸出陽台,在九樓的高度晃盪著,手撐著髒兮兮的瓷磚,指尖滑過瓷片間的粗糙凹痕,彷彿能感受到這空間所經歷的風吹日曬、雨打雷擊。有的破碎,有的磨損,有的沾汙。

這些一片片的小陶瓷,有多大呢?

大概就像隻大拇指的大小吧。不同長寬的邊組成的長方形,整齊的鋪滿陽台外的牆壁,一個,四個,八個,二十四個,眼神迷茫之下,他們在我面前具象化,延展成一個正方形。

長,會是多少?3.1公分吧,我猜想,輕輕地抖落燒盡煙灰。

目測之下,寬可能是1.7公分。

正方形需要四個等長的邊,這公倍數,會是多少?

組合成一個正方形,又要多少這些小小瓷片?

那如果這些邊長,不只是這麼單純的數字呢?如果他們是3.13公分以及1.75公分,這算數,又會更惱人了啊,又要花更多的瓷片才能完成我們的正方形啊。

我思索著。 長,是你。

而這長度的精準數字,是你一生所經歷的事物、你所見過的人們、你擁有的價值,還有愛你的人、恨你的人、被你愛的人、被你恨的人,這串數字也就是你活到現在的一切。

假若如此,小數點後面的數字,延伸至幾百幾千位都不為過吧,因為你的生命,你所認知、定義的長度絕對不會是3.13公分這個單純的數字,是吧?

而我呢,是寬。

寬也不知道自己精確的長度為何,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跟長一樣複雜跟難解吧。

兩個極其複雜的數字,要花多久才能找到彼此的公倍數?找到之後,又要經歷多久的時間,才能拼成一個正方形。

打從誕生的那刻,我們每分每秒所體驗的事物,以及我們千百萬次的選擇,是一個個的點。融於點當中的靈魂,是一條斑斕多姿的線。 這一條線無止盡的往前走,直到碰到另外一條線,繪出一個面。時間的洗禮,因緣的際會,生命的累積,那些我們交織在一起之後的種種痕跡,一層疊著一層,完成了醜陋簡單,而且有可能隨時崩解的立方體。

永遠都在浮動的點線面,承受著幾乎等於零的機率,努力去拼湊出一個夢想的方體,一段我們所憧憬的感情。

或許永遠不會有找到的一天,我們能做的,就是讓這些數字越來越靠近彼此,構成一個我們理想,但不完美的正方體。不完美,相當完美啊。

I once said : ”No matter how it’s going to end, you’ll always be part of me.”

Now I finish that sentence : “Then, I’ll carry it to carry on.”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Little Toothpick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