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火影忍者大結局

最近英文打太多,想打點中文。

許久之前,我就想好好分析火影忍者最後的大結局。如今在這個難得的空閒片段,寫下一些自己的想法。不過裡面真的牽涉滿多火影的情節就是了,也歡迎大家指教批評。

火影忍者從我國小的時候就是我很熱愛的動漫之一,還記得我會胡亂模仿佐助結千鳥的印,外加用嘴巴配上雷電的音效(弄得我他媽口水總是亂噴),或是把我家供在神明桌上的玻璃球當螺旋丸轟在枕頭上。從國小一路追到的大學,最終我也見證鳴人當上第七代的大結局。

說實話,看到後面是有些失落的,因為從很早之前,大約是六道入侵木葉時,我就已經預測鳴人跟佐助這對好基友勢必會一起打爆班,不過後面跳出來的最終大魔王居然是一個話都說不太清楚的奶媽,我無語非常。最後,這對好基友外加一個近乎沒有存在感的小櫻三拳齊發打爆了最終魔王,以一個第七班重新集結的熱血場景結束這段不知所以然的最終戰。

(基友們的最後單挑就只是讓佐助有個台階下而已,對我來說不算是最終戰,稍後再談)

我想從幾個層面去解析為什麼我對於這個結局有點失望。

第一,母親輝夜的突兀出場。

一部好的作品,不論是小說、漫畫、還是電影,應該都要有足夠的伏筆或是鋪陳去營造衝突的張力。其實可以比對火影第一部的大魔頭,大蛇丸,岸本其實花了相當多的時間跟篇幅去描述這個角色,從他在中忍考試初次登場,後至覬覦佐助的身體還有毀滅木葉計畫,都一層一層鋪排好的,給人的顫慄跟恐懼感都是很不舒服的。

再者,跟第三代打到最後,故事線也終於揭發他成功研發出轉生忍術,即使被打到殘廢但是還是頗具威脅性,這第一部的大魔頭可謂登場成功,退場又退的不絕死路,到後面戲份還是挺多的。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宇智波班,除了後面提到帶土的故事線之外,從火影整個作品中,岸本就已經足量的描繪這個角色,他自己本身的成長經歷以及與初代的情感糾葛,抑或背叛木葉,到他的最終計畫無限月讀都是賦予讀者「他就是最終大魔王」的期待。

在忍界大戰前許久,藥師兜就曾經以一具穢土轉生吊足了廣大漫迷的胃口,因為那時帶土還是被認作為班,所以很多人都在推測到底是誰能讓班爺讓步。忍界大戰中段我們才看到真正的班爺颯爽登場,甫登台就以絕對壓倒性的實力屌打所有忍者,可謂以一將戰千軍,更別說一個人輕鬆挑五影這種宰制力了。那個時候我看到這裡,覺得班爺潛水這麼久終於值得了,就算他是一個喪心病狂的大魔王我也看得很爽,也且驚喜感十足。

相較前我剛提的這兩位,輝夜的出場顯得太過突兀,一個潛伏以久的黑絕隨便唬爛的兩話,刷刷存在感,就可以招喚出天神等級的大魔王,我真心感覺受到詐騙。這感覺好像是在遊戲王裡你把小精靈當祭品招喚出太陽神的翼神龍一樣。

鋪陳不夠的下場就是力道軟弱,連貫性也大大不足,我還是覺得班爺當最終魔頭好些,比起帶土跟輝夜都好。反正最終魔王都會被打爆,岸本你可以選一個大家比較熟悉的人來開刀啊。

第二,忍界大戰角色分配的貧乏。

戰爭,一直以來都不是非常好處理的題材,這點在漫畫還有小說這種媒介上更加明顯,電影比較好處理的原因在於它大可砸錢去創造大動作大場面,再譜個氣勢澎湃的戰歌爽度直接大幅躍進七十趴。再者,戰爭在大多電影裡扮演的角色說穿了就是主角腳下的舞台,一個讓他大顯鋒芒的舞場。因此,在電影當中的戰爭,所需要處理的分鏡就相對來的少,因為角色沒有這麼多。

看看魔戒、三百壯士、三國、戰國等等電影就可窺一二,通常都是以主角群貫穿整個戰爭場面,配角擁有的就是不到五秒的領便當鏡頭。電影一百二十分鐘沒有那個容量去處理像漫畫一樣如此龐大的支線,所以配角死了我們幾乎不會心痛。

那配角太多,又會出現什麼問題?

講到這裡,又要細分成兩個區塊去論述。

一為「穢土轉生」這個術式的濫用及瑕疵,二為「配角功效幾乎等於零」的悲歌。

「 如果死後所有人與所有人相見,那麼死亡還有什麼魅力可言 。」有一首我很喜歡的歌這樣寫道,不得不否認真的如此,賜死一個角色是一個非常強烈的情緒炸彈,有很多人因為赤犬一拳打穿了艾斯而棄追海賊王,由此可見其的震撼程度。有趣的是,這跟現實非常相似,我們只能追憶過去來緬懷我們喜愛的角色,不過,這也才是「死亡」最美麗的地方。

(我最慶幸的是,我最愛的自來也沒有被穢土轉生。)

所以,我才覺得這是穢土轉生最讓人詬病的地方。你把美麗的角色再次喚醒,不過是差遣他去作為你充數的砲灰,曉組織、人柱力們、再不斬、白……等等皆是。上述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回憶跟故事,在先前的作品佔了重要的一席之地,被復活之後卻只能當的悲戚的小兵,原本引以為傲的絕技變成雜技,我看的心理很苦啊。再者,岸本去喚醒一些之前根本名存實亡的角色,絲毫沒有震撼力可言。對於忍刀七忍眾、金角銀角的出現我深感無力,你們是一起來削稿費的嗎?

拜託,請滾。

綜觀整場戰爭下來,基本上讓我最為滿意的穢土轉生對象就是鼬、班、長門。他們才有合理分配到他們應該有的戲份,才有讓穢土轉生這個無恥的術式有稍許洗白。鼬掙脫穢土轉生的梗也埋了很久,順便銜接跟佐助的未了激情,最後來個深情的大告白離開人間,看得我淚灑當場。

作品裡的背景設定真的是一門非常高深的學問,用不好真的惹人煩燥,操縱得宜則擄獲千千萬萬的人心,岸本有點用過頭了。

接著處理瑕疵的部分,如果我們仔細去觀察穢土轉生在火影忍者裡出現的時間點,我們會發現這些散落於時間軸上面的非常極端。穢土轉生的第一次出現,是在第一部大蛇丸打算要毀滅木葉時,他通靈出了初代、二代火影。最後一次穢土轉生,在忍界大戰時,大蛇丸帶佐助回木葉,再次使用穢土轉生,不過這次喚出來的是歷代火影。

不過比比看實力差距,第一次被召喚出來的初代、二代,兩人聯手大蛇丸都打不過三代,最後一次喚出來的一到四代火影們,光是初代一個人基本上就可以瞬間核爆木葉。根本覽趴比雞腿。

劇情是這樣交代的,大蛇丸結著印,臉帶邪笑:「我是一個很喜歡收藏的人喔。」

就這樣,一格漫畫分鏡處理掉這種天翻地覆的轉變。

操,大哥,你第一部被打殘之後就是廢人一個,疾風傳剛開始沒多久,你就被你的徒孫親自手刃,隨後又被徒孫的哥哥拖出來痛打一頓,中段除了回憶之外你根本沒戲分。到最後你被逆轉生,瞬間裝備強化+10,召喚出來的寵物等級比主人還高。

講起來我很龜毛,不過這個術式的CP值真的高的不合理,也稍微描述一下遺傳因子這些東西到底哪裡生出來的?這種前後矛盾的衝突直接挑戰整部作品的一致性,如果一開始初代就這麼強,大蛇丸召喚他出來的時候可能十個木葉村都不夠他蹂躪。如果從頭到尾都是這麼弱,最後面的忍界大戰可能又被當雜兵踢掉。

其實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岸本是朝著大眾的胃口慢慢去延伸他的作品,而不是從一開始就有一個既定的世界觀跟統一設定,優點就是真的很容易看風向賺錢,缺點就是起承轉合有點生硬。

最後,我們來談談配角功效幾乎等於零的論述。與其去證明這些角色是有多麼被白白浪費,我們不如回頭看看這整場忍界大戰到底都是誰在打。

  1. 有尾巴的。
  2. 有眼睛的。 (白眼還不算,在跟血輪眼、輪迴眼比較後,白眼的功用無異於屁眼。)
  3. 影字輩的。
  4. 還有開到死門的青春野獸,爆棚了兩個禮拜的連載。

發現了嗎?整場戰爭都是那幾個超人在打,到最後幾乎像是誰的拳頭比較大顆誰贏。分開的支線都沒有互相配合,少了彼此牽制、連動的緊張感,鬥智的成分更是消失無蹤。配角裡唯一有做事的也就只剩鼬,去阻止藥師兜的穢土轉生。

我覺得作者如果若要強調主角群,應該就要去蕪存菁截掉無用的配角,好好專心處理主角群即可。配角若要納入戰爭當中,我欣然樂見,不過需要足夠的篇幅去描述他們對於整場戰爭的影響力,才算合格。不要被穢土轉生出來,還沒兩話就歡喜排隊領便當,這真的是對於眾角色的糟蹋。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