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被討厭的勇氣 二部曲完結篇 — 人生幸福的行動指南》

作者: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譯者:葉小燕

出版:究竟出版

這本書簡單來說就是將第一本提到的一些觀念闡釋得更清楚,我喜歡這本書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作者在開頭和結尾的兩段話「我個人在談論阿德勒的思想時,並不是把它當成絕對不變的真理。」以及「不要原封不動地將阿德勒思想傳承下去,請透過你們的手去更新。」因此,阿德勒心理學也只是提供我們一種思考的方式,而非一定要遵從其中的所有道理。

本書分為五個部分,分別為「可惡的他,可憐的我」、「為何否定『賞罰』」、「由競爭法則到合作法則」、「凡給予的,就得者」以及「選擇愛的人生」。本書出發點是前作的年輕人在教育現場實踐阿德勒思想時碰到的問題,所以會以教育的角度出發為主。

阿德勒認為教育的目標是「自立」,因此教育並不是「介入」,而是朝向自立發展的「協助」。如何做到協助而不是介入的入口則是「尊敬」,就是對他人可以如實成長發展成他自己的模樣的一種用心觀照。裡面提到一段話(其實上面都是書中的話XD),「孩子們能很敏銳地察覺出對方的『謊言』與『心機』。一旦察覺到『這個人在說謊』,從那瞬間開始,就不會產生尊敬的念頭。」(這句話是真的,而且非常可惜的是,隨著越長越大,我們的這種能力就越消失的無影無蹤,真是諷刺XD)而如何尊重,就是對「他人在意的事」寄予關注。也就是同理心的運用。

既然知道原理,也知道要怎麼改變,但是就是做不到,那麼無法改變的原因是什麼呢?這要回到第一本書所提到的「目的論」,人並不是受過去的「原因」而推動,是循著現在的「目的」在過日子。所以無法改變的原因就是因為不想改變,因為改變即意味著死亡,必須否定眼前的自己,將他埋進墳墓裡,才會蛻變成嶄新的自己。不知道要不要改變而在痛苦中生活的人,找他人協助,並訴說自己的故事時通常會有兩個面向,一面是「可惡的他」,另一面是「可憐的我」,但是真正重要的是「今後該怎麼辦?」這個面向。

為了解決年輕人在教育現場碰到的問題,接著就轉到「不可以賞罰」的部分。小孩做錯事情有兩種原因,第一種是因為無知,第二種則是明知故犯,引發脫序行為,阿德勒則針對脫序行為提出五個階段的分析。跟前面相同,以脫序行為的目的出發,可分為「尋求稱讚」、「引起注意」、「權力鬥爭」、「復仇」以及「證明自己無能」。第四跟第五階段通常需要專業人士的協助,所以教育工作者為了不讓孩子繼續向前,擔負著很大的責任。而脫序行為源自於「歸屬感」,也就是「要在共同體中確保獨特地位」的目的。

那麼責罵就能讓脫序行為消失嗎?不能。阿德勒認為責罵與生氣都是屬於暴力式的溝通,因為覺得解釋清楚太麻煩,直接讓對方屈服是最快的手段,因此選擇以憤怒為武器攻擊對方。「在受到斥責的時候,不同於對其他暴力行為的恐懼,他在潛意識裡便會洞察到『這個人是不成熟的』。」(這也是真的XDDD)

那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孩子自立呢?首先從自立的定義開始,書中引述康德的說法:「人類之所以處於未成年狀態,並非因為欠缺理性,而是因為不仰賴他人的指示就無法擁有運用自己理性的決心與勇氣。也就是說,人類要為自己停留於未成年狀態負起責任。」也就是說「仰賴他人指示」過日子是比較輕鬆的。

除此之外,周遭的人會不斷灌輸孩子自立很可怕,為的就是讓他們處於自己的支配底下,因為如果學生自立了,老師與學生間的縱向關係就會瓦解,這也是為什麼阿德勒認為人之間應以橫向關係相處。另外大人經常以那條路不對為理由阻止孩子想做的事情,但是為什麼斷定只有孩子的選擇會失敗,而大人指示的那條路就一定會成功呢?要為實質意義上負責任的,就只有他本人,因此又回到第一本書出現的概念「課題分離」,不會承擔最終責任、不站在那個立場的你,不可以介入他人課題。

因此要做到尊重孩子的決定,從旁協助。讓他知道,你隨時都準備好提供協助,保持一種不過份靠近,卻足以協助他的距離。

既然責罵行不通,為什麼稱讚式的教育也不行呢?因為「稱讚是『有能力者給無能力者的評價』,目的是要『操控』。」因此只要其他人受到稱讚,自己就會覺得不甘心;但自己受了稱讚,就會洋洋得意。所以共同體將受到以褒獎讚揚為目標的競爭法則所支配。為了避免競爭法則帶來的壞處,共同體應以「合作法則」來運作。即便與他人有知識、經驗或能力上的差別,但是因為「人人都是我的夥伴」,所以所有人都是對等的(即橫向關係)。

接下來要探討的問題是,如果不能稱讚也不能責備,該如何建立孩子的自信心?與自信心相對的為「自卑感」,阿德勒認為,無論是誰「在孩童階段,每個人都懷有自卑感。」因為人類的身體發展比心靈成長緩慢,因此心靈雖然是自由的,但身體卻不聽使喚(我覺得這個解釋非常有趣)。所以孩子們有時候會覺得明明心靈上與大人沒有差異,但生而為人的價值卻不受認同。阿德勒說人類史就是克服自卑感的足跡,人類因為這份脆弱而創造了共同體,生活在合作關係中。

因為人脆弱到無法單獨活下去,所以「歸屬感」是最根本的需求。「待在這裡也可以」的那種歸屬感,是不能有所動搖的,因此我們會向他人尋求認同,但是這個過程是無止盡的,所以應該憑著自己的意思,達到自我認同。由他人來決定「我」的價值,就是依賴;另一方面,「我」的價值由我自己決定,則稱為「自立」。

談完個人,接著來談談社會。阿德勒認為所有煩惱都是人際關係的煩惱。社會的誕生,也就是「苦惱」的開始,不過,人類的喜悅也是源自於人際關係。在獲得這份喜悅之前,要先學會信任,第一步便是信任自己,接著才是信任他人。真正的信任是不附加任何條件的,而且具有徹底主動的影響力。

愛的基礎是信任,正因為愛是基於個人意願的力量,由空無一物開始建構而成,愛的任務才會那麼困難。而自立的另一層面就是擺脫「自我」,愛就是從「我」解放出來,將人生的主詞從「我」轉換成「我們」。愛與勇氣是緊密連結的,書中引述弗洛姆的說法:「去愛,是在沒有任何保障的情況下採取行動,是將自己完全寄託在如果我愛他,則對方心中也會萌生愛意的期待之上。」

我們唯有藉著去愛他人,才能擺脫以自我為中心;唯有透過去愛他人,才能促成自立;然後也是因著愛他人,才終於能發掘出社會意識。認識了愛,能夠以「我們」為主詞去生活的話,將會有所改變。實際了解到光是活著,就能對彼此有所貢獻,並切實感受到包含全人類在內的「我們」。

生活在共同體中的所有人類都在從事教育,也都在接受教育。

最後想以張懸先前接受採訪的話作結。「畢竟每個人生命經驗累積的速度和體悟的快慢都不同,有人20歲就看過死亡,有人60歲才懂愛情,有人終其一生也不會感受到貧窮。我們或許一輩子都只能透過自己感受世界,但或許我們能夠營造一個願意容納各式各樣感受的社會環境。因為每個人之間的不同,其中都有神。」

【推薦閱讀】

《被討厭的勇氣》岸見一郎、古賀史健著,葉小燕譯(台北市,究竟出版,2014)

Le moi 什麼是自我?

【本週文章】

程式軟體工程師將成新一代藍領工人

誰說書看完才可以買新的

擁抱被拒絕的人生

九零後來襲 從不同世代看玩音樂的影響

有保存期限的塑膠袋?

未來大人物

台北艋舺散步

【近日點播】

徐佳瑩 - 尋人啟事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