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huaikobe

2020,对我来说,就是从 MLGB,到 My Life Goes Better。

疫情

2020 每个人都绕不开的梦魇就是新冠疫情。

春节假期的前两天,印象中那时武汉确诊的人数大约是 400 多人,那个时候大家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大妙,最后两个工作日公司已经让大家在家办公了,那几天车胎还被扎了,我去 4S 店补车胎的时候,发现算上我只有两三个人戴口罩;

开始犹豫是不是要回老家过年,最后抱着不能“客死异乡”的想法,买到了大年三十一大早的机票,惴惴不安的回老家过年。

机场几乎没有人不戴口罩,回家的飞机是很早班的,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幕是在机场摆渡车上,天气寒冷,车窗上全是雾气,车上的人们裹着厚厚的棉衣,每个人带着款式各异的口罩,没有人说话,安静的出奇,这个场景仿佛是一个生化游戏的开幕动画,非常的赛博朋克。

没想到,一回家,就在家里呆了一整个 2 月。

第一次 WFH,而且是在偏远地区龟速的网络下,完成了地址表单的改版,产品同学的评价是,“没想到能做到这么高的产品还原度”。但是经历后面的事情后,这样的评价竟然变得有些讽刺,有什么意义呢?

本来疫情已经很艰难了,没想到,2019 回杭的艰辛还要再经历一次。

直飞杭州的飞机被取消了 5 次,无奈买了天津中专的机票,出发的那一天,突降大雪,在去机场的路上收到航班取消的信息,心都凉了。最后买了从锦州直飞杭州的机票,第二天一早,姐姐和姐夫积雪中送我去锦州机场,最终从锦州回到了杭州。

职场 PUA

回杭州后,是我工作后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也是至今想想都无法接受甚至无法原谅自己的一段日子。工作的变动,我被安排去负责了商品详情页的业务;与此同时,部门的政治斗争越发激烈,内耗越来越严重,我的两位主管甚至对我进行打压和职场 PUA,我虽然获得了晋升的机会,但是在晋升述职的时候,被评委蹂躏的体无完肤,本来我是晋升希望最大的那个人,最终还是晋升不通过。

这段经历让我痛苦不堪,我自己真切感觉到,那个时候的确是有一些抑郁的症状,很严重的抑郁症状。

我知道,这个地方我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于是开始考虑其他的机会。

工作转型

机缘巧合下,我有一个去新部门转做服务端开发的机会,几年前还不错的 Java 底子,内卷严重的无线开发,再加上新部门离家很近,我知道,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从新开始。

这是我工作以后第一次转岗,新的环境,新的人,新的技术栈,内心非常忐忑,不过好在新部门里还有一个跟我一起转岗过去的做前端的老朋友。抱着舍去一切,从头开始的觉悟,8 月 17 号,我去新部门报道,开始了我服务端开发的日子。

转岗后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集团中间件一个一个学,每天把能找到的文档全都读一遍,从头学习服务端技术,以及集团的工程体系,学到了非常多的知识,这是我最快乐的日子。

可能是因为我无线开发稍微有点积累,在新部门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跟钉钉相关的项目,要去钉钉园区驻场开发,有很长一段时间地铁往返于城西城南,我负责 iOS 端的开发,好在是我熟悉的领域,完成的还算漂亮,我正式“落地”了。

不知道能不能算我一直奢求的好运气,机缘巧合下,服务端方面,我被安排负责了一个新的应用,一块新的业务,没有历史包袱的感觉非常好!

我很珍惜和感恩转岗到新部门的日子,可能新部门也有政治斗争,也有 PUA,但我是个边缘人物,我只想踏踏实实把事情做好,一点也不想参与任何派系斗争,同时收获满满的成就感和收获感,不奢求太多!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 PUA,如果没有晋升失败,那我可能就没有机会专做服务端开发,就不会想着转岗出来,就不会来到更大的世界,是好是坏,who tmd knows。

十一假期

这可能是我工作后最快乐的十一假期了。虽然少了很多加班工资,但是我去了两个地方玩。

先是去长沙吃嗦喝,后来又去宁波玩海,捉螃蟹,非常非常开心!

其它 — 影音

今年看过的国产剧《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还不错,国外剧《李尸朝鲜》《后翼弃兵》值得一提,疫情期间看的了非常不错的校园剧《Sex Education》,以及最终弃剧了的《爱的迫降》。

今年年度最佳是在 2020 尾巴看完的 2003 年的老剧《半泽直树》。

其它 — 书

疫情期间终于看完了《万历十五年》,往返城西的地铁上看完了郭德纲的《过得刚好》,正在看杨绛的《我们仨》。

其它 — 游戏

通关了《战神4》!虽然是看着游戏博主的视频通关的,但是绝对值得一玩。Switch 平台的游戏入了《死亡细胞》的坑,回合制的游戏让人打着没有负担。

最后,不展望 2021 了,也不做什么狗屁计划,没有卵用,只求一切正常,世界和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