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伦理学考试题目整理:基因定制,道德可行性?

基因定制属于优生学的范畴。对于优生学,我们比较熟悉的是一些现在的日常生活中已经十分普遍了的消极优生学,例如婚检、育检等。可以说,大部分的消极优生学并没有令人感到不适,但基因定制所归属的积极优生学的情形则大不相同。我们可以对人类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些极端的积极优生学案例进行讨论:例如,1907年美国印第安纳州通过了绝育法,对罪犯、弱智、穷人进行了绝育。再例如,德国纳粹曾经成立过一个针对遗传疾病的科学委员会,对那些有生理缺陷残疾的婴幼儿实行安乐死。通过大量案例的分析,我们发现,在科学没有发展到可以完美地进行基因改良之前,积极优生学的实现手段只能是尽量避免基因缺陷,而这也正是大多数人把积极优生学和“不道德”联系起来的重要原因。但随着科学的发展,积极优生学真的无法找到一条不损害人道主义的道路吗? 
有些反对者坚持认为基因定制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其理由是,一旦出现了基因定制的个例,那么所有人将会为了避免下一代落后于社会而去被迫地接受基因定制的技术。在这一问题上,以如今已经日益成熟的整容术为例:时至今日,大多数整容行为仍然基于个人的选择,而并非是受到社会群体压迫而做出的决定。因此,我们能够预见到基因定制技术的出现并不会造成人们失去道德上的选择。
第二种观点认为,基因定制会减少人类的遗传多样性,使每个人趋于同一性,而保证人类下一代的性状是完全随机的有利于维持伦理道德体系。根据科学现实来说,这完全是一种空想性的道德谬误。基因被呈现成为性状的过程是一种繁杂的信息系统,因此基因定制并不会成为一个自由创造下一代的过程。在这一问题上,我趋向于为基因定制构建一种合理的实现方式。如电影《千钧一发》中所描述:基因定制是把父母双方的最优基因组合挑选出来,而这种基因组合是自然受孕一万次也难以出现的,就像是你写了一万篇论文,你自己不知道哪一篇是最好的,这时你利用某种科学技术找出了最好的那篇的论文并拿去发表,虽然这一过程是将万分之一的概率转化成了万无一失的确定性,但最后的那一篇论文仍然是你自己的作品,它不会和别人的作品出现雷同。这也就反驳了许多人所说的“基因定制出来的婴儿还是我的孩子吗”,或者“基因定制出来的孩子和我并不是一种自然的血缘关系,而是创造与被创造的关系”之类的观点。同时,也打消了类似创造出生化人导致人失去人固有的自然属性的忧虑,因为无论如何基因定制是在人类内部的基础上完成的。
那么基因定制的道德可行性又在于哪里呢?首先我认为,道德是为人类的整体发展而服务的。而在遗传学的问题上,从古至今,人类或许是依靠自然的选择进行进化的,而这就代表着人类对自身进行的优化无法带来更高的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吗?同时,我认为优生学至少在避免某些反人道主义的问题上能够体现出不可替代的道德可行性:在我们这个社会,谁都知道歧视是违法的,甚至有些国家明确把禁止人种、性别等歧视入法,但是当我们没有做出歧视性的行为,我们就能够停止思想上的歧视了吗?而事实上也有很多不涉及法律的歧视行为却是应该受到道德抨击的。在这些歧视中,基因歧视就占了很大的比例。譬如人们对身高、外貌、先天性疾病等方面的歧视,但基因歧视所造成的道德后果往往没有人重视。人们一方面继续进行着诸如此类的基因歧视,一方面想要阻止害怕自己的下一代会受到基因歧视的人把自己的子女保护在基因歧视之外,而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