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之間

剛剛,看到朋友貼了超音波照片,

一個新生命再幾個月就要來到這個世界。

年假前,公司一樓管理員好幾天沒來,是其他人代班。

尾牙那天晚上,我問晚班管理員:

早班管理員休假去玩嗎?

晚班說:

早班先生輪休那天突然中風入院了,不知何時能出院回來上班。

我知道中風沒那麼容易復原上班,有點悵然。因為平時上班進出或假日加班,都會跟早班管理員打招呼並說個兩句話。

年後,秘書告訴我:

聽主委說,早班管理員中風第三天就不治走了。

下班,遇到晚班,問他知道早班過世了嗎?

他說知道,要我別難過,早班管理員退休後在這裡上班,沒有妻兒,每天開心過日子,沒什麼牽掛,好走也是福報。

生命,

就這樣他來了,

就這樣他走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