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四十歲的自己

剛好是滿40歲的生日, 記得除了十歲生日還是傻傻的, 在20歲前夕和30歲前夕都有寫下些東西. 不過也隨著日子久遠而找不到記錄, 也大致忘記當時寫了些什麼!!

滿四十的前一天, 在中華大學跟一群很棒的老師分享著現在在做新創孵化/加速的志業. 這時已經不說這是事業, 而說這是志業了. 因為我已經相信了這是該做的, 而且是我能夠為下一代和為這片土地能做的.

自己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個性是入世感很強的人. 什麼叫入世感?以前念書大概大家都或多或少念過, 出世大概就是一個獨善其身的概念, 入世就是看到什麼不平或者自己能力能解決的就會想去做. 從入社會後就一直覺得怪怪的一點就是, 為何當年成績最好的同學們都進了某某電, 去輪班, 顧設備和產能. 可能是因為我成績不好也進不去所以很難理解. 我只覺得老天是不公平的, 給了每個人不同的腦袋, 但能力越大不是責任越大嗎?

受了好的教育, 有了好的腦袋, 能夠做更多真正的研發和對未來有更多貢獻怎麼在台灣卻都選擇去了xx電? 而到三十多歲後, 漸漸可以釋懷, 這也只是個”選擇”罷了. 人都可以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而我自己選擇了入世的人生. 莫名其妙在33歲時選擇加入新創公司, 去從無到有建立一個矽谷新創在台灣團隊. 卻又選擇在37歲時選擇了離開台北回到南部重頭來過, 還選在Chris剛出生時做了這些選擇, 我想我大概是瘋了. 沒有退場, 兩個小孩, 老二還剛出生就選擇重新來過. 這大概真的是瘋了才這麼做. 而這些也必須感謝Karen和家人的包容.

而在了解和深入整個南部的新創狀況後, 也發現整個生態是有問題的, 所以就又和夥伴們決定成立了SSX(South Star Xelerator)來試著從我們的角度來解決我們所看到的問題.

而到現在, 40歲, 我依然在尋找著做新創孵化/加速的方程式, 但也如同在中華大學分享時講到的,我覺得我收穫的遠比我付出的多, 我看著一群群優秀的年輕人和資深創業家為了他們的項目, 他們看到的問題, 用著他們的方式去解決和改變周遭的環境. 而我何其有幸能夠參與他們改變世界的一部分.

而也有很多朋友夥伴無法理解為何我要做新創孵化/加速. 我常說, 我只是為了我自己的下一代 Audrey & Chris

我希望他們長大後的世界, 是個對於想打拼的人是友善的, 如果他們到時有這能力也想做點事情. 而就算他們選擇了安穩過生活, 我也希望這環境是能夠給予一個多元能夠讓選擇安居樂業的人都能夠真的達到. 而這些我並不想透過貶抑目前的環境, 然後如果環境惡劣就移民來做. 我也不夠聰明, 所以我選擇從現在開始透過貢獻自己的力量, 試著來與各種新創夥伴, 創業家們共創, 透過種種bottom up的方式來創造一個個可能的好的循環. 我知道現在被我協助過和給我機會一起共創的創業家們, 未來也可能成為Chris & Audrey的天使, 甚至是更多下一代的天使們, 那麼這些就都值得了.

常說, 我不夠聰明, 所以我不知道怎樣用很快的方式來達到這些, 也可能賺不太到很多錢. 所以我願意透過貢獻和付出及共創. 來達到這個可能.

今天!我四十歲, 我希望能夠貢獻更多, 只要在我還有能力的時候!!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