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Ian Grigg】四种身份认证的类型

Ian Grigg: 4 TYPES OF IDENTITY

本文英文原文来自此链接。翻译者 Lochaiching.

在一个几年前的视频 中,我探讨过 4 种关于身份认证的概念。一段时间过后,我发现这样的话题似乎经过了一些审查。通过标签来形容它们似乎更容易一些,用具体的单词的话可能会变得过于政治化。

以下将要阐述的是四种关于身份认证的类型:

类型一:你所属国家的 ID

国家是最先开始将个人身份作为国家体系概念之一的。据说可以回溯到拿破仑时代,为年轻人发放护照以证明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需要义务完成的国民服务。

拿破仑的设计旨在阻止国民离开这个国家,如今的意义却与之相反 — — 现代护照旨在阻止外国人随意进入本国领地。

passport

第一种类型的定义是发放给个人的文件,以独一无二的独特地标识别此人,并授予有限范围的权利。对护照来说,范围就是有权进入自己的祖国。对于驾驶证来说,范围就是有权在公共道路上行驶。对于那些拥有个人 ID 认证的国家来说,意味着需要更大范围的服务内容。

该国家的身份证不仅仅是护照。它从出生就开始登记,并为出生这一事项发放证书。这让出生证明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育种文件”,这听起来像是一个不幸的选择。由于大部分人都很难将出生证明保存完整,所以有时候我们必须在需要其他文件时提供“成绩单”或“复印件”,现代纸质文章就开始了它的时代。

除了旅行之外,国家 ID 主要用于限制非公民权利的使用。你要是没有这个认证的话,你就不能享受相应的公民权利。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副作用,无法避免会将或多或少的人排除在外,这让由于缺少第一类身份认证的人被剥夺了本应有的公民权利。

请注意,ID 只是代表身份证明的文件,而非身份证明本身。但是这两者通常会因知识储备不充分而混为一谈,要是在同一个句子中没有区别地使用两者,代表此作者对此缺乏充分的理解。

类型二:我是我认为是我的我

通常当我们谈论身份时,我们会谈论脑袋中浮现的东西,比如我们的意识、个性、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欲望等。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Thinker

心理学家将身份视为从出生就开始的一个东西 — — 婴儿基本上是一个空无一物的容器。婴儿拥有母亲,但除此之外的其他人比如父亲,会让婴儿去思考这些人到底是谁;并通过三角测量(译者注:在社会科学中,三角测量通常用于表示在研究中使用两种方法来检查同一主题的结果。 “三角测量的概念借鉴了导航和陆地测量技术,这些技术确定了空间中的单个点,并且从另外两个不同点进行了测量的收敛。” — — 来自维基百科)的过程来认识到婴儿自己也是其中的某个人。

用 20 多年的时间,婴儿会成为儿童,然后是成年人。使其拥有社会不同分层角色的同时,伴随着情感化和并不有趣的过程。

这诞生了一个全新的成人身份。这与上述中国家的“身份认证”无关。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国家和其他有限公司那样会出现那么多的困难。他们所谓的“我的身份认证”完全否定了我个人称之为我的身份认证,但是他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做法,这样我是持抵抗态度的。

类型三:公司记录

与国家不同,公司在定义你的身份的时候会有更多的限制,收集的也是从其他来源得到信息。为了弥补这一劣势,企业会收集了更多的数据,以至于他们可能已经取代了国家过去对此的垄断。

从学校到就业,再到 Facebook,每个可以定义其身份的数据集合都在增长。这有多重要呢?字节数量其实是无关紧要的衡量标准,重要的是公司中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也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被给予或被要求控制它,你也不会。但无论我们多么不喜欢它,关于我们的数据都被收集了。没有人可以停止我们的工作,从Facebook注销,结束在谷歌上的搜索,拒绝成为亚马逊高级版的会员。正如Pam Dixon暗示的那样,我们属于某人,只是不确定某人是谁:

“谁拥有身份认证的问题特别容易引起争议,我们不会在这里深入研究这个话题。我只想指出,对于谁拥有身份认证存在很多分歧。每个利益相关者,其中包括个人、政府、公司等都有一个不同的答案。”

可以说这种类型的身份认证最后会是失控的,而且这样的趋向肯定是我们无法控制的。鉴于各国缺乏有效的控制,导致法律所产生的效力不足。不过该规则成为欧盟最近的 GDPR(译者注: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即“通用数据保护条例”) 之一。有些观点可能会认为至少公司控制着这一系列数据吧,其实这很难看出,因为一个人要理解它需要的程度太高了。

https://twitter.com/toomanywires_/status/1095134364847861760

想象一下,Facebook 上有一个处理你身份的数据控制器。正如我们知道的,根据 GDPR 的指定任命。一个会和你聊天的人,比如治疗师、牧师或祖母,她可以深入研究你的收藏内容并回答你所有的问题,因为她得到那些已经放在那里的数据了。想方设法让你感到安心,让你觉得这是属于你自己的内容,你是这个大家庭的宝贵成员。

并不是这样的。不能这样做。人们没有办法深入钻研他人的生活,却仍然保留着自己的人性。因此,第三种类型的身份认证即使是收集它的公司也会因此失去控制。

类型四:我是你认为是我的我

我对自己的认识是从我自己开始的,当我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时发现了母亲和父亲。这种对“母亲 — 我 — 奶 — 其他一切的东西”简单粗暴的认识彻底地引发了我这辈子对“找出我是谁”的挑战。

然而,每一个人都发现了成为自己并不能靠孤立的状态,而是需要与他人的互动,包括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同学、大学密友等等。这些人在我成为我的过程中发挥了他们的作用,所以我不仅仅是我自己。

我的自我不仅仅在我脑海里。在一些分叉的意义上,自我在我的大脑中以及和我经常与之互动的每个人的大脑中。我的同龄人群体对我是谁有一个认识,我的家人也会有一个版本的认识,在学校中认识我的人,又会有另一个版本的认识。多重,交叉,重叠和相当复杂,每个定义“我”的人群中都有不同的“我”。

这就像社交图,但不止于此。包含我在内的你就是你的内心,我是你的一面镜子。

https://www.r3.com/wp-content/uploads/2017/06/Identity_indepth_r3.pdf

所以呢?

你的分类学的主要观点是,有 4 种截然不同的观点。虽然有一些交叉,但在我看来,对比度超过了交叉的模糊度。我们需要明确的和现在的危险在于,由于每个形式的单词的非常独特的基础,混合这几种类型会导致陷阱的出现。

这么多的定义以至于当一个小组习惯性地谈论其中一种类型时,第二个小组会因为假设另一种形式而感到困惑。当国家推动其对身份的控制(类型 1)时,人们会感到害怕(类型 2)。同样的,当银行告诉你,你已经成为“身份盗窃”的受害者时,矛盾也会发生(类型 3)。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知道一个拙劣的身份识别或具有个性的记录是这个术语的错误用法,但我们仍然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抗争这样的趋势。

“那不是我!”

当 CA 向你出售身份证明时,每个人都会忽略掉这样的行为未来会给你带来什么,部分原因是因为它并不是像它在可信任的协议上所说的那样。当 Whatsapp 向你反馈你的身份定义(类型4)时,它是在未经你许可的情况下从亚马逊购买的,这样的行为同样存在问题。

在我们明白所有条款之前,“身份”就像是一种泥潭,注定要失败。

次要的一点是,这些专有名词完全与一些人的期望不一致。我会走得更远 — 世界观的冲突正在引领我们进入这个新世纪的伟大战争之一,那里有养老金,金融重组和全球变暖。最后的希望是,如果我们为了我们的身份认证而输掉这场战争,我们就不必担心全球变暖,因为动物不关心天气,这是农民应该担心的东西。

第三点是,类型 4 在现代滥用的毁灭性批评中存活了一些下来。我的朋友对我的看法是迄今为止尚未被滥用的领域,尽管社交媒体使用者表面上的努力遭到了一些冲击,但它也是数字化的,假设真的存在可靠的陈述书概念,这也只能通过真实和真正想要同意的人来完成。所以它实际上是免受滥用的,因为 Facebook 、谷歌和亚马逊无法触及到真实。但也有可能以最坏的方式实施,让我们回到 1984 年和斯塔兹运行的东德的严峻环境中去。

目前还没有人真正完成这本书,但我们正在努力。请关注此空间。

iang 发表于 2019 年 2 月 12 日 06:08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