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講紀錄:ASIS&T臺北分會 — 行動裝置與使用者研究工作坊

來還債的,這活動是上週五舉辦的,今天才趕出來,手上還有週四演講的心得要寫(哭笑)。不是大四了嗎怎麼會覺得事情很多呢。

工作坊簡介

這次的工作坊一如其主題所示,主要著眼於行動裝置對於研究工作的影響,由三位講者分享相關的知識和經驗。Section one由交大資工張永儒(Stanley Chang)教授分享行動科技紀錄應用在研究人類的日常生活行為。Section two由臺大創新中心游創文研究員分享兩個,行動裝置應用在改變飲酒成癮人們行為的研究。Section three由銘傳資管陳書儀教授分享,過去以行動裝置研究人們資訊偶遇行為的經驗。至於最後一個Section,則請來四位圖資的博士生和博士分享參加海外conference的經驗,以鼓勵在學的碩博士生嘗試參加這類的學術交流活動。

這次的心得將不會包含Section one,因為我那天不小心大遲到,都Q&A了才走進教室。上資訊結構的時候,老師就有找Stanley來演講Usability。他講解的非常清楚,人也相當風趣。以上次的經驗和這次掛在活動官網上的投影片,我大概想像的到那四十分鐘的演講有多精彩,深感錯過可惜。

以下將會以我有聽到的部分來書寫心得。

行動科技和行為改變

科技的出現,除了改善人們生活外,另外一條路就是教育,希望科技能讓「人本身」變得更好,像是利用科技輔助課堂教學、博物館展示,亦或者像是在Section two中的例子,達到「習慣的養成」。我有看過一些學生的作品也是著眼在這一塊,想要鼓勵環保行為或改善房間混亂的問題,但我覺得概念上還是游研究員的案例比較漂亮。

游研究員的案例是想透過行動科技的協助,改善問題飲酒者過度飲酒的習慣。由於要處理的目標是飲酒,所以能夠壓幾個時段酒測,很明確去監測、反饋和紀錄使用者的狀況。搭配上行動裝置的便利性讓隨時測量變得容易這點,使得監控顯得更加的完善。

習慣的養成需要的元素在「戒酒小幫手(Sober diary)」這個APP上幾乎都含括到,測量、紀錄、反饋個人長短期表現、小獎勵、社群競爭排名。我覺得游先生有一個分享相當的重要,也就是「不應該讓小獎勵來扭曲使用者的行為」這點。

在教育遊戲的領域上也有類似的看法,即學習目標要和遊戲目標一致的問題。我們希望遊戲的機制本身能夠促進學習,學習者為了在遊戲中表現更好,他自然而然就會學習,然後透過遊戲去練習並加強。假如學習目標和遊戲目標不一致,遊戲可能會因為強加上的學習內容而不太好玩,另外,學習者拿掉遊戲後,可能就會對學習內容不感興趣。但還是要是情境而定就是了,不一致也未必嚴重到一定得避免,只是要釐清這麼做的目的和學習效果是否能如預期。

在習慣養成的例子中,比起制約的獎賞和學習,也許更需要被關注的是,如何讓學習者「意識到」這個行為的重要性,建構意義,並且發自內心的去改善,這樣他便不是依賴獎勵去改變行為,而是透過對自己的查知去改變自己的行為。這樣,當未來他不再利用這個系統的時候,他能依然保留這樣的行為。

游研究員由戒酒小幫手延伸的另外一個案例,Sober motion,再原先的基礎上多一步,讓使用者自己先評估再測量,讓使用者可以學習掌握酒精代謝時間的概念,這部分我很喜歡。但後面酒和駕駛行為搭配的時候,雖然使用Google Activity API檢查使用者是否在交通工具上,最關鍵的駕駛與否仰賴使用者自己勾選就稍嫌不夠智慧,而且也不能像是酒測結果一樣成為使用者的後盾,他勾選非自駕還是會面臨到他人的懷疑。

這一部份的分享讓我更加感受到,問題和對象的清楚程度,會影響到手段的有效性,和最後整套系統運作的合理性。不過現實的情境來說,我覺得真的要找到像是飲酒問題者這樣清楚的對象並不容易,尤其是促進陪養好的行為的時候,好像總是太貪心的希望所有人,或者很大的某一群人能夠接受,像是大學生(笑)。最近讀UX的書講到,好的設定對象是這對象的設定能夠限制你的設計,在這裡也記下來供自己參考。

行動科技與資訊偶遇

陳教授的部分是過去在資訊心理學過的資訊偶遇和資訊場概念的延伸,也就是行動社交上的資訊偶遇。說是延伸是因為在網路的社群使用和過往資訊場的定義有點些微出入,資訊場是不以資訊交換為目的卻經常發生資訊交換的場所,像是醫院,病患的目的是為了看病,但病患們可能在這裡交換健康資訊。然而,在社群的情境下,人們刷臉書推特的行為,多少也是帶有獲取其他人資訊的目的,而在這樣的情境中也會發生資訊偶遇,只是這種偶遇就像陳教授的舉例不至於到像是在路上走被Key paper砸到的程度,頂多就是得到有興趣的訊息,像是可愛的貓咪吃尾巴的影片。

在陳教授該次的研究中,他們採用Diary,配合一些APP,讓受試者記錄下在社群上資訊偶遇的狀況,並在之後訪談處理。由於在這種情境下發生的資訊偶遇多只是有興趣的訊息,受試者有時候事後要記錄的時候就忘記了,所以有的受試者可能一個月沒記幾次,有的則是後續訪談在聊的時候才會想起來。感覺做資訊偶遇的相關研究還真是不容易。

後面陳教授分享到行動裝置紀錄應用到研究上會面臨的挑戰。像是影響使用者的生活、隱私問題使受試者招募不易、只能得到行為資訊而非原因、使用現成的工具蒐集資訊的時候該工具未必如聲稱的一般測到那些資訊等等。他還分享一種未來的概念,也就是一種安全的個人資料保存架構。當研究者有需求向大眾要資料的時候,只要把需要的query傳過去,在大眾的那一邊運算完畢後,再回傳結果。這樣的架構可以避免隱私問題,也能讓研究者得到研究的材料。相當的夢幻的理想。

是說陳教授的經歷真的相當有趣,原本非圖資出身但最後卻又不知怎的入了圖資。他對圖資這樣評價,他說圖資是一個很神祕的領域,很多別人正在處理的問題,圖資都處理過,而且也得到一定程度的答案,但外面的人就是不知道。因此,他鼓勵圖資人應該走出去,把這些東西分享給其他領域的人。

國際會議經驗分享

意外的其中一位講者居然是布丁布丁吃什麼那個部落格的作者,圖資的圈子果然很小。相關的投影片四個講者同樣將檔案連結提供到活動官網上,有興趣可以連過去看看。我自己是有參加過臺灣兩場Conference的經驗,雖然都是在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去的狀況下去,但聽他們的分享真的頗有共鳴,像是錢的問題、晚宴的問題。另外,我感覺好像從另外一個角度去了解Conference中在台上發表Paper的人所做的努力,並且更進一步的認識到會議是一種非正式的學術交流的活動。我覺得其中一位講者提到的「研討會是交流會,不用擔心不完整」這點說的很好。雖然我之後應該不會有機會去改正就是了。

另外,意外地得知,原來上台發表要拍照有可能是用來證明真的有去發表,用來報帳用的,原來如此。難道之前被要求和海報合照的原因是…

總的來說

就一如conference一樣,這個工作坊也是一個學術交流的活動,我覺得還挺好玩的,就算不是抱著要去認識或了解其他人的研究興趣讀前提,也學到不少東西,尤其是這類在學生時期很難接觸的科技應用於研究上的案例。

另外,我很喜歡無聲拍賣的安排,這樣中間的休息也有些事情可以做,看看別人捐了什麼東西很好玩。之後有機會辦活動也許可以考慮。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