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行人專區 是 社會教材

最近因為Laneige自設的隔音屏,又惹起了關於旺角行人專用區的討論。

旺角行人專用區過去十多年的發展實在是很好的社會教材,甚麼是公共空間、怎樣「管理」公共空間、應如何使用公共空間,如何平衡不同持份者等等。大概一年前就著旺角行人專區寫了些感想,先放在這裏,看看日後有沒有時間再寫其他。

===================

我覺得「物極必反」很真實;而自由空間是靠互相尊重體諒別人維持的。十年八年前,旺角行人專用區警察干預表演者是不義,後來有一段時間百花齊放,音樂人、雜技、花式足球、Polaroid等也各據街上的角落。不知何時,那班很有廟街風格的叔叔嬸嬸們進佔,而且越來越多,就開始了這個惡性循環。

現在旺角行人專用區我是不會行了,而樓上街坊或區議會投訴或者減少行人專用區時段,在我看來已不是甚麼不公道、打壓文化創意的地方。因為一來,這種滋擾是無日無之,你試下住樓上才跟人說打壓;二來,這裏已沒有任何文化創意可言,只是一班人自HIGH逼其他人聽佢唱歌表演咁。我知,公共空間,唔好聽既嘢冇話唔可以出現,但佢個公共空間使用會侵擾到其他人對公共空間既使用就是問題吧?

講開廟街,我對嗰班叔叔嬸嬸係極度討厭的。主要原因係,你喺廟街開個檔(照計應該係合法的)公開喺條街度唱歌跳舞,夠膽死喺我影相既時候叫我走開或者俾錢?你班友冇病呀嘛?就係呢個六、七年前既經驗,我對廟街的人有了新看法。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LO Kin-hei 羅健熙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