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本來有兩個約都因故取消,最後臨時決定到白天的擎天岡晃晃,看看四周空曠的草原山脈,還有山上的牛~~~大便,就在騎上仰德大道不久後的一個紅綠燈路口,瞄到一個標示寫著“林語堂故居”,覺得怎麼那麼熟悉,咦!這不是上個禮拜看到一本談閱讀的書所推薦的作家嗎?!

進去看完一圈後了解到他的貢獻在當時(1895–1976)不亞於出錢出力購買槍砲或上戰場保家衛國的士兵,當時不像現在有方便的交通跟資訊,西方對東方的印象大多停留在黑黑髒髒落後的國家,他所著作的『生活的藝術』大大增加西方了解東方的機會。紀錄片裡出現一個外國人叫彭蒙惠,不知道是不是空中英語的彭蒙惠?


在陽明山上選一個地方打造理想的生活環境,注入他對生活的想法

門口進去看到房子的外觀,旁邊有休息的座椅


林語堂:「宅中有園,園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樹,樹上有天,天上有月,不亦快哉」


這之前是他的客廳現在是餐廳,所看出去的角度

視野很好

掛在餐廳裡的生活觀:『屈指算算生活中真正寧人快樂的事物時,一個聰明的人將會發現「食」是第一樣。』


根據記載他是首先把「Humour」這個英文字,翻成中文「幽默」的人

他對幽默的定義:「出發點是對人富有同理心,幽默不是滑稽、諷刺、搞笑,幽默是一種悲天憫人的態度,不失溫暖敦厚,揭穿虛偽跟矛盾。」


他從小是個基督徒,到大學畢業都是,但出社會不久他就脫離基督教變成“異教徒”,他開始懷疑所接受的東西對於生活有另外的想法,質疑所接收的東西到底有沒有真的對生活帶來幫助。從二十幾歲到六十五歲當了三、四十年的異教徒,最後年老還是選擇回歸到基督教,認為基督教有他要的答案是他的歸宿。

這幾年我一直想脫離體育圈還有舊有生活,無非是想接受不同的思維,接觸不一樣的想法跟生活態度。我不甘願就這樣掛掉,一個東西再怎麼好還是有它的極限,何況這東西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我都還不知道。之前在國訓諮商時莊艷惠老師說:「如果要改變,最好狀況下是完全轉過去,要轉180度,如果你只轉50度90度150度,都還是會受它影響。」這三年應該不只轉180度了,可能快轉360度了,但後來慢慢發覺自己不會完全脫離體育,不管從我個人特質或發展來看都是,也不應該完全放棄一個自己熟悉的領域。現在有自己爭取來的選擇權還有自由,不需要再轉了,也不用當個“異體徒”,就繼續往前走看看,看能在學到什麼,具備什麼能力。

台灣體育不應該只有被幫助的份,台灣體育應該有說話份。

牛~~~~~大便,初次見面失敬失敬!!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葉點燈’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