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贤听法师的日记博客上面看到有一篇《也说<一尊佛是不过够的>》。里面谈到,一尊佛只是度尽了与他有缘分的所有的众生,未能度化的种下了得度的种子。然后就示现涅槃了。然后到其他的有缘的地方度化其他的众生。

世界上面有无量无数的众生有情,当然一尊佛是不够的。需要我们每一个修学大乘佛法的人,主动积极起来,不错过任何一个有缘的众生,不放弃任何一个小小的与众生结缘的机会。每个人自己的“不作为”客观上面还是影响到了其他众生得到解脱的时间。 
法师从佛菩萨的角度,来阐述了主动,积极发心努力的必要性。

之后的几天,学习了些心理学的知识。 
有一下突然的点亮! 
社会心理学里面有一种现象叫做“责任分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

概念:指发生在超过某一临界规模的人群中,没有明确的责任分配的趋向。这种心态可见于短语“没有一个雨滴认为是自己造成的水灾。”

责任分散可以体现为:

在人群中,通过采取行动或不采取行动,使事件发生,而在他们单独时绝不会允许发生。例子包括团体迷思(groupthink)和旁观者效应(bystander 
effect)。 一组人完成工作任务时,失去动力,因为人们责任感降低,而且在群体中掩盖了他们的缺乏努力(社会惰化)。 
在分层组织中,下属称他们只是执行命令,而上司称,他们只是发出指令,并没有做那些事。

起因非常的有名,一并粘来:

1964年3月13日夜3时20分,在美国纽约郊外某公寓前,一位叫朱诺比白的年轻女子在结束酒巴间工作回家的路上遇刺。当她绝望地喊叫:“有人要杀人啦!救命!救命!”听到喊叫声,附近住户亮起了灯,打开了窗户,凶手吓跑了。当一切恢复平静后,凶手又返回作案。当她又叫喊时,附近的住户又打开了电灯,凶手又逃跑了。当她认为已经无事,回到自己家上楼时,凶手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将她杀死在楼梯上。在这个过程中,尽管她大声呼救,她的邻居中至少有38位到窗前观看,但无一人来救她,甚至无一人打电话报警。

事实的具体报道后来有所争议。但是这种现象的存在确实毋庸置疑的。

在团体的工作中,责任分散是一个比较常见的现象。社会心理学研究中发现“社会惰化”(social loafing)也是一种较为普遍的心理机制。 
试验方法非常的简单。教授测试两个人拔河时所花的力气的大小。然后在测试两队人拔河时每个人所花的力气的大小。结果显示,后者的情况下,每个人所花的力气小于单独拔河时所花的力气。

概念上是这么定义的:是一个社会心理学术语,指群体一起完成一件工作时,每个成员所付出的努力会少于单独完成工作时的现象。

接着最上面的说。

每一个众生处在汪洋的苦海中,头出头没。而每一位的佛菩萨,每一位的大乘的行者都是他能够索取救助的伙伴。一位众生在出离苦海,从排上一艘小竹排一直到坐上巨吨轮船行驶到安乐的彼岸是需要非常多的伙伴一步一步的引荐,一点一点的指导的。菩萨伙伴是一直伴随着他从薄地凡夫一直到最后身坐在菩提树下面,觉悟成佛。 
但是对于我们这些刚刚开始的新手菩萨们而言,人类心理上面的这些的影响还是对我们非常的大的。 
如果不是把自己有缘分的众生,努力的,专心的当做是自己的众生。那么这种的责任的不明确,很容易就会放弃手中的这个有情。或者是不是那么的花力气,把自己当做他的一个唯一的救命稻草去费心思。就如同“社会堕化”现象中的那种心理机制一样,内心中想着是“反正这个还有其他的佛菩萨会来救度他,反正我一个人也帮助不了他什么,反正众生最终都能成佛……反正……。”不知不觉中,内心中就把救度这个众生脱离苦海的作为一个菩萨所必须承担的责任,就分散了,仿佛担在自己肩膀上面的只是一小部分,自己即使是抽下来也不会有什么的问题,还有那么多的人在担。 
反正还有其他人。 
“没有一个雨滴认为是自己造成的水灾。”也会变成“没有一个人愿意承担起某一个众生的唯一的依怙。”“没有一个人愿意肩负整个佛教的希望。”

概念来源:维基百科·社会堕化 责任分散 
故事来源:智库百科·责任分散效应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光头萌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