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國紀行錄】第三次甲子園觀球記

2017 年 9 月 12 日,阪神甲子園球場。

早上和下午分別參觀了岡山城和後樂園之後,我匆匆忙忙的趕回岡山車站,拿著事先已經兌換好的「山陽山陰地區鐵路周遊券」跳上了開往新大阪的山陽新幹線列車。

從岡山搭到了新大阪,再從新大阪轉地鐵御堂筋線到梅田,並轉乘開往甲子園球場的阪神電車,抵達甲子園球場時大約是比賽開始前一個小時左右。

當天的比賽球隊組合,是由地主隊的阪神虎,對上自東京來訪的讀賣巨人隊。因兩隊過去一直以來都是日本職棒中央聯盟的世仇隊伍,所以也是第二難、第三難買到球票的對戰組合。

這場比賽是陽岱鋼自 2016 年從火腿隊 FA 轉隊到巨人以來,我第一次入場觀看有陽岱鋼在的巨人隊的比賽,也是第二場巨人隊的比賽。附帶一提,第一次是在 2013 年三月,於東京巨蛋觀看的一場熱身賽。

陽岱鋼在巨人隊的第一個球季,因傷缺陣了四、五月的例行賽,直到兩聯盟交流戰才回到了一軍陣容當中。進入七、八月的夏天,岱鋼的表現逐漸加溫,在幾場比賽當中發揮了關鍵的打擊能力;但是,這年還是跟往年的他很像,進入八月中下旬以後,以至於整個九月份到球季結束,常常會陷入一段漫長的低潮期。我看的這場比賽也是,五個打席最終也都沒有敲出任何一支安打。

說到甲子園這座球場,不但擁有著近百年的悠久歷史,整座球場坐滿人時更可以容納到五萬人之多,同時也是每年春夏兩次高中棒球選拔賽的舉辦場地。其實這並不是我個人第一次踏入這座球場,第一次進入甲子園觀賽,是在 2015 年六月時,阪神和羅德的兩聯盟交流戰比賽;第二次則是在同年十月,觀看了阪神和廣島的例行賽最終戰。

也就是說,這場比賽已經我個人第三次在甲子園觀看比賽。

三次的甲子園比賽,我分別選擇坐在內野的一壘側和三壘側,以及三壘側介於內外野之間的「阿爾卑斯席」。阿爾卑斯席和外野區的座位都是沒有椅背設計,加上前後排座位和座位之間的間隔狹小,長時間坐著其實腰部還挺不舒服的。因此,除非是想感受外野的加油氣氛,真的想好好看比賽的人,選擇坐在內野席準沒錯。

儘管主場球隊位在一壘側,可千萬不能夠忽略掉虎迷的熱情和進場的踴躍程度。比賽開始之後,就會發現到其實無論是一壘或三壘側,到處都是穿著黃色球衣的阪神虎迷。正常情況下,客場球迷大都只能夠擠在左外野的小小區域裡頭替自己的球隊加油。

在央聯裡頭,唯一能夠與之抗衡的,大概就只有巨人或廣島了吧!

日本職棒十二支球隊的球迷當中,就屬阪神虎的球迷最為熱情,也最為瘋狂,或許是跟大阪人與生俱來的真性情有關。

儘管阪神和巨人互相都將對方視為世仇,但追溯回兩隊過去的歷史成績來看的話,其實兩隊戰績可說是相差甚遠。因此,阪神這支球隊總會讓人摸不著頭緒,為什麼八十年來只拿過一次日本一的球隊,竟還能夠有如此多死忠球迷擁護呢?

想來想去,可能就像是鄉民們所說的那樣:「這就是一種信仰吧!」

這支球隊擁有能夠凝聚球迷的一股神秘力量,而這股神祕力量或許正是來自這座野球聖地甲子園球場吧。

後記:

近期在甲子園球場發生了一件台灣球迷被毆事件,各家新聞媒體紛紛刊登了轉載自 PTT 棒球板貼文的新聞。然而,有部分媒體不經詳加詢問和調查,試圖又想將責任推在駐日代表處身上。

但事實是,由於這位受害的台灣球迷不諳日語,所以打電話向駐日代表處尋求翻譯協助,跟日本警方進行交涉事宜。經代表處人員和警方溝通之後,再轉述警方的看法和建議給這位受害的當事人。無論後續發展如何,透過前一陣子各家新聞媒體不斷的擴大渲染,讓人以為去甲子園看球是具有高風險的行為。

根據我自己過往三次的甲子園看球經驗,確實阪神虎的球迷都會比較熱情,有時甚至熱情過了頭就容易陷入瘋狂狀態。這樣的情況在外野發生的機率通常會比較高一點。所以如果是為了安靜看球和安全上的考量,可以選擇購買內野席真的會比較好。

另外,衣服的穿著也需要特別注意。

絕對不要穿著客場球衣到主場球迷加油的熱區隨便亂晃,這很有可能會被視為挑釁行為。此外,拍照時也要留意一下拍攝的方向和視角,盡量不要直接對著人拍攝。然而,最保險的方式就是穿著主場球衣,或是買件主場應援商品入場,我相信這有機會會讓阪神虎的球迷過來搭訕聊天的。(笑)

其實只要拿捏好分寸,遵守相關的應援規則,坐在自己該坐的位置上,並穿著適當的衣著服飾,如此一來,便能夠親身於現場盡情享受來自阪神虎和甲子園球場獨有的熱烈應援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