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雨革裏,我戀上的多重人格女孩》(真 · 大結局)

【Episode 18 : 布魯克林大橋的約定 】

「咁初晴個病有冇醫好到呀?咁樣結局係咪想嬲嬲上鼻?😡」讀者們進入暴怒形態。

朋友,冷靜點。終極大結局來了,請細心欣賞。

十月二十日,初晴叫我不要來送機。她不想我們的回憶中滲著離別和眼淚。

要說的話早已說完,該做的事也做盡了。我們的愛情考驗才剛展開。

(9:24) 離別原是為了相聚。我會等妳㗎!記得寫信畀我!😭

(9:28) 傻佬!寫咩信呀,80年代咩?我哋可以Skype 㗎嘛,你放假都可以飛過嚟㗎。🙂

初晴說得對呀!現在Long D 根本沒有甚麼大不了。她說到步後,就會把新電話和住屋地址告訴我,我們可以隨時通訊的。Problem Solved!

厄運總在你不察覺的情況下降臨。初晴離開後的頭五天,我們保持聯絡,還傾了個長途電話。

「唔好意思呀,琦少。我而家暫時同爸爸住喺一個親戚屋企。我Settle 好再同你講個地址呀。」

初晴語帶猶豫,她也不確定自己會在那裏定居。更令她憂心的是,療程要開始了。

然後,然後,沒有然後了…… 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突如其來的變故。

接下來幾天,初晴先是deactivate 臉書帳戶,之後刪除IG,最後還在WhatsApp 封鎖了我。幹甚麼?洋腸情敵那麼快出現了?

我瘋狂按著手中IPhone,聯絡初晴所有至交好友。

八卦女老師Mary、中學閨蜜火雞姐、死黨爛口Lily、忠誠老司機,以及無敵主音Kester,上述人等都被我Call 爆了機。

「最近都冇聯絡Cherry 啦。佢好似人間蒸發咗咁。如果佢搵我,即刻同你講啦。」

大家的口供非常一致。

好事。至少證明我不是被女友排斥,也不是患上憶女成狂思覺失調症候群。

宋初晴是個真實存在的人物,但這一刻,她卻像完成任務的燈神仙子消失於人間,踏出了我的生命。

如是者過了三個月,除了登報尋人和親身飛往華盛頓外,我用盡方法都聯絡不到初晴,我進入了頹廢模式。


自願OT喪做、找朋友看電影、做一千下掌上壓(不過做到第十六下覺得太累就放棄了)、煲完一整套鋼之鍊金術師漫畫、去Tinder 找美眉談天但不約出來,我把生活填得密密麻麻,不令自己想起初晴。

「喂!算啦。反正條女痴線嘅,忘記佢啦。公司個大波Ella 咪幾好,開朗活潑Type,啱你,諗諗佢啦。」

同事秉好友細輝瀟灑地打開一枝青島啤酒,咔嚓一聲,泡沫溢出,我的愁緒仍鎖在心頭。

「Cheers?」細輝輕碰我的酒杯,順手夾了一塊充滿男人味的火腩。

兩行淚線緩緩流下,我哭得像個無主孤魂一樣。

我仰天清嘯,朗聲說:「你又未拍過拖,你又點知道失戀嘅痛苦呢?初晴一定係有苦衷,所以先唔搵我。」

「我都係想安慰你姐,點解要咁Hurt 我?係咪毒撚好恰啲?」

細輝悲從中來,眼泛淚光,沒有埋單就掉頭走了。

結果反而是Ella 約了我出來,聽聞她是我的忠實粉絲,由我寫第一本網絡小說,她便開始follow 我專頁。

Ella 容貌秀麗之極,她櫻唇含笑,雙眼電力十足,在公司有翻版陳法拉的美譽。客觀來說,單論樣貌,她比宋初晴還要美。

行完藝術展,她竟然主動提出吃麥記,她的完美女友指數急升至8000!

「琦,咁樣食薯條唔會太重口味咩?」

Ella 眉頭一皺,露出厭惡表情。

我手中薯條沾滿雪糕和朱古力醬,腦海裏浮起初晴的笑臉。

「喂!諗咩諗到咁入神?」

Ella 耐性就快到極限,她發現我全程心不在焉,對這個約會毫不投入。

「不如今晚嚟我度?我屋企無人。」

Ella 使出最後殺手鐧,靠近我身邊。

「Sorry,我唔得…… 我意思係妳好好,但係妳唔係佢。」

我回過神來,進入聖人模式,輕輕推開這個No. 1 公司女神。

這一刻,我才體會到自己有多愛初晴。我喜歡她的表情、談吐、嗜好、衣著。

我喜歡她堅持扯我出帳篷,要我面對世界;我喜歡她在撫弄小狗時,展示的可愛神情;我喜歡她專注整甜品的模樣,很有魅力;我喜歡她的所有。

任何豐乳肥臀,女神天將都取代不了初晴的內心特質和我們的甜蜜經歷。

「Are you serious?你唔得,就睇醫生啦!」Ella 氣沖沖的離開了牡丹樓。

那次約會過後,我成了公司的犯眾憎,甚至有人謠傳我是同性戀者。我之後沒有約任何人出來,把全副心思放回寫作上,文字再度成為我的救贖。


2016年2月8日,旺角爆發嚴重警民衝突,網民命名騷亂為魚蛋革命。

磚頭、木板、玻璃瓶、火舌,各種帶有危險氣息的雜物兇器胡亂飛舞。政府與人民之爭,新仇舊恨,一次算清。

我為此寫了幾篇政治評論,討論本土派的崛起。我常在想,如果唯恐天下不亂的阿烈身在其中,他會如何應對呢?我彷佛看到他在豉油街暴走,拿起磚塊就拋的景象。

每一個文字、動作、畫面,只要我稍加聯想,我就會想起他們,七個截然不同的宋初晴。

「琦少!點解你冇一篇文章係寫我㗎?我嬲㗎!😡」

每次聽這個Voice Note,我都會感到一陣溫暖,因為錄音證明我們的愛情曾經存在過。

對了,何不將我倆的愛情故事寫出來?或許小說寫完,我也見不到初晴,但至少我們的戀情能在另一個世界延續。

我奮筆疾書,呃…… 應該說拿起鍵盤就打。這段奇幻愛情是這樣開始的。

紅紅綠綠的帳幕鋪滿干諾道中,內裏住著一個個不甘心認命的人民。這裏曾是希望匯聚之地。我在金鐘遇到了跳橋少女宋初晴,一個古怪又善良的美麗女孩……

每打三千字,我便停一停,聽一聽過往的Voice Note ,提升士氣。

「我覺得你新嗰篇文寫得好好呀!加油呀,琦少!😘」

少女聲線依舊溫柔,為頹廢的我帶來鼓舞。

每完成一章,我便走去打聽女友消息,希望奇蹟會發生。

「冇呀。我問咗Washington 啲朋友,佢哋人面都幾廣,不過都唔知Kate 去咗邊。可能療程完咗,佢會搵返你呢。」

Kester 拍拍我肩膊,試圖安慰我。

我打完最後一個字,把全篇小說由頭到尾看一次,稍作整理,電郵給相熟的出版社編輯。

《雨革裏,我戀上的多重人格女孩》將會以實體書形式出售!宋初晴,妳看到嗎?我把我們的愛情故事寫出來了,我可沒有忘記妳。


一年了。用TBB的說法,就是沒有宋初晴的日子已經來到365天。正當我快要心死時,我突然收到一則神秘訊息。

發訊者是商界奇才宋有誠。

(8:27) 譽琦,係宋先生啊!好耐冇見,我希望你唔好嬲我。我知道你搵咗我哋好耐。我有個好消息要同你講,晴晴已經好返晒,新式融合治療非常成功。

我掩著嘴,心頭劇震。初晴她尚在人間!為甚麼她要避開眾人呢?我向宋先生提出疑問。

(8:30) 我希望你明白Kate 始終先係我嘅親生女,如果我哋想療程有效,其他人格例如係Cherry,佢嘅出現時間就會被壓制。

(8:32) 治療師會同其他人格溝通,再將佢哋催眠,令佢哋進入休息狀態。另外,醫生建議我哋最好同香港斷絕聯絡,等晴晴靜心休養。

我不相信宋有誠的鬼話,他本身就想我和初晴斷絕來往。

如果他們真的打算在華盛頓定居,以宋先生專制高傲的性格,他希望女兒撇棄香港的窮撚朋友也是很合理的。

重點是為甚麼現在他要找我呢?我問了一個簡短問題。

(8:34) 我有咩可以幫到你?

(8:37) 阿琦。你係聰明人。無錯,我要搵你幫手。

(8:41) 晴晴完全痊癒,幾個人格整合為一。不過,療程嘅副作用好大。佢已經唔記得前幾年發生過咩事。

我心中一沉,那表示她已經忘記我了。那初晴不找我也實屬正常,不能全怪宋先生。

手機微震,這次宋先生傳來的是語音訊息。內裏有甚麼玄機呢?

「I have to leave now. I need to go to New York. 我唔知點解有咁嘅感覺,我覺得好似有人喺嗰度等緊我咁?」

初晴語調焦急,煩躁不安。

(8:44) 我唔知道點解佢一定要去呢個城市,但佢為咗呢件事已經兩日冇食過嘢,我諗只有你先知道原因。我已經批准左阿女去紐約。呢個係佢Schedule。

(8:45) 希望你都可以去紐約同佢會合,解開佢嘅心結。我做老豆嘅真係唔想個女再有事。🙇🏻

我打開Word 檔,初晴的Schedule 佈滿時間、圖片、餐廳名稱、景點簡介,極為詳盡。只見她用黃色螢光筆Highlight 了其中一個景點。

*Nov 13. 5:30pm. Brooklyn Bridge*

我笑了,笑得非常豪邁,一連串淚水順勢而落。初晴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呢!還有一星期時間準備,我把詳細情況告訴了芷瑜。

妹妹芷瑜露出調皮笑容,蓋著我雙眼,塞了一大堆紙狀物給我。

她輕聲說:「哥,你唔駛擔心我啲學費啦。我之前Cosplay 比賽同做Part Time 賺咗唔少錢,自己可以搞掂。呢啲當係幫補下啦。要帶返阿嫂返嚟啊!💪🏻」

我數數手中鈔票,數十張五百元鈔票加起來剛好可以買到廉航機票。哇!好滾動,係親情呀,哈利。😭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回到公司,我費盡唇舌說服上司,用盡之前累積的補假,總算得到五天自由。這次,我要打一場關於幸福的勝仗呀!

來一個超級fast forward,鏡頭快轉。有去過紐約的朋友應該都對城中鐵路系統非常難忘。

無論是Hip Hop 打扮的黑人爸打、穿著貼身西裝的金髮型男、還是貌似林書豪的箭豬頭ABC,要在紐約市暢通無阻,任意闖蕩,乘搭Subway 永遠是你的最佳選擇。

11月13日,下午五時。我乘上了開往 Brooklyn Br. City Hall 站的綠線地鐵。

老實說,我撞見初晴的機會仍然不高。布魯克林大橋的總長度是1,825 公尺呀。要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談何容易。

我出了地鐵站,橫跨小馬路,順著安全島靠左行。我隨著人潮向前走,順便一口吞掉剛才吃剩的Shake Shack 牌烤菇漢堡包。

偉大的懸索鐵橋離我只有幾步之遙。淺藍色天幕,配襯幾片薄薄白雲,橋外建築物巍然聳立。帝國、威利斯、紐約時報,一眾大廈站得遠近有致,氣勢磅礡。

我在其中一道石磚拱門附近找個位置坐下。我四圍觀察,尋找女友縱影。

微型三輪警車慢速行駛、露出精壯肌肉的灰髮鬼佬正在練跑、一對韓國情侶則在掛上愛鎖後打車輪,我已經逗留了一個小時,卻未找到我想見的人。

「Tracy,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Matthew, I’ll love you till the end.」

「我爱习大大!中国万岁!」

一串串浪漫愛鎖在空中懸浮,橋身上方則刻滿無數肉麻宣言,看得我想爆粗。我忍不住站起來大喝一聲,然後朗誦神雕大俠找不到小龍女時說的金句。

「初晴啊,初晴!係妳親手寫嘅Schedule呀,點解妳唔守信約?」

一把輕柔婉轉的聲音突然從旁邊響起。

「Excuse me. Do I know you? 你頭先好似嗌緊我個名?」我回頭觀望,短髮女子側側頭,好奇地打量我。

清麗脫俗的女孩手持淺啡色麂皮手袋,同時翻開素描畫冊,她露出醉人甜笑,身體散發清幽茉莉花香,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眼前麗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宋初晴。

「妳真係唔認得我?妳記唔記得我哋一齊去澳門?記唔記得干諾道橋?記唔記得我哋話過要嚟呢條橋度掛愛鎖?」

我內心失落,連珠炮似地問了幾個問題。

「哇!你追女仔啲方法唔得喎。點稱呼呀,呢位阿生?」

初晴輕輕挨近我身旁,語氣挑逗,她的熱情竟令我想起宋子遙。

「哈哈!我叫地獄黑仔王。」

我埋藏滿腔悲憤,轉身想走。不是說會重新追過她嗎?為甚麼知道她失憶後,我卻不能面對?

「若你發覺我時常傻痴痴,望著你半醉半癡不懂說話等你示意。」

我搖搖頭,低聲唱著我和她初次邂逅時唱的歌曲,黯然離去。

「白痴琦!我整蠱你咋!😈」

又出現幻聽了,不過這把聲音真的有點像Kate。

「琦少!琦少!唔好唔理我呀!🤣」

Cherry 也出現了,我要回家看醫生了。

一道身影猛烈地撞過來,把我撲倒在地。

我還未反應過來,少女唇瓣已緊貼過來,滿是情意的吻代替一切說話。我和初晴抱得越來越緊,忘記了周遭一切。

初晴輕按我胸膛,淘氣地說:「本來我真係唔記得晒啲嘢,不過你本新小說係唐人街竟然有得買。」

「You make me whole again.」

宋初晴依偎在我肩膊。七種人格融成一體,只因那弱質女孩再也不需要自我分裂自保,她已找到了守衛她一生的專屬騎士。

我在新小說結尾也碰巧寫上同一番說話。

「宋初晴,謝謝妳使我再次變得完整。」

(全文完)

#多謝你哋睇晒成本小說

#可以嘅都將你嘅感受讀後感擺低啦:)

#希望你哋鍾意呢部作品

#仲有一篇後記遲啲放